一嫁倾心:总裁的失忆新娘沈若初贺知年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无弹窗

  • 时间:
  • 作者:由家小绿
  • 来源:WD
  • 一嫁倾心:总裁的失忆新娘沈若初贺知年

一嫁倾心:总裁的失忆新娘沈若初贺知年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无弹窗

一嫁倾心:总裁的失忆新娘小说在线阅读

一嫁倾心:总裁的失忆新娘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6章 有娘生没爹交的女人

贺知年淡淡的三个字落下,直接挂断电话。

放下电话的时候,他回味了下自己刚刚说的三个字。

脱口而出,却又不觉得突兀……他似乎有些期待以后的生活了。

贺知年没想到的是“我老婆”三个字仿佛是一道惊雷,在陆敬萧的头顶响起,他怔怔地目视前方,满眼的震惊和不可置信。

卧槽,他……他老婆?他什么时候有老婆的?他怎么不知道?

这个世界是不是魔幻了!

陆敬萧动作很迅速,很快便开始去调查沈若初的情形。

而这厢,沈若初一夜未睡,忐忑了一个晚上,但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

法庭上,沈若初一身休闲服,头发盘成一个丸子头,干净利索。

她知道今天的官司只是走一个过场,结果早已板上钉钉,这是莫盈盈羞辱她的一种手段。

既然已成定局,她还有什么好怕的,但最后的尊严她还是要的,她没做过的事,她决不承认。

在开庭之前,按照规定,被告人和原告人都先在一个休息室里休息,等待开庭。

沈若初深吸一口气,握紧了手,走了进去,刚一进入,她就看到了莫盈盈,笑容灿烂,正在和陈少康谈笑风生。

莫盈盈今天一身鹅黄色的连身长裙,高跟鞋,精致的妆容,高贵而端庄,陈少康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坐在她的身旁,外人看来,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而此刻沈若初只觉得刺眼,她瞥过脸,明知道这样的渣男不值得她为他伤心,可走过去的那一瞬,她的心还是微微一痛。

毕竟曾经三年的陪伴摆在那里,那么多的温馨画面历历在目。

莫盈盈看到沈若初,不屑地扫了一眼沈若初,眸底的嘲讽和鄙夷一览无遗,挽住陈少康的胳膊道,带着一丝炫耀的成分:“沈若初,做了这种事,你还有脸来,要是我,我直接跳楼自尽了。”

沈若初不想和他们说一句话,故意坐到离他们比较远的位置,没想到莫盈盈还是不依不饶地走了过来。

她知道此刻和她争一时口舌之快,没意义,到头来,尴尬的是她,索性假装没听见,再次紧了紧手,来压制她心底的愤怒和难受。

“你这么沉默,是不是心虚了?连话都不敢讲了。”莫盈盈微微抬头,看着沈若初一声不吭,还真以为她被她吓住了,气焰更甚,“这样,我给你一个机会,你现在跪地上向我道歉,我待会儿就向法官求情,减轻一点你的罪责如何?”

“……”沈若初依旧没说话。

“行,你脾气够硬,只是不知道是你脾气硬还是法律硬,你这种人还妄想和我的少康在一起,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钱想疯了。”莫盈盈趾高气昂的目光上下打量了沈若初一眼,嘲讽道,“我忽然发现你这身材也还好,没那么不堪,路边的乞丐和你挺般配,都是一样有娘生没爹养的,哈哈!”

沈若初一直在忍耐,指甲都陷进肉里了,不停地在心中念叨。

这种人没必要和她一般见识。

可在听到她那一句有娘生没爹养时,她再也克制不住,咬着唇,瞪向莫盈盈,语气很重,带着警告和压抑已久的愤怒:“莫盈盈,请你说话注意一点,不可以说我父母。”

她是个孤女,从小不知父母是谁,幸得秀珍姨照顾,在她心里,养母同生养父母无异。

“哈哈……”莫盈盈见沈若初被激怒了,本来快要没兴趣的心也倏地被挑起,哈哈大笑起来,“沈若初,有娘生没爹养,有本事你也像我一样投生在名门家庭啊。”

沈若初眼眶通红,心里的委屈泛滥成灾,再一次听到莫盈盈的话,她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伸手就要打莫盈盈。

可她的手还没碰到莫盈盈一根头发,就被陈少康拦在了半空中,陈少康冷冷地道:“沈若初,我以前觉得你……虽然长得一般般,但品德不坏,真没想到你竟然会做假账,道德败坏,真是看错你了,你要敢动盈盈一根头发,我一定不会饶了你。”

看错她?道德败坏?不会饶了她?

原来这个曾经给了她三年温暖和爱的人,自诩保护她一生一世的人,居然连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

沈若初的鼻子瞬间酸涩,眼睛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模糊了视线,但她仍然极力的克制着,隐忍着,咬了咬牙,她苦涩一笑,心凉透了。

她平稳了一下情绪,一字一顿,费了她全身的力气:“陈少康,记住你今天所说的话。”

她大步朝前走去,一个人找了个角落相处,不再接他们的话。

很快,便开庭了,陈少康坐在台下,目光温和地看向莫盈盈,而对于沈若初,一个眼神都没有。

沈若初两只手紧紧交缠在一起,尽量保持镇定,双方律师就坐。

台上的法官敲了一下小锤,紧接着只听法官说:“A市人民法院针对被告人沈若初做假账一案……”

沈若初的脑海一片混乱,法官接下来说什么,她都没听进去,只听莫盈盈的律师站起来:“法官,我手边有一些数据资料能够证明被告人做假账,您看一下。”

“呈上来。”法官大致翻看了一下数据资料,放映到屏幕上,上面清清楚楚记录了沈若初做假账的证据。

铁证如山,几乎无法推翻。

法官抬头,看向沈若初:“被告人,你有什么话说?”

沈若初站起身,咽了咽口水,握紧拳头,通红的眸子里一片坚定:“这笔账是我负责的,但这上面的一些数据被人动过手脚,有人故意栽赃陷害。”

莫盈盈的律师冷笑一声:“被告人既然认为这个是被人动过手脚的,请被告人拿出相关证据来。”

“……”沈若初双手握得更紧了,微微垂下了脑袋,沉默不语。

因为她根本没有证据,这场官司,她注定是输的。

良久,莫盈盈的律师得意一笑,看向法官,继续说:“法官,既然被告人拿不出证据,我这边还有一个人证。”

很快,一个被称为王菊的年轻女人被传唤出庭。

沈若初看到王菊,十分诧异,王菊不仅是她的同事,更是她的好朋友,她没想到她……

 

第7章 陷入绝境的生活

沈若初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撞击了一下,失望而又自嘲一笑。

王菊心虚,一眼都不敢看沈若初,只想速战速决:“法官,你好,我是王菊,平时和被告人走得很近,这笔账我亲眼看到她做的,就是这些数据……”

沈若初鼓起勇气抬起了头,朝台下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了陈少康,眸底满眼失望和怒意。

结果已经板上钉钉,且不论她没有任何证据,就算有证据,恐怕也会被推翻。

她看着他,突然低低一笑,带着一份莫名的释然,彻底。

王菊的证词提交完毕,法官再一次看向沈若初,语气很官方,“被告人还有什么要说的?”

沈若初的律师无奈摇摇头,沈若初抬眸,看向眼前淡定自若,一脸嘲讽的莫盈盈,一字一句,出奇的坚定,“我无话可说。”

人证物证都已有了,她没有确凿的证据,凭借一张嘴,在别人的眼里,不过是胡说八道,强行狡辩而已。

与其这样,还不如保留最后的一丝丝尊严。

总有一天,她一定要讨回来。

莫盈盈嘲讽地迎着沈若初的目光,冷冷一笑,和她争少康,不自量力。

陈少康的面色不改,但眸底闪过一丝鄙夷。

正在这时,莫盈盈收到他父亲的一个电话,她父亲一般不过问她的私事,也不给她打电话,除非有急事。

她是原告人,不得当庭接电话,只好向法官申请休息,法官同意,她走到一个无人的走廊间,接起了电话。

“你现在在哪儿?赶紧给我回来。”她还没来得及开口,电话里就传来一阵暴怒声。

莫盈盈的心一惊,小心翼翼回答,“爸,我在法庭,一时之间……”

她的话还没说完,再一次被暴怒声打断,怒不可遏的声音带着不容置喙的命令,“你赶紧给我撤诉,立即,马上,否则我没你这个女儿。”

莫盈盈心惊胆战,她的父亲从未发过这么大的脾气,立即颤颤巍巍开口,“爸,怎么了啊你这么紧张,出什么事了?”

回答她的是父亲暴躁的怒吼:“你惹谁不好惹他?马上给我撤诉!”

电话猛地被挂断,莫盈盈一脸懵逼,有些摸不着头脑。

可她又不甘心,眼看马上就要看到那个女人身败名裂了,现在却功亏一篑。

不远处的陈少康见莫盈盈挂断电话,走了过来,见她脸色有些不对劲,温柔地开口,“盈盈,谁的电话?”

“我爸,他让我撤诉。”莫盈盈抬起头,语气里的不甘和委屈显露无疑。

陈少康也很惊讶,但很快恢复镇定,安慰道:“伯父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没事,来日方长。”

沈若初站在休息室里的落地窗前,两眼放空,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她的心却无处安放。

她的律师突然出现在她的身后,她看到他,知道时间到了,面无表情地转身,像是一个失去灵魂的木偶一般,机械地走着。

根本没察觉到律师眸底的激动,他叫住了她:“沈小姐,莫小姐刚刚撤诉了,不用出庭了。”

沈若初的脚步顿住,眉头微蹙,转身,不可思议地看着律师,“莫盈盈撤诉?”

她讨厌她,恨不得希望她立马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她会撤诉?

相信这个,那还不如相信猪会上树。

“是的,而且你现在就可以回去了。”律师重重点头。

沈若初没钱,请不起大牌律师,她请得这个律师只是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人物,听到这个,自然高兴。

沈若初眸底的质疑,丝毫不减,“不可能的,你别和我开玩笑了。”

“是真的。”

直到走出法院,沈若初都仿佛在梦里,无法置信。

马路边上,莫盈盈刚坐上车,屁股还没坐热,就看到了一脸失魂落魄的沈若初,她心中有气,直接推开车门,来到沈若初的面前。

她怒气冲冲地瞪着沈若初,难听的话张口就来:“沈若初,这一次算你走运,下一次我绝对不会饶了你,你给我等着。”

说完这句话,她就上了车,扬长而去。

沈若初看着那辆疾驰而去的宝马,心底似乎有了一个答案,只是还不确定。

一回到家,她就打了一个电话给陆夏,将这件事原原本本告诉给了她。

陆夏闻言,直接跳了起来,在电话里将沈若初一顿臭骂:“沈若初,你这什么意思?发生那么大的事情,你不告诉我,你有没有把我当做你的朋友啊,还有那个陈少康,他几个意思啊,他出轨,还让小三砸我花店,现在都欺负到你头上了,不能忍……”

沈若初一直等陆夏发泄完心中的火,这才缓缓将心中的猜测说出来,“我觉得帮我的那个人是贺知年。”

“不用想,肯定是他啦,不然你还认识什么大人物?而且你竟然和他结婚了诶!于情于理他都应该帮你。”陆夏语气十分笃定。

沈若初紧蹙的眉头微微舒展开,但心里还是有些不确定,“可是他在出差,我也没告诉他,他怎么会知道?”

“你要不相信,你就打个电话问问。”陆夏笑嘻嘻地道:“好啦,我先不和你说了,我还有事,下班后,我去找你。”

和陆夏通完电话,沈若盯着手机许久,始终没拨通那个电话。

第二天,她做假账被告上法庭的事在公司传得沸沸扬扬,当然,老板不会录用一个作奸犯科的员工,她就被公司辞职了,当她抱着一个纸箱走出公司大厦时,所有人都对她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活该,她怕是想钱想疯了,竟然做假账,莫小姐也真是善良,大度,在最后关头竟然撤诉了,我觉得这种人真应该进牢房,好好反省反省。”

“听说是莫小姐看她可怜,不忍心。”

“我还听说她为了,插足了莫盈盈和陈少康的感情,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三,还痴心妄想地想成为陈少康的妻子呢?哈哈……”

沈若初没理会那些话,她微垂着脑袋,快步出了大厦,在门口,遇到了王菊,她似乎是特意站在那里等她的。

王菊一脸愧色,眼神躲闪,结结巴巴地道歉,“若初,对……对不起,我昨天不是故意要指证你的,是他们拿我的家人威胁,我没办法,所以才……”

 

第8章 男人都喜欢这种调调

“没关系,我明白的。”沈若初脸色冷淡说道,径直从王菊的身边擦肩而过。

她知道王菊一定是被逼的,她不怪她,但以后再也无法和她心无芥蒂地做朋友了。

她不欲与人起纷争,可并不代表她是没脾气的圣母。

沈若初来到公交站牌处,她伪装而成的平静脸庞瞬间垮了下来,鼻子猛的一酸,眼眶湿润了。

从被辞职的那一刻到现在积攒的所有委屈排山倒海地涌来。

被辞职,工作没了,干财务这一行,身上一旦有了污点,就会被贴上一个做假账的标签,尾随你一生,更没有一个公司敢录用。

她算是彻底毁了。

可她还有房租,水电费,生活费,还有秀珍姨。

她仰起头,把眼眶中的泪水逼回眼中,嘴角扯出一抹僵硬的笑。

沈若初,你得坚强,不可以哭。

忽的,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停在了她的面前,她下意识地朝后退了几步,继续等着她的公交车。

不料,劳斯莱斯里下来一个黑衣人,打开车门,半弯腰,恭敬开口,“夫人,请上车。”

沈若初茫然地看了一眼黑衣人,又左看看,右瞧瞧,才发现整个站牌就她一个人,她顿时傻眼了。

他是在对她说话吗?

沈若初恍若闻所未闻,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黑衣人再一次恭敬开口,“夫人,请上车,我送您回去。”

这一次,沈若初迟疑地伸出一只手,指了指自己,小心翼翼开口,“你在……和我说话吗?”

“是的,夫人。”

沈若初眨了眨眼睛,扯出一个尴尬又僵硬的笑容,心想,难道是贺知年派来的人吗?

沈若初迷迷糊糊地上了车,被送到了家门口,她还处于震惊和恍惚中,还有一丝丝欣喜。

临走前,黑衣人来了一句:“夫人,先生三天后就回来了,请您做好准备。”

“准……准备……”她还想问准备什么,车子已消失在拐角处,不见了踪影。

刚刚的委屈和阴霾瞬间消散,沈若初心慌慌的,不知道贺知年这是要干什么?

但陆夏听说后,高兴不已,并且强行拉着她去了大型商场。

这是A市最大最奢华的商场,里面都是一些国际品牌,每一样东西都价值不菲,是上层社会名媛千金的购物中心。

沈若初的双脚宛如灌了铅一般,定在原地,头摇得像拨浪鼓,拽着陆夏,“陆夏,这太贵了,我们换一家好不好?”

“没事,我奉献出两个月的工资,给你买一点新婚贺礼,顺便也感谢感谢贺先生,要不是他,你现在肯定在监狱吃牢饭。”陆夏绞尽脑汁地想理由,试图说服沈若初。

沈若初依旧摇头,不松口,“那我们去小一点的商场去,行不?”

这里真不是她们平民百姓该来的地方。

一不小心,别说两个月,半年一年的工资都有可能赔进去。

“不行,你好好想一想,贺知年是什么人,家财万贯,有权有势还有颜,你穿一身布料粗糙的衣服到他面前,有失面子,走啦走啦!”

最后沈若初还是被陆夏拉了进去,两个人逛了好几家女装店,一件衬衫好几万,外套高达十万,贵得要命,让她们望而却步。

正在陆夏灰心丧气,整备作战小商场时,她的目光落在了一家情趣内衣店里,眼前一亮,灵光一闪,“阿初,我知道买什么送给你了。”

这里的衣服很贵,内衣不至于太贵吧!

沈若初看她神秘兮兮的样子,身子不禁抖了一下,她有预感,每次陆夏露出这样的表情,准没好事。

她扭头,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脸瞬间红成了柿子,都能滴出血来,摇头,“我不要这个,我不缺这个,你别……啊……”

“走啦。”

两个人进入情趣内衣店,营业员微笑迎接,“您好,欢迎光临。”

沈若初红着脸,低着头,像是一个羞涩的小XF,那些暴露性感的内衣,她一眼都不敢看。

陆夏拿了一件大红色的胸罩,在沈若初的面前验了验,一脸兴奋道,“阿初,你去试试这个。”

“不要了,你忘记啦,贺先生他不举,我穿这个也没什么意义。”沈若初像是有了底气一般,在陆夏的耳边低声道。

陆夏怔仲了一瞬,一副“也是哦,确实没什么用”的表情。

沈若初趁机,拉着她准备离开,陆夏挣脱她的手,脸上堆笑,眸底闪耀着祝福:,“没事,就算贺先生他不……那个,你平常也可以穿啊,这是我送给你的新婚礼物,里面全是我满满的祝福,你不要拒绝了。”

在她的心中,阿初不仅是她的闺蜜,这么多年相处下来,她早已把她当做亲姐妹来看待了。

如今她结婚,她真心为她高兴。

沈若初看着面前令人羞耻的红色内衣内裤,脸庞发烫,她恨不得在地上挖出一个洞,钻进去。

两分钟后,她换好内衣,站在试衣间里,深呼吸,迟迟不敢出去。

陆夏只好敲门进来,试衣间里面也有一面镜子,头顶一个节能灯,光线也极好。

陆夏一见,赞不绝口,“哇塞,好性感,好迷人,阿初,你自己看看。”她说着,转过了沈若初的身子。

明亮的光线下,镜子里,一名少女一丝不挂,身材纤细,红色性感的内衣内裤遮住了敏感的部位,她的个子不高,但皮肤宛若初生的婴孩一般白嫩,两条腿笔直而修长,脸庞娇小美丽,五官精致,无可挑剔,整个人宛如是画里走出来的模特。

沈若初看着镜子里的女孩,微微发呆,这真的是她吗?

以前和陈少康在一起,她不善于打扮,也没那个资本,每天都是淡妆,衣服穿来穿去,就那么几套,自然也不怎么关注自己的身体。

她从未这般认真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怎么样,我没骗你吧,是不是美若天仙?”陆夏得意洋洋地说,她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这个……”沈若初小声地应了一句:“还是不合适……不要了”

“不,就这个!而且刚刚你试衣服时,我还给你挑了两件赠品,嘿嘿……”陆夏笑得有些猥琐。

一嫁倾心:总裁的失忆新娘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一嫁倾心:总裁的失忆新娘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一嫁倾心:总裁的失忆新娘小说全文

一嫁倾心:总裁的失忆新娘相关小说大全

一嫁倾心:总裁的失忆新娘沈若初贺知年的小说完本在线阅读无弹窗

一嫁倾心:总裁的失忆新娘又名一嫁倾心:总裁的失忆新娘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由家小绿原创小说一嫁倾心:总裁的失忆新娘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一嫁倾心:总裁的失忆新娘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一嫁倾心:总裁的失忆新娘免费阅读:她这辈子做的最大胆的事情,便是同一个陌生男人闪婚。传闻中她的新婚老公不近女色,可那个每天疼她入骨的男人又是谁?她要的,他如数尽给,包括这样一颗真心。她糊里糊涂地觉得日子会一直和美着过下去——做梦没想到的是,突如其来的一个小包子抓着她的衣角喊妈妈——当沉睡记忆苏醒,往事铺天盖地地

小说名称:一嫁倾心:总裁的失忆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