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少的契约宠妻小说(已完结)宫少的契约宠妻最新章节

  • 时间:
  • 作者:临寒
  • 来源:QR
  • 宫少的契约宠妻简瑶宫尚

宫少的契约宠妻小说(已完结)宫少的契约宠妻最新章节

宫少的契约宠妻小说在线阅读

宫少的契约宠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宫少的契约宠妻第1章:谁先弄死谁

简瑶翻了一个身,疼得龇牙咧嘴,全身上下,无一处安好。

睁眼看了下,破旧的小木屋,黢黑的地板,还有身下散着霉味的干草,这一幕幕熟悉而又陌生的画面,让她着实摸不着头脑。

正迷糊时,外面传来沙沙脚步声,接着门砰地被踹开。

借着微弱的月光,她看到一张精妆却又不失清纯的脸。

简瑶瞳孔一缩,是简玥!

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二小姐,你真的决定要在这里做手术?”随着简玥一起来的还有名中年男子,戴着眼镜,长得斯文,身上有股浓浓的药水味,简瑶认得这声音,是简玥的主治医生范青,“这里环境太过简陋,一旦实施手术,她定会受感染,说不定……”

“会死是吗?”简玥接过他的话,语气漠然,“我只要她的眼睛,别的,我不在乎!”

简瑶被她平静下涌动的疯狂杀机震得浑身打了个激灵。

她惊的不是即将身死,而是她还活着!

她明明在上次坠海后已经身亡了,为何现在……

思绪如潮水狂涌,却来不及细细回忆。

因为范青已拿出针筒准备对她进行麻醉,慌乱下,简瑶在身下摸到一根铁棒,她紧紧拽住,不敢犹豫,趁范青靠近时,猛然挥起。

“啊……”范青猝不及防,额头瞬间砸出个血窟窿,“这个臭娘们,她是装的,她没晕……”

简玥亦是大惊失色,望着简瑶满脸地不敢置信。

后者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没有多解释一个字,只是抓起地上的泥沙用尽全身力气掷了出去,在简玥杀猪般的尖叫声中,夺门而逃。

她必须马上离开这里,因为破屋外面不远处还有简玥的人,若是听到简玥的呼救声赶来迎救,她便跑不了了。

夜,暗沉如水,似魔鬼的爪牙般在后面追赶着她。

简瑶拼了命地往林子深处钻,然而还没跑出多远,脚下就一软,跌跪在地。她捂着胸口,感觉身体突然燥热起来。

糟糕,她竟忘了,简玥那贱人给她下了不止一种药。

这可怎么办,深山野林的,她要怎么解决这问题。

许是老天怜悯,在一山洞旁边,她居然看到地上躺着一具“男尸”,来不及看清模样,只探了下鼻息,还有气,便果断剥下对方的衣裳……

她不是放荡形骸的浪女,只是春药太烈,她根本招架不住。

再次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早晨。

简瑶对身边还未睁眼的男子淡淡瞥了眼,便收拾自己的狼狈起身离开。

仿佛昨夜的遭遇,不曾有过一样。

“大小姐,你去哪儿了?老爷和太太都在医院里,二小姐昨晚不知怎么的,回来时眼睛里全是泥沙,严重感染,你赶紧去看看吧!”

刚到家,下人便匆匆来报。

简瑶挥手表示知道了,然后便上楼洗澡换衣裳,又叫厨房给她备早餐,吃过后才慢悠悠地出门。

到医院,父亲简成章,继母柳华,继兄简伟全在。

围着病床上的简玥温声细语地关怀着,画面即温馨又刺眼。

“你还知道回来,昨晚死到哪儿去了,你妹妹眼睛又不舒服了,你知不知道?”简成章看到她进来,二话不说操起手边的茶杯就掷了出去,直接在她额上开了道口子。

那愤怒暴燥和刚才面对简玥时慈父形象完全两个模样。

“知道。”简瑶摸了下额头,血是热的,心是凉的。

同样是他女儿,待偶却如此不同,简成章的心偏得太狠。

好在,她重活一世,倒也没那么计较了。

“知道你还这么晚回来?你老实说,你干嘛去了?你妹妹这次犯病是不是跟你有关?”简成章质问。

“是。”

“是?你……”简成章看她承认地这么干脆,反倒愣住。

简瑶无视他诧异的眼神,径直走向病床。

以前,简玥眼睛一不舒服,就说是她干的。即便和她无关,对方也是一口咬定。任凭她怎么解释,都无济于事。简成章从来都不信她,既然如此,这回认下又何妨。

反正这次确实是她做的。

“妈,是姐姐来了么,我……”简玥眼睛缠了纱布,看不到,凭声音判断简瑶的位置。

她瑟瑟地躲在柳华身后,那害怕的模样,就跟路边受惊的小白兔一样。看得柳华心疼不已,紧紧搂着她,对着来人厉声道:“简瑶,你想干什么?你离我女儿远一点!”

“别紧张,我只是想跟她道个歉而已。”

“道歉?不需要!”柳华才不信她会这么好心,始终将简玥护在怀中半步不离。

简伟也一脸戒备地看着她,眼底全是恶狠狠地警告。

“行,既然不需要,那我就走了。”简瑶也不强求,有些话,以后有的是机会说。

“你这就要走?”简成章喊住她,两条浓眉紧紧蹙着,“你妹妹还躺在这里呢!”

“爸,我又不是医生,留下来也没什么用。再说,柳姨防我跟防贼似的,我何必呆在这里碍她的眼!”

话是如此,可是简玥是她妹妹,她这漠不关心的态度,就是让简成章心里很不满。却也说不出什么来,只是脸阴沉沉地看她离开。

“你给我站住。”简伟却并不想就此放过她。追到病房外,扬手就想给简瑶一耳光,简瑶像是早就料到似的,往后一退,轻轻避了过去。

一掌落空,简伟更是恼羞成怒:“你敢躲?”

“不躲难道由着你欺负吗?”

“你害我妹妹住院,这一耳光是你应该受的。”

“比起你们对我做的那些,昨晚的事,连鸡毛都算不上。”

简玥半年前遭遇车祸,眼睛受创,除了更换眼角膜,别无他法,而她的眼睛便是一早就被觊觎的对像。

昨晚,简玥就想偷摸挖了她的眼睛,然后找人沾污她的清白并拍下照片,以此威胁,让她对外宣称是她心甘心情愿捐献眼角膜……

没了双眼的她,惨被悔婚,简玥顶替她做了新娘,最后还推她入海,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这一条条连环毒计,一笔笔血债,简玥都非死不能赎其罪。

感染?呵呵,不过是当时自卫下一个小小报复罢了!

“你就不怕我弄死你?”简伟阴狠狠地道。

“尽管放马过来,看谁先弄死谁!”

 

 

宫少的契约宠妻第2章:莫名被抓

简伟顿在原地,满脸错愕。

他刚听到什么,简瑶那死丫头要弄死他?

她竟敢说这样的话,她怎么有胆?

以前的简瑶可是大气都不敢在他面前喘的,现在居然可以直接跟他叫嚣了?

殊不知,以前是以前。

以前的简瑶太傻太纯,看不清他们的嘴脸,现在认清了,自然不会再蠢得任由他们揉捏。

不变大变强,重生于她,又有何意义。

简瑶离开医院漫无目的地在路上走着,思绪纷飞如絮,却又清晰明朗。简玥欠下的债要讨,简伟的柳华的,也一个逃不掉。

因为他们都是她前世悲剧的制造者。

“简瑶。”身后,好像有人在唤她。扭头一看,竟是她前世的未婚夫高祺。

看到此人,一些记忆即刻又被更新。

高家是做服装生意的,却因为金融危机陷入困境。而作为世交的简家决定拉一把,便借出大量资金。高家缓过劲来后,也只是勉强维持,根本无能力偿还债务。

久而久之,高家也不想还了。

便想出个折衷的办法,让两家联姻。

加之幼时也有过戏言,便干脆定下婚盟,让她和高祺结亲。

既然是亲家,这钱还不还的也就没那么斤斤计较了。

只是,高祺心里喜欢的是简玥,而简玥也早对外表俊朗的高祺一见倾心。所以后来她被悔婚,也不能完全说是简玥横刀夺爱,而是他们之间早有苟且。

更可恶的是,高祺在没悔婚之前,就明里暗里劝她给简玥移植眼角膜,以爱的名义道德绑架她。

就好比现在。

“简瑶,你刚才是不是进去看过你妹妹了,她眼睛本来就不好,这回感染,只怕要提前做手术……瑶儿,她的眼睛是因为我才受的伤,如果半年前,我不带她出去,她不坐我的车,那场车祸就不会存在,她也不会受这么多罪,眼睛也不会面临失明……”

高祺一脸愧疚悔恨痛苦难当的样子,简瑶漠然看着心里直想发笑。

这场戏,演得这么假,怎么前世,她就没看出来。

清了清嗓门,她建议道:“你要是心里真过意不去,就把自己的眼角膜捐给她啊!”

“我?”高祺微愣,随后道,“我不行,我是家里独子,家里二老不会同意的,但是瑶儿,你可以。你是简家的女儿,又跟玥儿是姐妹,即便跟我有婚约,但始终还没举行婚礼,我爸妈也管不到你……”

简瑶呵呵凉笑几声,抽出被高祺捉住的手,“我也不行,我要是瞎了,我后半辈子怎么过?”

“你放心,我会好好待你的。”高祺立马举手发誓。

“还是你捐吧,你捐了以后,我也会好好待你的。”

“我家是不会同意的。瑶儿,你妹妹到今天这个境地,我有责任。若不能医好她,即便我们结婚了,我也不会幸福。”

“那就不要结婚啊!”

“你,你说什么?”

简瑶对他的爱他是知道的,已经到了着了魔的地步,对他是言听计从。

这会儿居然说不结婚?他是耳朵有问题还是昨天没睡好脑子出现幻听了?

“简瑶,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再说一万遍也不会有改变。”简瑶道,“高祺,自己欠的债自己还,你一个大男人犯下的错要一个女人去顶,传出去就不怕人笑话?”

“你是我未婚妻……”

“未婚妻就活该要替你承受这些吗?这种话你怎么说得出来,还说得如此理直气壮,到底哪儿来的脸?”

高祺面沉如土,简瑶居然敢说他不要脸!

这死丫头,难道不知道他随时可以抛弃她的么?

“既然当你未婚妻代价这么大,那我不当了。回头我跟家里说一声,让长辈们把婚事给解除了。”

简瑶不想再看这张让人恶心的嘴脸,说完便转身离去。

明明是带着简玥出去偷情,结果出了车祸变成这样,她不追究他们偷情的事,还反过来想要她的眼睛。

人渣她见过,但渣到这种极别的,当真少有。

简瑶横穿马路向对面的公园走去,她现在急需一个环境优美的地方来去一去窝在心口的浊气。

然而,刚到公园门口斜次里就冲出几个人来,二话不说,就把她架进一辆黑色轿车。

“你们是谁,想干什么?”简瑶挣扎,但无济于事。

几个彪形大汉,将她扣得纹丝不动。不论她问什么,对方都是闭口不答。

逃,逃不出去。

问,又问不出什么。

简瑶干脆闭上嘴,也好省点力气静观其变。

车子开了近半个小时,在北郊一处停了下来。简瑶下车时,入目处便是如宫殿一般的城堡,大气恢弘,庄严肃穆,如盘龙卧虎般蛰伏在密林间。

“少爷,人带来了。”

简瑶被带进城堡,兜兜转转地不知走了多久,终于在一处凉亭停下。

亭中坐着一位男子,西装笔挺,一身矜贵,即便是背对着她,那种高高在上的压迫感亦如排山倒海般袭来。

简瑶眨了下眼睛,貌似她最近没得罪过这样一号人物啊!

为何把她绑来?

男子却是不说话,简瑶见他不开口,也不敢先张嘴。

气氛就这么诡异而安静着,但越是如此,简瑶就越感觉到那种压迫感无孔不钻,令她寒毛直竖。

终于,她受不了率先打破沉默道:“这位先生,你是不是抓错人了?”

“看看这个东西是不是你的?”男子终于转身,手里抛出一物。简瑶伸手一接,竟是枚梨花胸针。

“是我的,可怎么会在你手里?”这枚胸针是高祺送她的二十岁生日礼物,全国限量版,在死之前,她几乎天天戴着。

“你落在山洞里了。”

“怪不得。”简瑶拿在手里把玩了下,不知想到什么,赫然抬头,“啊,你说什么,山洞?”

也,也就是说,昨天在山洞里被她强的那个男人,就是他了?!

“看来你已经想起来了。”男子双手插兜,气势睥睨天下。简瑶顿时就觉得脑子不灵光了。

“我,那个,我不是故意的,我,对不起啊!”

“一句对不起就想了结?传出去,我宫尚的面子还要不要?”从来只有他宫尚玩弄别人,没有别人玩弄他的份。

这,是头一次!

“宫尚?”

妈的,他是宫尚,宫氏集团的那个太子爷,宫家的掌家人?

传说宫家生意遍布全球,别的地方不说,单是在京城,便是龙头老大的存在。

她还听说宫家的男人都是刻薄冷血的,尤属宫尚为最。他不近人情,不近女色,但凡是想方设法爬上他的床的,最后都被抬着出去。

简瑶心肝颤颤地,她是悲了什么催,居然把宫尚这个冷面阎王给强了!

“所以,宫先生,你想怎么处理这件事呢?”

 

 

宫少的契约宠妻第3章: 与虎共眠

简瑶忽然好想哭,但哭有毛用,只能认命认栽,祈求宫尚这次能大发善心,放她一马。

可惜,宫尚从来都不是好说话的:“得罪我的下场只有一个。”

“你说。”

“非死即残!”

简瑶心下一突,希望瞬间破灭。她咽了下口水道:“那种事,虽然你是被迫的,但其实吃亏的还是我好吗?所以你有必要这么狠?而且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我要知道是你,我就是被药给药死,也不碰你好吗?”

“你这话说得,好像是在嫌弃我?”宫尚眉毛一挑,淡淡寒气肆泄。

简瑶连忙摇头:“我只是惜命!”

“既然惜命,就不应该找上我!”找了,就得付出代价!宫尚忽然逼近,单手扣住她的脖子,声音冷冽,“说,是不是她派你来的?目的是什么?”

“什么她啊,咳咳,你先放开……”

“到底说不说?”虎口不松反越收越紧。

“你,你这样我怎么说啊,咳咳……”简瑶只感觉整个气血往脑门上冲,耳朵翁翁作响,就像快要死了似的。

这时,先前领她来的黑衣人匆匆跑来,手里还握着部手机:“少爷,电话。”

宫尚睨了眼屏幕上的字,虽不甘,却也收了手。

拿着手机进了屋子。

这通电话,前后足有三分钟之久,但宫尚从头到尾只说了三句话。挂断时,脸色沉得比刚才还要厉害。

“那个女人呢?”捏了捏眉心,他复又问起简瑶。

“按老规矩,扔进林子里了。”

“嗯。”宫尚点头,然后道,“再去查一下那女人的底细,越详尽越好。还有,陈素不是在澳门开了个赌场吗,派人把它给端了。”

算是一个警告。

“是。”

“下去吧。”

黑衣人转身,管家德叔刚好端着茶水进来,方才的对话,他都听到了。皱着两条老花眉愁道:“少爷,昨晚的事查清楚了么,真是夫人干的,是她派人给你下yao,暗杀你?”

“嗯。”

德叔听后默默叹了口气:“夫人这是想做什么,非要置你于死地才甘心?”

“她想独占宫家财产,我不会让她得逞的。”

“唉,你们可是母子。”

“又不是亲生的……”

他跟陈素,不过是名义上的关系罢了,并没有血缘。

“刚才的电话是老先生打来的?你有没有跟他提这事?”

“老爷子身体不好,我不想他操心。”听说病情还加重了,这也是他为什么接了电话后心情更加恶劣的原因。

“嗯,不提是对的。”德叔点头,以老先生的身体状况,要是知道陈素屡次暗杀宫尚,篡夺宫家财产,非得被活活气死不可。“对了,我刚才看到阿勇拎了个女孩进林子,她就是那个杀手吗?看着不像啊!”那女孩柔柔弱弱的,全身上下找不到跟杀手一点相关的东西。

“德叔,看人不能只看表面。好了,我累了,需要休息一会儿。”

德叔是看着他长大的,虽然心里敬他如父,但宫尚仍然不喜欢与人多言。

打发走德叔后,宫尚便拿起阿勇放在桌上的那枚梨花胸针,兀自陷入沉思。

简瑶,为什么他总觉得这女人有种熟悉感,好像在哪儿见过……

此时,被扔进林子里的简瑶此刻更是崩溃。

她以为,宫尚把她丢在这里,是想让她自生自灭。可没想到,才进林子不到十分钟,便看到两个宠然大物摇着金色斑尾悠闲踱步,垂首觅食。

简瑶眼珠子都要翻出来了。

谁特么来告诉她,这林子里怎么会有老虎?

宫尚养的?

靠,这男人果然是心狠手辣,小肚鸡肠。一件失身的小事非得要她拿命来填,这世道,果然没有公道可言。

“宫少,查出来了,这是简瑶所有的资料。”傍晚,阿勇终于将宫尚所交代的事情办完,“澳门那边,兄弟们已经开始行动了,陈素现在在新西兰度假,估计半个小时后就会收到赌场被端的消息。”

“嗯。”

宫尚拿过他手里的资料,一目扫完,从出生到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从家庭背景到身边的亲朋好友,事无巨细,无一遗漏。他要信息详尽,阿勇就尽可能还原简瑶的过去。

然而,没查到一点可疑之处。

她的经历,简单的像一张白纸。

难道她真的不是陈素派来暗算他的?

“还有事吗?”余光往前一扫,发现阿勇还在,宫尚被迫中断思绪。前者道,“唐三少回来了,约您明天见面。”

“知道了。”

阿勇垂首,恭敬退下。

宫尚拿起桌上的对讲机不知在思考什么,久久才道:“去林子里看看那女人死了没有?”

“是。”片刻后,对讲机那端又传来消息,“少爷,她没死……”

“没死?那她在干什么?”

“她,她在睡觉!”

睡觉?

有大猛小猛在,那女人居然睡得着?

怎么可能!

宫尚放下对讲机走出书房,准备亲自堪查。他想过无数简瑶在林子里的画面,各种血腥残暴悲惨,或是不忍目视的,就是没有幻想过此情此景。

大猛小猛趴地而卧,头尾相接,仿佛一张天然形成的床,简瑶躺在中间,酣然入睡。

那神态,安详从容,仿如梦中。

随行而来的阿勇也傻眼了。这大猛小猛是少爷专门从非洲买来看家护院的种虎,生猛地很,见人就咬。简瑶一个生面孔,居然可以与之相偎而卧,由着她躺在身上,抱着它们的虎脑袋取暖。

这是什么奇幻景象?

“去,把人给我叫醒。”

“是。”

阿勇叫醒人的方式,是直接将简瑶拽起,动作简单又粗暴。

简瑶有起床气,尤其是在睡眠严重不足的情况下,气更重。但一扫到宫尚这张好似从冰窖泡了八百年的面瘫脸,立刻就蔫了。

“你对大猛小猛做了什么?”宫尚生性敏锐,洞察力惊人,一眼便察觉出大猛小猛的异样。

简瑶愣了下才反应过来他所说的大猛小猛是指那两只老虎,结巴道:“我,我只是给它们下了点迷药!”

宫尚眼睛一眯:“我倒是忘了,你是学医的。”

“你调查我?”

“我对一个自动献身的人难道不应该摸清底细?”

简瑶无语。

她不是自动献身,她是被迫自动献身好吗?

“你知道大猛和小猛的身价吗?居然敢擅自对它们下yao?”

“我不下yao,难道等着被它们吃吗?”简瑶也是忍宫尚很久了。他是冷面阎王不假,她发自内害怕也是真,可是在死面前,强烈的求生欲已经容不了她思考太多。所谓恶从胆边生,说的大概就是她此刻的心理状态,“难道在你这里,人命还抵不上畜生的命?”

 

宫少的契约宠妻第4章:逼迫

“当然。”宫尚答得毫不犹豫!

简瑶气结,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压下胸口乱窜的火苗。

她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忍住。

宫尚不是寻常人,自然特么不讲寻常话。

“行,你觉得我命不值钱就不值钱吧,现在你罚也罚了,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宫尚不语,身后的阿勇却是读懂了他的意思,上前道:“简小姐,请。”

简瑶狐疑,不知道他这个“请”到底是什么意思。

阿勇道:“简小姐,我带你离开。”

“你们真的肯放我走了?”简瑶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宫尚居然就这样放过她了。

其实哪里是放过,不过是放长线钓大鱼。

如果她真是陈素的人,宫尚打算以她为饵,引出陈素,直接来个面对面的对决,省得这样你躲我藏地打游击战,耗时又费力。

折腾了一天,简瑶身心俱乏。本想回去好好睡一觉,刚一进玄关处柳华就扑过来,揪住她的领子歇斯底里地斥骂:“你还有脸回来,你把我玥儿伤成这样,你还她眼睛,还她眼睛……”

简瑶拧眉,一边挣脱一边道:“是不是疯了,先放开!”

柳华哪里肯放,张牙舞爪地在她脸上乱抓乱打。她现在恨及了简瑶,直想当场撕了她好为简玥出气。

简成章看她这样实在不像样子,皱着眉头过来将她拉开,然后又把简瑶叫到沙上坐着:“刚才医院给出最终诊断结果了,你妹妹的眼睛必须尽快动手术,不能再拖了。”本来还可以往后延一阵子,现在一感染,真是不能再耽搁了。

简瑶抿着唇,这么正儿八经叫她过来,要说的绝对不止这些,一定还有下文。

果不其然,简成章看了她一眼道:“可是眼角膜还没有着落,也怪当初那场车祸后检查得不够仔细,要是早点发现眼睛有问题,也不至于到现在这么被动。”

“所以你的意思是什么?”

简成章别过视线,似有些难以启齿。

柳华看他这样,便自动接过话:“你爸爸的意思是,希望你能把你的眼角膜捐出来给玥儿。”

简瑶脑子轰的好像有什么炸开,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爸,你当真是这么想的?”

简成章支支吾吾道:“你要是不愿意,那就算了。”

这不是算不算的问题,是他怎么可能也有这种想法。

太可怕了,他就不怕寒了她的心么?

“什么算了,她必须捐,她不捐,玥儿怎么办?”柳华见简成章对这个女儿还有一丝不忍,心里恨透了。生怕他临时改主意,坏了大事,再度抢过话头道:“其实这个方案也不是我们想出来的,是高祺那孩子提的。他今天来看过玥儿了,向我忏悔好久,说对不起玥儿,不该擅自带她出去找你玩,说他和你都有责任。要不是家里二老不同意,他就捐眼角膜给玥儿了。”

“高祺还说了,不管是你还是他都欠玥儿的,倘若你愿意把眼角膜捐给玥儿,他也不会有意见,更不会悔婚,会像以前,不,比以前待你更好。”柳华的话还没完,“我跟你爸商量了下,就目前的形势,好像也只能这样。玥儿还小,还没有对象,你是即将要结婚的人,高祺又对你好,高家近年生意虽然大不如从前,但不会让你过苦日子,至少衣食无愁。玥儿就不一样了,她要是失明,将来还有谁要,她会弧独一辈子的……”

“你可以捐给她啊,她不是你女儿吗?”简瑶冷声打断,“你要是嫌自己年纪大,眼角膜不好,还有简伟,他是简玥的亲大哥,他完全可以捐!”

“你胡说什么呢,你大哥是男孩子,将来简家还要靠他撑,怎么能叫他捐眼角膜?”柳华高声道。

“既然他不能捐,那爸,你捐吧!”简摇转首看着即熟悉又陌生的荒唐父亲,一脸痛心。后者赫然抬头:“你在说什么,你叫我捐?”

“不可以吗?你是简玥的父亲,你捐也是应该的。”

“你怎么能叫你爸娟呢,他都这年纪了,就算捐了,又能用几年?”柳华尖声打断。

“没关系,只要能撑到简玥嫁人就好了。”

“你,你心思是不是太恶毒了些,你爸今年都快六十了,本来就身体不好,还叫他手上术台捐眼角膜,你怎么想的?当真心跟你妈一样自私冷血……”

“说话就说话,别动不动就喷粪!”

“你……”

柳华还想说什么,简成章站起来就扇了一巴掌过去:“简瑶,注意你的态度,她是你长辈!”

“长辈怎么了,长辈就可以乱说话?”简瑶捂着脸,怒瞪着简成章。

她最恨的就是有人侮辱她母亲,因为那是她世上唯一在乎的人。

“她也没说错什么,你心思确实恶毒!”简成章也是气得不浅,“天底下有哪个子女像你这样逼着父亲上手术台的?”

本来他还于心不忍,本为他还心有愧疚,到底养育多年。但现在,没有了。

“天底下也没有哪个父亲逼着子女上手术台的。”简瑶也是忍无可忍,多年的怨气,一夕爆发,冷冷道,“简玥是你女儿,你心疼,我就不是?这些年,柳华母子三个欺我算计我,你视而不见,我要是哪句话说得不中听,你就暴跳如雷。哪怕是个陌生人,遇到事情也会出来先评个理字,你呢?有吗?有一回站我这边的吗?你连个陌生人都不如!”

“你这是在质问我吗?敢这样跟我说话,我没你这样的女儿!”简成章抬手又甩一巴掌过去。

这回简瑶有所准备,往后退一步,没打成:“我也没有你这样的父亲!”

竟然逼着她去给简玥捐眼角膜!

她以为简成章再不待见她,总该还是有底限的。

谁知道根本没有。

他心里眼里,只有柳华母子三个。

本想凭着自己多活一世的本事,赢得简成章的欢心,把柳华母子三人斗倒,让他们也尝尝失宠受冷落的滋味,然后再报前世之仇。

现在,她改变主意了。

简成章今天的所做所为彻底寒了她的心。

这样的父亲,就算是装装样子演戏,假意亲近,她都做不到。

“造反了,她要造反了,这个不孝的东西,有本事你今天出了这个门,就不要再回来。”简成章看着甩门而去的简瑶,气得牙关都在颤抖。

柳华也是满脸不甘:“成章,她这一走玥儿的眼睛可怎么办啊?”

 

第4章结束

 

宫少的契约宠妻第5章:再见宫尚

三月的夜,冬寒未尽,三分暖,七分峭。

春风微拂,更觉清寒。

然而简瑶浑然不觉。

今天这一吵,算是跟家里彻底决裂,划清界线。

她回不去了,也不想回。

可是除了简家,她发现她竟无处可去。

因为柳华和简玥,她身边的亲朋好友都刻意疏离。她成了这个城市最孤寂的人。

但她早已不是前世那个遇事只会自怨自艾的简瑶了。

拢了下领子,跑到最近的银行,将卡里的钱全部取出。

依她对简成章的了解,今天这样忤逆,简成章一定会冻结她的卡。

而她,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毕业半年,玩得较好的同学也分散两地各奔前程,她没有依靠,身边不能再没有钱。

银行旁边便是个酒店,简瑶开了房,打算好好休息,明天再从长计议。

说来也怪。

以前和简成章吵架,心里难受得喘不过气,会觉得委屈不甘生气,睡不着觉。

现在,只有解脱感,一觉到天亮。

草草梳洗了下,在楼下花店买了束康乃馨,然后直奔元山公墓。

今天是母亲的忌日,她得去祭拜。

只是没想到在那里碰到了高祺。

“怎么是你?”

“今天是伯母的忌日,我来探望一下她!”高祺说得一脸真诚。

简瑶却是满脸不屑:“别搞笑了好吗?我妈走了十几年,你几时来看过她?”

高祺脸微窘:“简瑶,你什么时候说话这么尖酸刻薄了?”

“我一直这样,只是你没发现而已。”

“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怪我让你给玥儿捐眼角膜?”高祺道,“简瑶,我知道我那么说是不应该,可是,这是唯一的办法啊,玥儿拖不起了……”

“拖不起你就捐,不想捐你就娶,以身赎罪,不也是一好主意?”

“你……你怎么就说不通呢,二老怎么会同意我娶一个瞎子呢?”

“那我要是捐了,我就瞎了,你爸妈就同意娶?”

“我……你跟玥儿情况不一样,我们之间有婚约,我爸妈是重承诺的人,不会因为你眼睛看不见就嫌弃你。”

“这样啊,那你把你爸妈叫来,当我妈的面拿你祖宗三代发誓,说她不嫌弃,我立马捐,行吗?”

“简瑶,你这话是不是有点过了?”

“办不到是吗?办不到就滚,别站在这里碍眼!”

叫他们高家人来发个誓就过分,逼她捐眼角膜就不叫过分,呵呵,她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像高祺这样的货色能入柳华和简玥的眼,原来他们骨子里都是一样的自私冷血。

“简瑶,你别后悔!”连着被拒绝两次,碰了满脸灰,高祺气得当场甩袖离去。

“妈,讨人厌的苍蝇终于被我赶走了,我们母女两个可以安静地说会儿话了。”简瑶吐了口浊气,靠坐在母亲碑前,一改方才的箭弩拔张神色温柔道。

往年她来祭拜会跟母亲说很久的话,今年重生,藏着秘密就更多,但想说的却更少。

因为她不想让母亲担心。

高祺下了公墓,等在车里的简伟见他一脸铁青,便知谈得不顺利:“难得看到你在那丫头面前吃闭门羹!”

“你这是在幸灾乐祸么,可别忘了,我是为的谁才跑这一趟!”高祺瞪了他一眼,然后上了前面的驾驶位。

“你也别忘了,你现在做这一切都是在赎罪。”简伟亦冷下脸,要不是因为高祺,他妹妹能瞎?

“你有空说这些,不如想点实际的。”

“办法总会有的。”简伟摸着下巴,黑色的眸子幽光闪烁!

午后有稀薄的阳光,温度正好。

简瑶估摸着这个时候家里上班的该在上班,不上班的也留在医院照顾简玥,便想回去一趟收拾几件衣服。

可是人刚到门口就被几个黑衣人给架住。

为首的正是宫尚的手下阿勇:“简小姐,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

“你们又想干什么?”

“少爷有请。”

“他请我干嘛?”

简瑶再问,就没声音了。

不过比起上次,这回有进步,好歹给过她回应。

到了宫家堡,虽然已见识过它的庄严恢弘,此刻再睹其颜,仍被它磅礴气势深深震憾。

普天之下,这大概是她见过最壕的宅子了。

“简小姐,少爷在林子里已恭候多时,你赶快过去吧!”阿勇将人带到后花园便自动消失。

留下简瑶对着这浓浓密林暗暗磨牙。

那个死宫尚,不会又想把她引进林子里,再招些稀奇古怪的家宠来考验她的生存力吧?

“你迟到了。”宫尚看到删删来迟的简瑶,一张俊脸尽是不耐。

后者撇了下嘴,人是他抓来的,又不是按约赴会,早早晚晚的,哪有什么时间限定,凭什么说她迟到。

不过,这种辩解一向独裁的宫尚肯定不接受,简瑶也懒得说。只道:“宫少,我们之间的账不是算清楚了吗?这次又是闹哪出?”

宫尚扯唇,嘴角浮起一抹凉薄的笑意:“算清楚了?谁说的?”

“昨天的事,你难道忘了吗?”

“没忘,我就是因为昨天的事才请你来的。”梭角分明的下巴朝前面抬了抬,宫尚道,“大猛和小猛从昨天到现在就没吃过东西,我怀疑你给它们下的迷药有问题。”

“这不可能,我下的是纯迷药,不含其他成份。”简瑶矢口否认。宫尚倒也不恼,“我劝你仔细给它们诊断一下再说话。”

“怎么诊断,我又不是兽医!”

“所以……”

“所以你应该找兽医来啊,找我不顶用!”简瑶摇头如波浪鼓,表示自己不行。但在宫尚不怒而威暗藏风雪外加冰雹的注视下不到三秒就果断改了口,“要不,我试试?”

“给你一天的时间。”

“要是治不好呢?”

“治不好,你就别离开这里。要是逃跑,我随时绑架。只不过后果不是你能承担得起的。”

简瑶被他的霸道震得简直没话说。

别人做绑匪都是偷摸的,宫尚倒好,光明正大不说,还冠冕堂皇理直气壮地要随时绑架。

见过嚣张的,没见过这么嚣张的。

简瑶气道:“你这是非法拘禁,就不怕我报警?”

“你觉得他们会管我宫家的事?”

简瑶想想也是,以宫家身后的财势,谁会不长眼把手伸到这里来。

在恶势力的扫射下,简瑶很快弃械投降:“行,我给它们治,治不好我不走。”

反正她现在也没地住,就当宫尚免费提供食宿了。

话正说着,林子外突然走进一人来。五官俊朗,眉清目秀,一身休闲尽显贵气。见着她嘴角一咧喊道:“二嫂……”

 

宫少的契约宠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宫少的契约宠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宫少的契约宠妻小说全文

宫少的契约宠妻小说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