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宠妻第一大牌弃妇》(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by简凝安林芷染

  • 时间:
  • 作者:羽子墨
  • 来源:KX
  • 豪门宠妻:第一大牌弃妇简凝安林芷染

《豪门宠妻第一大牌弃妇》(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by简凝安林芷染

豪门宠妻:第一大牌弃妇小说在线阅读

豪门宠妻:第一大牌弃妇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豪门宠妻:第一大牌弃妇 第6章 我江暮琛一定娶你

“凝安,是爷爷不好,这些年让你背负太多,爷爷非常希望你跟暮琛之间能回到过去。”江老爷子继续说,简凝安安静的听着。

是,她也曾经坚定的相信,他们之间总能过去,江暮琛身边的那一个一个的女人只是为了气自己,他总能像是小时候那样回过头找她。可是她等的实在太久了,久得……像是永远不会再好了。

突然简凝安的眼前跳动着一串光点,简凝安目光触及,本是沉寂的眸子在触及那串光点之时一下像被点燃。

“这是……”这是五年前自己的毕业设计作品啊,那个时候自己还是米兰顶级珠宝设计学院的大三学生,江氏的危机没有爆发。

江暮琛特意来看自己,自己告诉他设计这件作品的创意,它的寓意是如果男人给自己的女人亲手带上这串项链,就能够永远幸福。

江搞城收下这串项链,突然倾过身体伏在自己的耳边:我江暮琛,一定娶你。

五年了,这串项链,他竟然还保留着?简凝安眸光发抖的盯着这串项链。

“管家跟暮琛说,让你参加今晚的晚宴,暮琛没说什么,但是把这串项链交给了他。”江老爷子把项链交给简凝安,平素严厉的目光中带着鼓励:“今天,是你们的结婚纪念日。”

身边的管家也在这个时候,把简凝安的礼服送到简凝安的手边。

简凝安穿上洁白的长裙,双手颤抖地抚过颈间的项链。

告诉自己深呼吸,告诉自己要勇敢,今天是她们结婚纪念日,暮琛在这样的日子里把项链交给自己,她应该勇敢,去成为名正言顺站在他身边的女人。

“让开让开!”简凝安正要提着裙子一脚踏入宴会厅,突然身后猛然被人推了一下,只听到身后的声音继续响起:“挡在这里干嘛?墨少就要到了,谁要让我再错过我让他好看!”

简凝安一下被推入宴会厅,衣香鬓影觥筹交错,如同另外一个世界的宴会,一下就涌入简凝安的面前。

纤细的身影,狼狈的神态,洁白的长裙,却引来大家一阵惊艳的目光,尖细的小脸,洁白无瑕的肌肤,简单挽起的秀发露出犹如天鹅一般优美的颈项,尤其是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因为突然受到惊吓而眼角泛红,比之任何高超的化妆技术都我见犹怜。

相比较站在简凝安面前,珠光宝气每一根睫毛都刷得像是美妆教材的江幂嫣,反而显得生硬僵滞。

“简凝安?你不去照顾你病歪歪的妈,跑来这里干什么?”

江幂嫣的话一出,刚刚惊艳的目光顿时全部化为鄙夷。

什么?她就是传说中的枫城笑话简凝安?

嫁进江家三年,却给江暮琛带了四岁的儿子的女人?

传说中踏入江家,江暮琛就没有踏入她房门半次的江少夫人?

简凝安抚着颈项间的项链,强制压下所有不安:“爷爷让我来参加。”

说起江老爷子,江幂嫣的嚣张的口气顿时一顿,谁都知道老爷子在江家那是实打实的说一不二。

但是江幂嫣美眸一转,很快就继续冷嘲热讽:“就然来参加就穿的像样点,你只知道给江家丢脸吗?你看你穿得什么?头上一件像样的首饰都没有,还有你脖子上的是什么?别人看不出来,我们家族就是做珠宝的,一看就是水晶仿还想鱼目混珠?还不回去换掉?”

身边顿时传来一阵嗤笑声。

简凝安捏了捏项链上的水晶,是的,因为只是学院毕业设计作品,所以都是用水晶替代宝石,简凝安停了一会儿,突然抬起眼,有一瞬间她琥珀色的眼睛比最闪亮的宝石还璀璨:“它的意义,不在于它是不是宝石,今晚我就要佩戴它。”

“你,你敢跟我顶嘴?”江幂嫣以为自己听错了!

“江暮琛来了!”突然这个时候,不知道谁说了一声。

简凝安深吸一口气,大门推开果然走入一个高大身影,一身白色的西装并不是一般人能够驾驭的颜色,但是穿在他身上却风流倜傥,英俊挺拔高贵而优雅。

还在大学的时候,江暮琛就偏爱白色,那个时候的白衫飘飘,说不出的俊朗无双。

“暮琛。”简凝安不自觉就迎了上去,就像是奔向记忆中的少年。

可是这时候,门口却突然有一双豆蔻一般的玉手探出,自然而然的挽住江暮琛的手腕,然后身形一动,江暮琛的身边出现一抹娇娆艳丽的身影。

“那是不是,江氏珠宝推出的年度典藏珍品锦上月光?由江暮琛亲手设计,用料与切工都极尽奢华,可以说是代表了江氏珠宝设计的顶级水平!”不知道是谁开口说了一句,人们的目光一下转移到林芷染的脖子上。

“是啊是啊,江家这样的典藏珍品并不对外出售,只有在拍卖会上才能偶然看到,对了今晚是不是为了预热江氏珠宝与墨氏集团即将联袂,所以会有一场慈善拍卖会,”

“所以她会带着江氏珠宝的这款珍品参加拍卖,那一定是全场的焦点!江暮琛真下得去狠手捧这个新宠,再看看简凝安的,还少夫人看她带得是什么?”

简凝安脑袋里此时嗡嗡作响,那些交头接耳的议论声钻进她的耳朵,每一个字都像是带着刺。

“少夫人?又见面了。”这时候林芷染袅袅婷婷的走到简凝安的面前,对简凝安伸出玉手:“我呢是江氏珠宝的设计师代表,陪同江总出席对墨氏合作酒会。谁让我是江氏的首席设计师,暮琛说我有天分,江少夫人你可不要误会哦。”

她的手腕上还带着简凝安设计的手链,她是首席设计师?

简凝安在江氏三年才是初级设计师,林芷染刚进江氏三天!天分,床上对男人张开双腿的天分吗?

“宝贝我选你,是因为只有你才能配得上这项链,不用解释。”江暮琛漫不经心对林芷染低笑,他的手滑过她的腰线。

江暮琛,是他让自己带着水晶项链,她以为代表着重新开始,可是这女人又代表了什么意思?

 

豪门宠妻:第一大牌弃妇 第7章 想别人看更多笑话吗

简凝安盯着林芷染颈间耀眼夺目的宝石项链,感觉像是天旋地转:是这样吗?岁月里充满美好的水晶,在正真华彩夺目的宝石面前,就变的一文不值。

“暮琛,怎么说凝安是我的前辈。”林芷染特意咬住了前辈:“就让我跟凝安聊一聊。”

林芷染进入江氏三天,已经是首席设计师,简凝安还是初级设计师,林芷染挽着是自己丈夫的男人,在她这个江少夫人面前笑得繁花失色,真是无比讽刺的前辈。

“识趣一点,自己把少夫人的位置让出来。”江暮琛一离开,林芷染就抚着自己的宝石项链,一脸胜利者姿态的说:“一个女人,应该懂得给自己留点脸面。”

“是他,要你跟我来这么说吗?”简凝安有点想抱着自己。

“不是,不过也差不多,我跟你是不同的,你以为我只是江氏集团的实习生?不,我是林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墨氏集团的家族世交,而你,只是一个司机的女儿,是江暮琛的屈辱,你能霸着江少夫人的位置这么多年,只因为我没有出现!”

简凝安强迫自己深呼吸,可是还是觉得空气如此单薄,简凝安不想在看林芷染就想掉头。

可是仓皇间,林芷染却一把抓住她,用极快的速度把盛着猩红液体的高脚杯推向她,对着她媚眼如丝夹杂着轻蔑的恶毒:“不如,我们现在就试试!”

简凝安只觉得掌腹一凉,然后咣的一声,林芷染手中的高脚杯碎落一地!

“啊,少夫人,你为什么推我,我已经向你解释过了!”然后就响起了林芷染尖锐的叫声:“呜呜,暮琛,我手指都流血了。”

林芷染一脸花容失色,捂住自己挤出几滴血珠的小手指,却用像是简凝安要把她推下楼的恐惧神态尖叫,简凝安在她精湛的演技中回不了神。

“简凝安!”江暮琛的身影突然出现。

像是以前一样在简凝安无助的时候像是有魔法一样赶来,可是这一次啊他却不是守护简凝安。

简凝安看到江暮琛怜惜的把林芷染颤抖着渗出血丝的小指含进唇间!

简凝安不自觉捏紧掌心,她想要推开她们,她想狠狠的把那个女人丢出去,她想疯狂的告诉所有人,江暮琛以前只会对她一个人这么做,她想……杀了自己!

“诶,简凝安也流血了呢,你看她手上那么大一道口子。”这时候,所有人都被吸引过来了,对着简凝安指指点点。

果然,简凝安紧紧握着的掌心不断触目惊心的滴下血滴,洁白的长裙很快被染红了一块。

血滴不断淌落却孤单的丢在人群的简凝安,跟因为渗出一点血丝而被怜惜的恨不得整个人含在嘴里的林芷染,对比起来,简直讽刺而可怜,可是似乎所有人都觉得理所当然。

“你就是这样对我的贵客吗?”江暮琛把林芷染护在身后,反身猛然对简凝安逼近一步。

简凝安无意识的后退,脚下长裙曳地将踉跄的脚步绊住,简凝安来不及尖叫一声就狠狠的摔到,人群像是避开瘟疫一样避开简凝安!

不过狠狠跌倒又怎么样,现在情境她还能剩下多少尊严离开吗?

简凝安连挣扎都放弃。

可是意料中的疼痛却没有到来,简凝安感觉一下栽进了一个硬实有力的存在!对方一手稳住她的手不至于她失去重心,另一长臂紧紧的扣住她的腰,干净利落的动作却带着主人不容置疑主导掌控的强势。

简凝安没有跟大地亲密接触的,反而整个人被圈入一个宽阔的怀抱。

“墨,墨少……”简凝安还没有站稳,就看到一直作壁上观的江幂嫣急急忙忙的跑上来:“您,您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上次墨少到了江家,因为简睿阳那个小东西的破坏,她不能以那副德行出现在墨黎勋的面前,可是等她重新梳洗装扮,墨黎勋已经驶离江家,今天宴会一开始,江幂嫣就在伸长脖子等着简黎勋的出现。

墨黎勋?商业霸主投资神话,被称为墨氏财团史无前神明之子一般的继承人!

人群顿时沸腾,本来一脸冷漠鄙薄的名媛千金们立刻整理妆容,优雅得宜笑颜如花!

连只顾着在江暮琛怀里得意偷乐的林芷染,也不由自主的看一眼再看一眼,这个男人真的好帅啊,只是低头拉起简凝安的动作,都透着无与伦比的高贵凛冽气息。

“不好意思,墨少,让您看笑话了。”江幂嫣瞪着简凝安,这样比垃圾还廉价的“家人”不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自己再墨少心中的形象:“我家暮琛是因为老爷子的意思才娶她的,她爸以前是老爷子的司机,出车祸的为了保护我哥挂了才保她就登堂入室……”

江幂嫣毫不留情面的把简凝安的至亲之痛说的这么不堪与理所当然,可是墨黎勋却根本没有搭理江幂嫣。

扣住简凝安腰部的大手一用力,就像是把简凝安拢到了胸口,他一侧头就是简凝安粉色耳朵的位置,他如同刀雕斧凿深刻分明的侧脸带着天生的侵入索取气息,帅气迷人的让人窒息:“简凝安,又见面了。”

什么?这个豪门弃妇枫城笑话竟然跟墨少认识!

可是简凝安一听到这个声音,却像是一下子整个人的毛孔自发张开,这个声音,为什么这么像是凯西的“男朋友”!

回想起男人最后盯着自己的眼神,就像是想要把自己整个人都吞噬!

如果说江搞城今天给自己带来的是彻底的难堪,但是这个男人带给自己的就是致命的危险!

简凝安一下站起来的想要跳开男人的掌控!

可是简凝安本来身子不稳,墨黎勋却预料到她的逃避,长臂略一收,简凝安非但没有逃开,反而笨手笨脚的更加跌向他,墨黎勋捉住她受伤的手,微微皱眉:“简凝安小姐,这一次似乎轮到本人帮你‘处理’一下。”

一回想起自己是怎么给这个男人“处理”的,简凝安就想要昏过去!

 

豪门宠妻:第一大牌弃妇 第8章 请自重

简凝安还要挣扎,却听到墨黎勋:“想要别人看更多的笑话吗?”

然后简凝安就被墨黎勋办禁锢着,不容置疑的带离。

“墨,墨少!”

从后面看上去简直是柔弱无骨的简凝安,被墨黎勋半抱着黎开,江幂嫣整个脸都绿了!!

她一开始看到墨黎勋把简凝安扶起来,只是怕简凝安身上的倒霉气冲撞到墨少,根本没有想到她们能有交集!如果有人跟她说简凝安会是对手,她会认为这是在侮辱她!

可是,现在这个丧门星,竟然是真的跟墨少交情匪浅!

盥洗室内,简凝安被墨黎勋捉住手,清理伤口。

本来墨黎勋就是迫人的英俊,他略略低头认真小心给简凝安的包扎的时候却有一种奇异的温和,甚至衬得上撒旦的温柔。但是简凝安经过最初的抗拒,现在却知道发愣。

蜿蜒的血迹被抹开,简凝安才发现掌腹那是很深的一道,简凝安冷静起来就回想起来,林芷染是把酒杯整个摔向她的手臂,然后在众人发现之前自己用碎片在小手指划了一道小口子。

可是江暮琛,他只看到那个女人伪装的伤口……

突然简凝安就觉得掌心一紧,虽然不是很疼,但是足够简凝安回神。

“好了。”墨黎勋淡淡的说。

“谢谢。”简凝安连忙抽回手。

然后就是沉默,男人无意回答这句客套的谢谢。

只要这个男人存在,就有着不可忽略的压迫,沉默更让这个男人的影响力MAX到无法承受,简凝安只好硬着头皮加一句:“没想到,墨少对包扎很在行。”

不过,真没想到让这次宴会上绝大多数忌惮的墨少,真把纱布摆弄的不错,巧妙的固定,整齐的走向。

“凯西淘气。”墨黎勋扔下一句像是解释的话,大手上缠着纱布:“没有简小姐对针灸那么在行。”

简凝安一下站起来:“上次,我我不是故意的!”

墨黎勋低笑,他莫测的视线落在手中的纱布上,本来治愈伤口的纱布陡然变得暗喻而危险:“我墨黎勋手下没有枉死的鬼,更没有善了的帐。”

“你你想要怎么样?”只是一句,简凝安惊得迅速后退,身体都贴到墙上。

然后想到了什么,简凝安苍白的容颜被逼出晕红:“那,最后那根银针我是吓你的,只是暂时性的对那方面有一些影响……”

那个时候情况紧急,简凝安对着墨黎勋恶狠狠的恐吓,这一针下去你小弟弟永远站不起来!说地也是理所当然,可是现在狭小的空间,有只有她跟墨黎勋两个人,说道那方面的问题简凝安无法抑制的感到羞耻,她微微把视线移开不自觉咬着唇。

传统医学大多是讲究循序渐进,那天简凝安确实只是恐吓墨黎勋而已,可是没想到给自己招惹了这么大人物,她不得不解释清楚。

“只是暂时的功能障碍,不会对墨少的幸福造成影响……”简凝安艰难的把话说完。

墨黎勋把纱布放下,站了起来,江家的房间设计没有节省空间的概念,可是墨黎勋只是微微躬身,简凝安就觉得无处可逃。

简凝安反射性的想夺门而逃,可是墨黎勋一手撑在她的头侧,简凝安就像是吓怕的小动物缩回了墙角,墨黎勋低头把简凝安像是锁在怀中:“可是那天以后,我确实对其他女人失去兴趣。”

什么意思!简凝安如果是个小动物,一定全身的毛都炸开了!

墨黎勋靠近她,如同想象中一般,没有任何化学香氛的味道,只有纯净到底的清新气息:“所以,你该怎么补偿我?不如我们来进行一个交易?”

“墨少!”简凝安不知哪来的力气,一下把墨黎勋推开。

或许是简凝安一下被逼入死角后的爆发力,或许是墨黎勋一时失神。

“墨少你自重,我是江家少夫人!”简凝安一下跳出墨黎勋的控制范围,哆嗦着但是强硬的说:“否则……否则我就给你再扎几次,就等着真报废!”

然后简凝安就像是逃脱狩猎的小鹿,一拉开房门就踉踉跄跄逃离。

可是在甩上房门的时候,却听到一个轻慢的声音:“简凝安,你会回头找我的。”

那样的笃定,玩味,志在必得,让人从灵魂深处战栗。

一定是自己听错了,简凝安摇摇头安慰自己,墨黎勋那样的身份,凭什么会缠上自己呢?明明有一大群像是江幂嫣,林芷染这样的女人等着扑向他。

简凝安仓皇的走出盥洗室,往宴会厅的方向望了一眼,下意识的轻抚自己颈间的水晶项链,然后苦笑一声,向着宴会相反的方向离开。

“少夫人,您的伤口没事吧?”简凝安刚刚跨出一步,可是身后就响起那个傲慢自得的声音,简凝安顿时觉得脊背一僵。

林芷染两步走到简凝安面前,挡住了简凝安的去路,看到简凝安包扎得整齐周密的手腕眼中闪过一丝嫉妒。

“江少夫人果然招男人怜惜,已经身为人妇,还是能吸引到别的男人英雄救美呢,”林芷染双手抱胸,冷冷的说:“既然你这么有市场,今晚的情形你也该看清,暮琛他对你已经没有感情了,你何苦赖在他身边不肯成全他的真爱?”

“我被绿茶婊暗算,手腕上被拉出一条比林小姐嘴还大的伤口,墨少出手帮忙那是路见不平见不得脏东西,跟千方百计吸引男人没有一点关系。”简凝安抬了抬包扎完毕的手,淡淡的说:“倒是有些人明知道别人有家室,自己非要弄出一条小口子来勾引别人老公,这才真叫恬不知耻。”

林芷染一下捂住自己的嘴巴,她的五官精致妖艳,就是嘴巴确实有点大,简凝安一连串说辞,又毫不客气的揭穿她了阴谋,一时之间精致描画的容颜红了又绿。

“林小姐没事,就麻烦让一让,这条路是回我跟暮琛房间的,暮琛说你是贵客,贵客再贵也是客,我就不邀请你进江家的主卧参观了。”简凝安微微抬头,她实在一分钟都不想面对这个女人。

豪门宠妻:第一大牌弃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豪门宠妻:第一大牌弃妇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豪门宠妻:第一大牌弃妇小说全文

豪门宠妻:第一大牌弃妇小说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