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不吃素小说全集-兔子不吃素全部小说排名免费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婚心荡漾左先生宠妻如宝

  • 时间:
  • 作者:兔子不吃素
  • 来源:zsy
  • 婚心荡漾左先生宠妻如宝苏轻语陆易白

兔子不吃素小说全集-兔子不吃素全部小说排名免费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婚心荡漾左先生宠妻如宝

婚心荡漾左先生宠妻如宝小说在线阅读

苏轻语陆易白小说婚心荡漾左先生宠妻如宝推荐章节

婚心荡漾左先生宠妻如宝 第4章:这身材,简直没话说

苏轻语的愤怒凝结成了沸点,似乎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出口,对着手机吼道:“你到底有完没完?!你一次次的赌,又一次次的输,你不是答应过我,再也不赌了吗?!”

苏轻语的眼泪不争气的从脸颊上流下,这种无力感让她觉得活的异常压抑。

电话那头的容曼玟似乎早就料想到了苏轻语会是这种反应,语调依旧平稳的说道:“别在那教训我,你要知道,如果没有我当初生下了你,你哪会有像今天这么好的归宿?”

这么好的归宿?!苏轻语突然想笑,刚刚她的未婚夫还把她一个人丢在大街上,而她的亲生母亲却说,这是她最好的归宿,这算不算是个笑话?!

“我没有钱!”苏轻语对着手机冷冷的回道。

电话那头的容曼玟静默了两秒后,才开口说道:“我知道你不会不管妈妈的,对吗?三天后下午,你把钱送来长宁路上的上岛咖啡,我在那里等你!”

说完,容曼玟很快的挂断了电话,连让苏轻语反驳的机会都没有留给她。

……

苏轻语愤愤的抹掉自己脸上的眼泪,她恨容曼玟,恨她生下自己却有什么都不管,恨她从不关心自己过的好不好,更恨她一次次的向她伸手要钱,把她当成银行。

可即便是这样,她真的能做到坐视不理吗?

那个血管里和她流着一样血的女人,毕竟给过她一条生命,如果她欠下的债款在规定的时间内没有还清,电视里那种血腥的下场,她很清楚的……

想到这里,她最终还是拿起了手机,拨下了一串号码,对着手机说道:“易白,你现在在哪?”

……

当苏轻语出现在豪格商务酒店的4楼KTV贵宾包房时,还是停住了脚步犹豫了起来。

刚刚陆易白愤怒离去,这会儿也不知道他气消了没有,断然跟他提钱,也不知道他会是个什么反应。

想到这里,苏轻语觉得或许等陆易白回去后再说,能更好点。

可还没等她转身离开,就被突然从包房里出来的一个穿着姓感的蓝裙美女撞了个满怀。

女人抓住了苏轻语肩膀上的大衣,勉强驾驭住了脚上那双十几厘米的高跟鞋,站稳后,却对着苏轻语皱起了眉头。

“吓死我了,你站在门口干什么?要么进去,要么让开,别在这里挡路……”蓝裙美女不客气的说道。

苏轻语刚想开口,却透过门缝看见里面的陆易白正朝门口望过来。

这回她想走也走不了了,只能硬着头皮,跟着眼前的女人道了歉后,推门走了进去。

包房内,一排黑色的皮质沙发,在暖暗的灯光下,与背景融合在了一起,刚刚从强光里走进来的苏轻语一时间有些看不清里面的状况。

待适应了片刻后,才将这里看清楚。

里面至少有十多个人坐在沙发上,除了陆易白和一个她没见过的男人以外,其他的是清一色的美女,个个穿着姓感。

而坐在陆易白身侧的红衣女人,正偎在他的怀里,将一颗紫色的葡萄剥好后,送进他的嘴里。

看到苏轻语站在门口,陆易白将女人从怀里推了开去,对着她邪魅笑起,伸出手示意她:“过来!”

苏轻语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慢慢走到他身前。

陆易白靠在沙发上抬起头看着她,哧笑了一声后,将一旁的女人拉进怀里,指着苏轻语,坏笑着问向怀里的女人,道:“宝贝儿,你觉得她有没有你漂亮?”

被陆易白揽住的女人将苏轻语上下打量了一番后,不屑道:“易白,你跟我开玩笑吧?!哪来的土包子?”

苏轻语十分清楚陆易白是在故意羞辱自己,可此时此景,她根本没有摔门而去的资本,无论如何她都得忍。

不去看一旁红衣美女鄙夷的表情,苏轻语走进一步,对着陆易白低声说道:“易白,我有事跟你说……你能不能出来一下?”

陆易白笑的一脸随意,道:“有事就在这里说!”

苏轻语的耳根在烧,所有人都好奇的盯着她,这样的场面让她觉得尴尬的无地自容。

犹豫了片刻后,她还是开了口,道:“可不可以再给我两百万,我妈她又赌输了……”

陆易白的表情带足了讽刺,说道:“苏轻语,你有没有搞错,你还真把我当成你的提款机了?!

“……”

苏轻语无言以对,脸上青红交加。

她知道陆易白一定还在生气,同时她也知道陆易白最后一定能够给她那笔钱,只是不让他泄了恨,他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掏出支票来。

既然已经进退不得,苏轻语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易白,怎样才能让你消气?只要你不生气,我什么都愿意做。”

面对着故作卑微的苏轻语,陆易白心里的怒气更胜!她平时的脾气呢?!执拗呢?!跟自己在一起三年了,除了每次有事求他的时候,才会表现出对自己的妥协以外,何时这样顺从过,现在的样子又做给谁看?!

陆易白随手朝着茶几上的酒杯一指,道:“82年的拉菲,一整瓶……全部喝掉……”

苏轻语不敢相信的去看陆易白的脸,她有胃病,陆易白是知道的,从高中的时候就很严重,这一整瓶红酒下去,对于毫无酒量的她来说,简直够让她死上一回的了。

可面对着陆易白那双不肯让步的双眼,苏轻语还是走到了茶几前,捡起一个空杯子,将一杯杯的红酒灌进了胃里。

陆易白的表情在变,由原来的铁青变的越来越黑,他讨厌苏轻语的这幅臭脾气。

也许她只要装的可怜一点,软弱一点,他可能就已经抢她的酒杯了,可她偏偏倔强的将一整瓶红酒喝下,也不愿意跟他求饶。

苏轻语强忍住想吐的冲动,看向陆易白。

陆易白修长的手指从里衣兜里拿出一摞支票,写上数目后,快速的签下了自己的姓名,扔到了苏轻语的面前,看也不愿意再看她一眼。

苏轻语捡起了支票,勉强的弯起了嘴角,说了声“谢谢”后,转身推门而去……

看着苏轻语狼狈的背影,陆易白少了他预料之中胜利的快感,反而觉得怒意更深。

……

苏轻语在四楼走了一圈,也没找到来时乘坐的电梯,最后只能晕着脑袋在快速通道里,扶着楼梯的把手一步步的朝下面走去。

胃里一股强烈的翻腾,让苏轻语不得不在三楼停了下来。

胡乱的摸到一个洗手间后,在里面吐了个底朝天。

十几分钟后,苏轻语勉强的扶着墙走了出来。

她的头已经变成了两个大,眼前的视线也开始模糊了起来,甚至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走在地面上,还是倒挂在天棚上。

往前挪蹭了两步,看见对面似乎有三个高大的身影在向她靠近。

多少还有两分理智的她,挺直了背脊,她可不想在外人面前出丑。

只是还没走出两步,脚下一个踉跄,已经朝着对面的男人身上扑去……

男人身上气息她觉得有些熟悉,却又一时间想不起。

好容易抱住男人的窄腰稳住了自己后,苏轻语竟然还抽空品了品,说道:“啧啧,这身材,还真没话说……”

左君洐低头看着正死死抱住自己的女人,嘴角抽了抽,阻止了还在他腰上乱摸的小手,拎起她的胳膊,将她一把提了起来,与自己对视。

当看清了身前女人的样貌时,他才开口说道:“怎么又是你?!”

婚心荡漾左先生宠妻如宝 第5章:毫不客气的把她扔在床上

当看清了身前女人的样貌时,他才开口说道:“怎么又是你?!”

-------------------------

这个“又”字,让苏轻语多少有些不满,不过是摸了他两把而已,说的好像他以前就被自己摸过似的。

苏轻语一身酒气,左君洐嫌弃的将她推离了自己,松了手。

只是左君洐的手刚一松开,苏轻语又软瘫瘫的朝着地面栽去。

不得以,左君洐只能又伸出手臂,一把揽住她的腰,对着她问道:“你住哪间?”

苏轻语不明白左君洐的意思,她醉的分不清南北,更不会知道三楼一整个楼层都是商务套房。

“你说什么?”苏轻语傻傻的注视着左君洐。

左君洐眉角蹙起,回身对着身后的男人说道:“老赵,门卡……”

老赵受惊不小,愣了片刻后,赶紧掏出门卡递到左君洐身前,问道:“左总,您的意思是?”

左君洐不再多言,接过老赵手里的门卡,将苏轻语打横抱起后,朝着自己的商务套房走去……

进了套房。

左君洐豪不温柔的将苏轻语扔在了大床上,看也不看一眼,转身就要离开。

苏轻语拉了拉自己的领口,让呼吸更顺畅些,紧闭着双眼,口中嘟囔道:“你又要走了吗?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左君洐顿住脚步,转过身,看着已经睡熟了的苏轻语,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突然闪过一丝怪异的感觉,说不上痛,也说不上痒,快的根本来不及抓住……

左君洐讨厌醉酒的女人,可即便这样,他还是在临走前,将被子从她身下拉了出来,盖在了她的身上。

出了商务套房,左君洐看着站在不远处的两个男人,他们脸上的表情都异常的精彩。

其中一个是自己的司机老赵,此时看着他的眼神,惊喜中夹杂着一丝欣慰。

而另外一个是跟自己一小长大的发小白少筠。

白少筠一脸的坏笑,咧着嘴,一边伸出手在他的后腰上拍了拍,一边说道:“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左君洐也有铁树开花的时候啊?不过,话说你这速度是不是也太快了点?怎么?肾不行啊?!”

左君洐瞪了白少筠一眼,淡淡的朝着身后的套房看了一眼后,转过身,说道:“我们走吧,易白一定等急了……”

推开四楼VIP包房的门,里面喧闹的音乐声传了出来。

左君洐眉角微皱,而白少筠已经快一步朝里面走去。

三个男人皆极品,当包房内的女孩们在看到左君洐的那一刻,更忍不住低声惊叹,他们心目中的男神甚至也不及眼前的左君洐。

那种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势,加上沉稳内敛的眼神,简直和身旁的陆易白是两个完美的极端。

陆易白是那种坏坏的,一看就让人忍不住沉沦的男人,而眼前的左君洐则是那种高高在上,让人很难接近的男人……

“易白,我们来晚了……”白少筠谈笑风生的走到陆易白面前。

陆易白眯起眼睛,朝着白少筠的身后看去。

在看清白少筠身后的来人时,他终于从沙发上起身,走到左君洐面前,伸出拳头轻砸在他的肩头,笑道:“君洐,你终于回来了!”

左君洐笑了笑,和陆易白浅浅拥抱了一下,兄弟情谊甚浓。

与陆易白打完招呼后,左君洐四处看了一下,目光扫过几个女孩的脸,转过身问向陆易白,道:“弟妹呢?你不是说要带来给我们见一见吗?”

陆易白一副随意的样子,淡淡道:“被我气走了……”

站在一旁的白少筠笑了起来,打趣道:“易白,这么多美女左拥右抱,她不被你气跑就怪了。”

面对着白少筠的调侃。

陆易白丝毫不以为意,对着一旁窃窃私语的女人们说道:“去去去,都出去,君洐喜欢安静,你们吵死了……”

女孩们失望的起身,不舍离去,可即便这样,依旧有不死心的女人,伸出柔荑从左君洐的肩上画着圈的轻轻抚过。

左君洐朝着身前女人浅笑点头,表情里却满是疏离,女孩很快失望的转身离去。

女人们相继离开,很快,VIP包房里安静了下来,左君洐坐进了沙发里。

白少筠将一瓶红酒启开,分别倒进三个空杯子里,而自己则坐在对面的茶几上,将酒杯递给沙发里的左君洐和陆易白。

“算一算,我们有多少年没见过君洐了?”白少筠抿了口红酒说道。

陆易白邪邪的笑了笑,道:“有6年了吧,我记得最后一次见他,还是去替他顶替那场车祸……

“车祸?!什么车祸?这事我怎么不知道?”白少筠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左君洐。

左君洐抿起了嘴角,笑了笑,道:“确实……”

见左君洐不说,白少筠又将目光放在了陆易白的身上,说道:“易白,到底怎么回事?说给我听听……”

陆易白笑着将酒杯放下,身子往前倾了倾,缓慢说道:“少筠,你还记不记得,六年前君洐二哥的那场婚礼?”

……

白少筠愣了愣,见左君洐面上没什么表情后,才说道:“当然记得,那一天要不是我拦着他,场面不知道得被他搅成什么样呢?”

陆易白点头:“自己深爱的女人一转眼就嫁给了自己的二哥,他不发狂才怪!”

左君洐只是抿着嘴唇,是笑非笑,晃着手中的酒杯,并不开口说话,那一段已经成了他的过去。

而一旁的白少筠则继续追问:“可这跟车祸有毛关系啊?”

陆易白笑了起来,道:“你就不奇怪,那天为什么我没有在婚礼现场,跟你一起拉着他吗?”

白少筠忙点头,道:“为什么?!”

“那是因为君洐一路急着赶回来,在滨河路上开车撞了一个女孩……而我去替他顶了包。”

白少筠一脸的错愕,道:“你的意思是,那天君洐开车发生了事故,而他又急着来婚礼现场,你去替他承担了肇事责任?!”

“对,就是这么回事。

”陆易白平静的说道。

白少筠还有些缓不过来,而一旁的左君洐也终于开了口,问向陆易白道:“那女孩后来怎么样了?有没有抢救过来?”

陆易白的脸色变了变,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后,说道:“抢救过来了,只是颅内淤血压迫了视神经,差点失明,不过,手术后三个月就恢复了,不但没死,还好的很!”

不知道为什么,左君洐似乎觉得陆易白在提起这个女孩时,语气有些愤愤。

虽然有些不理解,可左君洐并没有再多问……

三个人从小一起玩到大,祖上三代世交。

从他们爷爷辈开始,陆氏,左氏和白氏集团在景城里就呈三足鼎立之势。

几乎属于国内一流企业中的佼佼者。

涉及到金融,地产,汽车,网络等等多个主流领域。

只是白氏集团,如今转向矿产一类做为主攻,虽然势头上比不过陆,左两家,但也算的上是富的流油。

而眼前的三个人之中,要属白少筠性子最躁。

无论什么时候,他总有说不完的话,惹不完的事。

左君洐则脾气最大,小时候跟自己二哥打架那会儿,一准整个楼都鸡飞狗跳,每当白少筠想起这些,总不忘要取笑他一番。

而陆易白的性格则最含蓄,多数时候脸上都挂着笑,可就是这样,才让人觉得最难懂,往往他心里想的,从不在脸上表现出来,这也是最让他父母头疼的事,多半什么事都从他嘴里问不出来。

陆易白并不是没脾气,而是他只会对着自己在意的人发飙。

当然,他发起狠来的时候,左君洐和白少筠也是见识过的……

婚心荡漾左先生宠妻如宝 第6章:我们昨晚有没有……

左君洐回到商务套房时,天已经蒙蒙亮了。

他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大床上,还躺着一个烂醉如泥的女人。

将西装扔到一旁的沙发上,自己刚刚躺上床,手臂就碰到了一个软乎乎的东西。

突然从床上坐起,左君洐顿时一脸的黑。

苏轻语的睡相极其不好,整个人连头都埋在了被子里,除了一只脚露在外面以外,几乎看不出床上还躺着这么一个人。

左君洐注视了片刻,将领带左右拉扯后,终于起身,朝着浴室走去。

……

苏轻语这一觉睡的黑甜,几乎连梦都没做。

醒来时,除了额头上的沉重以外,胃里也跟着一阵绞痛。

睁开眼,苏轻语奇怪的环视着四周,这里并不是她和陆易白一起生活的别墅,也不是顾凝刚刚装修过的新家……那这里是哪?!

苏轻语瞬间清醒,猛的从大床上坐起。

当她的视线落在一侧落地窗前穿着浴袍的男人时,彻底傻了眼,男人的身影虽然有两分熟悉,可她完全清楚,这根本不是陆易白。

她终于忍不住尖叫了起来。

听到身后的尖叫声,左君洐皱起了眉角,转过身来,手里还端着一杯咖啡。

苏轻语在看到左君洐的一张脸时,顿时慌了,胡乱叫道:“怎么是你?!”

“怎么就不能是我?!”左君洐笑着反问道。

苏轻语立刻将被子拉到自己的腋下,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都完好如初的穿在身上。

将被子放下,苏轻语依旧拉了拉自己凌乱的领口,问道:“你……和我,昨晚……有没有……那个?”

左君洐一脸的平静,道:“有……”

苏轻语脸色瞬间惨白。

左君洐看着她一脸痛苦的表情,一脸玩味,道:“……那就怪了!我对喝的烂醉如泥的女人,还真提不起兴趣来……”

苏轻语不客气的瞪了他一眼,终于松了口气后,才从大床上爬起。

从地上捡起自己的大衣外套,将长发胡乱的用手指顺了顺后,说道:“那个……抱歉,我还有事,得先走了……”

“等等……”左君洐再次转身,看向苏轻语。

苏轻语窘的脸上什么颜色都有了,她根本不敢去看左君洐的眼睛,更不敢想象昨晚自己烂醉的时候是个什么模样。

“我找人调查过你,听说你是个心理医生?”左君洐稳声说道。

苏轻语一边穿鞋,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他:“是,我是心理医生,可这与你有关系吗?”

左君洐抿起嘴角,视线刚好落在苏轻语还没系好衣扣的胸前,宽松的衣衫下,雪白的一道沟壑,一览无余。

苏轻语将自己的领口紧了紧,满脸防备的瞪着他:“流氓!”

左君洐笑了起来,原本深邃的眸子变的异常好看,道:“你两次扑倒我身上来,又看又摸,流氓这个词用在我的身上,怕是不恰当吧?”

苏轻语觉得这人不可理喻,外加自己心虚,拿起手包转身就要走。

“我有个外甥,叫景淳,我希望你能担任她的心理辅导老师……”

身后再次传来左君洐的声音。

苏轻语愣住了。

片刻后,她回过头来,说道:“我的收费可是很贵的。”

左君洐点头,道:“我知道……”

“你知道?!”苏轻语一脸的震惊。

左君洐在苏轻语面前站定,手里的咖啡飘散着的香气直冲苏轻语的鼻腔。

“别的不需要你来做,我只需要你想办法把他劝回学校,每周六去给他上课,时间为一个小时,我会付给你每堂课两千块的费用……”左君洐平静的说道。

苏轻语心里计算了一下,虽然她并不愿意,可一个月下来8000块的报酬,的确是个不小的吸引。

每个月不到4000块工资的她,根本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拒绝,立刻点头,道:“好,成交!”

说着,苏轻语一把将左君洐手中的咖啡夺了过来,喝了两大口下去后,又送回到他手里,道:“太渴了,不过,咖啡味道实在不怎么样,谢谢了……”

说完,苏轻语一阵风似的推门离开,左君洐低头看了看被她喝去一半的咖啡,不知不觉间弯起了嘴角。

……

周六。

苏轻语按照左君洐给的那个别墅地址,赶了过去。

这是一个规模相当庞大的三层建筑,除了奢华以外,还隐约透着股冷清。

她刚从车里下来,一个保姆就已经等在门口迎接她了。

随着保姆走入。

门厅处。

苏轻语低头换上拖鞋,那是一双男士大号的拖鞋。

保姆送她到二楼右手边的房间后,就转身离开了。

苏轻语敲了敲门,见里面没有动静,推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色调很单一,除了黑白就是灰色,奢华贵气的同时又给人一种沉闷压抑的氛围。

所有的窗帘都拉着,只开了一盏昏暗的睡眠灯。

不等苏轻语适应这里的光线,突然被人从身后一把抱住。

苏轻语尖叫了一声,将身后的禁锢用力冲开。

她回过头去,一个高大帅气20岁上下的大男孩,就站在她面前一脸坏笑。

苏轻语的眉头皱了皱,抬起头,对上他一双好看的眉眼,带着怒意问道:“你是景淳?”

景淳点了下头,吊儿郎当的绕过苏轻语坐到对面的一个沙发里打量着她。

“你好,我是苏轻语……”

苏轻语强作镇定,朝着他伸出手去。

景淳没有跟她握手,只是抬了抬眼皮,一脸痞气的说道:“我看握手就没必要了吧?我们的时间都不多,过来帮我脱衣服。”

苏轻语没明白景淳的意思,好看的眉头紧紧拧着。

见苏轻语没动,景淳显得更加不耐烦起来。

他从沙发前起身,拽起苏轻语的手,就往大床的方向走。

苏轻语被紧紧拽着手腕,挣脱不开。

大床前,景谪稍微的一个用力,就将苏轻语推倒在了上面。

随着景淳的身体压下来,苏轻语这才明白过来他到底要做什么。

苏轻语将双手横在胸前,做保护姿态,青白着脸,道:“你再乱来,我就喊人了?”

景淳很显然被苏轻语的这番话给震住了。

不过,片刻过后,他又一脸坏笑的说道:“既然事先都讲好条件了,没必要装的这么纯情了吧?本少爷没时间和你调情,我吃惯了快餐,你是自己脱啊?还是我帮你脱啊?”

苏轻语一把将景淳从自己的身上推下去,很快从床上坐起来。

她愤愤然的看着被推开后一脸茫然的景淳,说道:“我是心理医生,一个小时800块的费用是明码标价,如果抗拒治疗,我可以和你的家人说,你没必要这么对我……”

“心理医生?”

景淳的脸色一下子白了下来。

苏轻语整理好身上的衣服后,也从床上坐起。

她的内衣在不经意间扣子开掉。

她头也不抬的对着景淳说道:“我去一下洗手间,顺便给你5分钟的时间考虑,如果你不接受治疗,我可以马上离开。”

说完,苏轻语就转身推开了洗手间的门,并在里面上了锁。

景淳愣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苏轻语话里的意思。

他反应过来后,快速的从床头将手机摸了过来,按下了一串号码后,对着电话吼道:“这到底怎么回事,说好的妞呢?怎么给我送来了一个心理医生?”

“……”

婚心荡漾左先生宠妻如宝 第7章:看够了吗?

苏轻语坐在洗手间里马桶上,将自己内衣的扣子重新系好后,起身朝着盥洗盆的方向走去。

她生平对那些行为举止奇怪的富二代就有抵触感。

这样的病患她遇到过很多,很多人的病因,就是因为家里人将其保护的太好了,而失去了到社会上最基本的抗压能力。

而像眼前这位,她并没有发现有任何抑郁的迹象存在。

最起码,患有重度抑郁的病人,是不会有这么强烈的生理需求的。

想到这儿,苏轻语愤愤的打开了水龙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太过用力,水龙头突然间掉了下来。

“啊——”

洗手间里顿时水花四溅。

苏轻语胡乱的伸手想去按住喷涌而出的冷水,可是越是堵住,水溅的就越远。

很快,她的头发,毛衣,都湿了个透。

景淳听到动静,走到洗手间前来。

他拧动了门的扶手后,发现门是锁着的。

他不确定的对着里面问道:“你怎么了?”

苏轻语一把抹掉自己脸上的水,对着外面说道:“水龙头爆掉了,你快叫人来……”

景淳翻了个白眼,冷冷的说道:“那你至少要先把门打开啊?否则,我怎么进去?”

苏轻语闻言,这才转过身了,一只手堵着出水口,一只手伸过去开了洗手间的门。

景淳推门而入,看到苏轻语着一身狼狈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苏轻语急的跳脚。

而景淳慢悠悠的转过身去,直接关闭了水阀。

……

从洗手间里出来后,

整整一个小时里,景淳都笑的前仰后合。

保姆一边给她道歉,一边帮她用毛巾擦拭身上的水。

苏轻语客气的说道:“没关系的,我没事。”

可低头看着自己胸前已经完全湿掉的毛衣,苏轻语有些束手无策。

保姆很快从柜子里拿出一件男士蓝色条纹衬衫,说道:“您先暂时换一下吧,把毛衣脱下来,我洗干净后帮您熨干,否则你穿着湿衣服出门,一定会着凉的。”

苏轻语道了谢,转身又回到洗手间去换衣服了。

从洗手间出来,苏轻语听到一楼传来了关门声。

接着是保姆的声音响起,她说:“左先生,您回来啦?”

“嗯……”

楼下传来男人淡淡的声音。

苏轻语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对景淳说道:“今天就先到这里吧,具体的问题我会与你的家长沟通,我先走了……”

景淳没理她。

苏轻语拿起椅子上的大衣穿在身上,走出了卧室……

……

苏轻语顺着楼梯走了下去,正巧遇见刚从厨房里走出来的保姆。

保姆惊讶的看着苏轻语道:“苏小姐,您这是要回去了吗?”

苏轻语点了点头:“是。”

保姆赶忙说道:“我们家先生吩咐过了,他说有事和您说……”

苏轻语点了点头,跟着保姆出了别墅。

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已经停在门口。

司机正站在车前,笑着说道:“先生说可以送苏小姐一程……”

苏轻语微微笑了一下,算是感谢,弯腰坐进了车子的后排座位。

苏轻语坐稳后,准备和左君洐打个招呼。

可当目光停在男人那张英挺的脸上时,她的话卡在了喉咙里。

左君洐一身深灰西装,里面是墨蓝色的衬衫,一件咖色的大衣正披在身上,骨节分明且又白皙修长的手指,正蜷曲着放在腿上,闭着眼靠在车座上,没有因为苏轻语坐进来而睁开,睡姿矜贵内敛。

张口结舌的看着正闭目休息的左君洐,苏轻语脑子里出现的是他在酒店浴室里没穿衣服的那一幕。

司机回过头来,对着苏轻语客气说道:“苏小姐,您住哪?”

苏轻语忙摆了摆手:“哦,进了市区后,把我放在一个能打车的地方就可以了……”

司机没有再说什么,转过头,启动了车。

黑色的迈巴赫四平八稳的行驶着,苏轻语再次将目光放在身侧闭着眼的男人脸上。

如果说陆易白是那种让人看一眼就移不开眼的男人,那么坐在自己身侧这位,就是那种高贵冷冽的让人觉得很难靠近的男人。

左君洐突然睁开深邃的眼,朝着苏轻语看了过来。

“看够了吗?”

苏轻语面上一窘,迅速的错开眼去……

左君洐笑了起来,原本棱角分明,眉眼深邃的脸顿时好看了起来,苏轻语头偏向窗外,不再看他。

“关于我外甥景淳……”不久后,左君洐的声音再次响起。

苏轻语闻言转过头来,看着男人英挺的侧脸,打断道:“说到景淳,我也正有话要说……”

“愿闻其详……”男人淡淡说道,注视着苏轻语刚刚因愤怒有些涨红的脸。

“从他今天的表现来说,我不觉得他心理方面有问题……”

“在你之前的几位老师也这么说……”男人平静说道。

“然后呢?”苏轻语奇怪的问道。

男人转过脸,目光轻飘飘的从她脸上扫过,继续道:“然后?!然后她们都被辞退了……”

苏轻语这一刻终于明白男人的用意,敢情让她搭车是个幌子,想辞退她才是真正的目的。

想到这里,苏轻语也松了口气,不等男人主动开口,便自己先说道:“既然是这样,我想我也没有必要再来出诊了,请把这次的费用付给我,我随时可以下车……”

男人不再回答,而是看向前排的司机,问道:“老赵,怎么停下来了?”

司机老赵看着前方浓烟滚滚的位置,说道:“左总,前面可能发生了交通事故。”

苏轻语坐在车里左右望了望,发现车子正被堵在一座桥上,而桥下正是环绕景城一周的护城河——明渠。

交通被堵得水泄不通,而苏轻语也觉得,自己没有坐在车里等的必要,便对着身旁男人说道:“我在这里下车就可以了,还请将我这堂课的费用打到我的银行卡里,再见。”

说着,不等男人开口,苏轻语就已经推开了车门走了下去。

穿过车流,苏轻语奇怪的看着许多人正围在一起,议论纷纷。

苏轻语的脚步停了下来,目光落在了前面的事故现场上……

婚心荡漾左先生宠妻如宝 第8章:我喜欢你,嫁给我吧!

前面一辆蓝色的私家车和一辆运输车撞在了一起,私家车车的损毁相当严重,浓烟之下,火舌正在迅速的吞噬着车身。

而运输车除了前面的保险杠被撞掉以及前挡风玻璃碎裂之外,基本没什么大的破损。

但问题是这辆庞大的运输车,已经将那辆私家车顶进了护城河的金属围栏里。

私家车由于损毁严重,车门已经严重的变了形,里面除了大人喊声,还有个孩子的哭声。

眼看着私家车悬挂于桥上已经摇摇欲坠,她终于明白了那些人慌乱担忧的真正原因。

如果私家车掉下去,那么里面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可能无一幸免,后果很严重。

苏轻语朝后退开了一步,让身侧的几个好心的男人通过。

男人们一拥而上,撬车门的撬车门,推车的推车,他们都争取一切可能,将里面的大人孩子救出来。

车子摇晃了几下,所以人不敢再轻举妄动了。

苏轻语的一张小脸上也因紧张而写满了恐惧。

旁边有议论声响起:“救援队如果还不来,怕是凶多吉少了,没有专业工具,谁也没法打开车门的。”

苏轻语朝着运输车的驾驶室看去……

司机傻傻的坐在驾驶的位置上,失去一切行动能力。

“啊……”

周围的人在尖叫。

苏轻语一脸恐惧的朝着私家车的方向看去。

里面驾驶位置上的大人已经出来了。

司机是个年轻的女人,她疯了一样的扑向后排的车门,想尽法子想将自己的孩子救下来。

车子又摇晃了几下。

旁边尖叫声此起彼伏,现场一片混乱。

苏轻语身子止不住的颤抖,这么残忍的一幕,她不忍心去看。

突然,她脑海中有一个念头闪过,苏轻语抬头朝着罐车看去。

她突然对着人群大喊:“别动!”

所有人都回过头看向她,不明白她为什么阻止众人救人。

苏轻语指了指悬挂于桥上的车身。

当下的情况,哪怕一个闪失,恐怕连人带车都会掉进湖中。

大人还好些,孩子根本没法自救。

想到这里,苏轻语转过身,从身侧的一辆出租车的后备箱里拽了一个灭火器出来。

她拎着灭火器上前,对着一旁的男人说道:“你和几个人从用断掉的铁栏杆,翘住右后门的轮胎,尽量保持车身平衡。

虽然不知道苏轻语是从哪里出来了,但是几个男人都很听话的照做了。

见几个男人勉强稳住了车身,苏轻语知道,一分一秒都是宝贵的。

她让孩子的母亲靠后,自己抡起灭火器,就朝着车窗上砸去。

一下,两下。

车子随着她的敲击,又往桥下移动了几分。

苏轻语知道没时间了。

她不顾手上的酸麻,用尽全身力气,将车窗砸碎。

很快,孩子的哭声响亮了起来。

车窗被砸坏,孩子也有了被救下的希望。

就在人群都开始鼓起掌来的时候,苏轻语通过破碎的车窗将手伸进车门,打开了里面的车锁。

车门打开的同时,整个车子也朝着桥下滑去。

几个男人已经控制不住车子的重心,不得不起身躲开。

这更加快了车子滑落的速度。

眼看着孩子要和车子一起坠落。

苏轻语几乎想也没想,一下钻进了车里去,一把将孩子抱进了怀里。

在车子坠落的同时,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孩子抛了出去。

孩子落在了不远处一个大人的身上,被大人一把接住,总算得救,

而与此同时,尖叫声再次响起。

苏轻语和那残破的私家车一起坠入河里。

……

时间仿佛是静止的,当这一切就这么发生之后,终于有人想起:“那女孩还在车里……”

冬天的景城是很冷的,没有好的游泳技术,没人敢去下水救人。

谁敢说这么冰冷刺骨的水下,腿不会抽筋失控?!

人群嗡嗡的议论声起。

很快桥上突然出现的一个高大的男人,正将自己的大衣外套和西装脱下,不等身边的老赵出口阻拦,“噗通”一声,人已经跳进了河里……

“左总……”

老赵的一声惊叫,瞬间被淹没在更大的人群骚动之中。

……

苏轻语在河底费力的睁开眼,冰凉的河水刺激的眼睛异常的疼痛。

嘴里憋着口气,想从车里出去,可奈何她使劲了全身的力气,却发现根本游不上去。

苏轻语顿时一阵恐惧感传来,该不会是自己的衣服被夹住了吧?!

想到这里,她迅速的转身,朝着身后看去。

由于视线很差,身后的情况她根本看不真切。

苏轻语看着自己飘散在周围的长发,朝上看了看,从光亮上判断,水深至少也应该有十几米深。

一股可怕的情绪要将她淹没,陆易白那张邪气又俊朗的脸出现在她面前,笑着对她说:“苏轻语,我喜欢你,嫁给我吧……”

都说人在临死前,最想见的是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人。

想着昨天娱乐周刊上陆易白和女人从酒店里走出的照片,苏轻语不甘心!

她不想死在这里,拼命的告诉自己,她还有话要问陆易白。

同居两年,他连碰都没碰过自己一下,却无数次跟别的女人传出绯闻,如果不爱,他为什么还要向自己求婚?!自己在他心里到底算什么?!

片刻的恍惚,苏轻语才发现,身上的羽绒服像冲了气的气球,在不断的膨胀,重量拖着她行动越发的困难。

一口水呛了进来,胸腔一阵刺痛,不及多想,拉开羽绒服的拉链,苏轻语将羽绒服脱去,

与此同时,她的小腿一把被人拽住,用力的将她拖出了车外。

苏轻语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正抓住自己小腿的男人,刚刚这个姓左的男人,还在车上不近人情的宣布着她即将被辞退,而一转眼的功夫又成了自己的全部希望?!

左君洐松了手,修长的手指朝着上面指了指,示意她游上去。

苏轻语点了点头,可刚一转身,似乎又觉得哪里不对……

男人的长腿在水中漂浮着,即便是在水下,姿态依旧矜贵,可让苏轻语不明白的是,救下了自己,他为什么还不离开?!

看着他正侧过头朝身后看去,苏轻语猜测,他或许是被什么东西给勾住了?

转身向回游去,苏轻语停在了他的身旁。

左君洐奇怪的看着突然返回的苏轻语,眼中有惊讶流出。

而下一刻,苏轻语已经弯下身去,伸出双手去抠他腰上的皮带扣。

婚心荡漾左先生宠妻如宝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婚心荡漾左先生宠妻如宝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婚心荡漾左先生宠妻如宝全部精彩内容

婚心荡漾左先生宠妻如宝小说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