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叼炸天之王爷快住手小说(已完结)嫡女叼炸天之王爷快住手最新章节

  • 时间:
  • 作者:云千陌
  • 来源:QR
  • 嫡女叼炸天之王爷快住手冷凝月紫云湛空

嫡女叼炸天之王爷快住手小说(已完结)嫡女叼炸天之王爷快住手最新章节

嫡女叼炸天之王爷快住手小说在线阅读

嫡女叼炸天之王爷快住手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嫡女叼炸天之王爷快住手第一章 错落了时空

风行帝国。

浓密的乌云之下,森冷的秋风卷起,落叶纷飞,浓雾皑皑!

拥挤的街道中央,冰冷的审判台上,一个衣不蔽体的女子地躺在上面。

“真不要脸,居然敢**!”

“就是,你说这种人怎么会和三皇子有婚约?”

“简直丑的要死,是个人都看不上这样的女人!”

“她就是该死!”

“对,没错!”

……

审判台上的女子脸色惨白,眼睛闭着。

可怕的疤痕,像是一片枯树皮一般,熨帖在原本白皙的肌肤上,显得格外的丑陋。

冷凝月身上的几个剑孔,不断的朝外冒血。

金属的镣铐熨帖在她垂死的身体上,就像是贪婪的小蛇准备吞噬这样一具死尸。

冷凝月的面容是如此的哀伤,她绝望而孤独的蜷缩在审判台之上。

“诸位看看,这就是我冷家的丑女冷凝月,如今在外偷人,今日公开审判,简直就该浸猪笼!”冷清然的面容之上满是狠厉和得意。

冷清然走近冷凝月,只要再给她刺伤一剑,她就必死无疑了!

冷清然的长剑举起,冷光乍现,寒意四起!

忽然,躺在审判台上的冷凝月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她是金牌特工冷凝月,是A国的最强底牌,在A国声名显赫,敌国则是闻风丧胆!

她怎么会在这里?

一道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像是一道闪电一般击中了冷凝月,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清晰起来!

冷家的七小姐,嫡女风华,但是父母死亡之后,就变得无法修炼,因此被冷家的姐妹欺凌,陷害到这种地步。

冷凝月微微蹙眉,她穿越了,而且在一个被冷清然陷害的可怜的女子的身上!

“啪啪!”

冷凝月猛然起身,手臂用力一甩,已经生锈的锁链瞬间断掉。

手臂一拧,锁链缠住了冷清然的长剑。

手臂一甩,锁链瞬间将冷清然的长剑甩了出去!

“啪!”

长剑重重的飞出去,狠狠的扎入一旁的木樽之上,穿透!

冷清然猝不及刚,

冷凝月缓缓的站起身自,环顾四周,目光变得清明了起来。

面对千夫所指,她傲然的站起了身子。

倔强的眼神,千夫所指,一笑而过。

淡然的笑意,衣不蔽体,却宛若拥有霞帔在身!

冷凝月冷然看着众人,现在起,不管是她的命运,还是这个女子的命运,如今,她要全部抓在手上!

冷笑,宛若寒风。

目光,乍冷初临!

强大的气场笼罩在冷凝月的周围,这种睥睨万众的气场让冷清然一愣。

“冷家的罪人,你还敢站起来!”冷清然气结:“来人啊,给我打,贱人冷凝月,本来就是冷家罪人,打死她还有赏银呢!”

冷清然的一声令下,两个家丁上前压住了冷凝月,硬是要冷凝月跪在冷清然的面前。

大家都是欺负冷凝月惯了,所以两个家丁上前就用两个大棒子压住了冷凝月,用力的砸向她。

手臂粗的棍棒,无情无眼的朝着冷凝月砸了过来。

其余的家丁也是一拥而上,手持刀枪棍棒,像是要将冷凝月置于死地!

冷凝月面色一冷,徒手抓住了两个棒子,一手一个,猛然一个旋转,寸劲爆发!

“哎呦!”

冷凝月不过一个用力而已,两个家丁已经瞬间被冷凝月给甩了出去!

两个手臂粗的棍棒则是被冷凝月顺势夺在手里,猛然一个甩臂,朝着其余的家丁砸了过去。

“哎呦,啊啊啊!”

两排家丁,全部被砸中,散落在冷凝月的脚边,四脚朝天!

很快,这些家丁又一次卷土重来,长剑刺向冷凝月。

冷凝月脚尖用力,猛然蓄力,然后一跃而起,凌空而立!

她抬手抓住自己发髻之中的木簪,目光冷若冰霜!

一个转身,木簪像是匕首甩了出去。

“杀,砍死这个罪女!”

“杀死她,冲啊!”

“给我杀了她,杀了她!”

冷凝月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脚下的步伐宛若鬼魅,身形宛若魅影,难以捕捉。

她快速的穿梭在这些恶狠狠的家丁之中,手中的木簪顺势划过一道绝杀的弧线!

像是闪电一样,突如其来,又迅速落下!

冷凝月的身形有些晃动,单膝跪在地上,这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不能发挥自己的三成的力量!

下一秒,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家丁,每个人的脖子上,都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

鲜血,瞬间彭勇而出,在冷凝月的背后,形成一片惨淡的血雾!

腥臭,弥漫空气!

死亡,腐朽与鲜血……

众人都是吓了一跳,就连审判台上的人都吓得全部四散逃去!

冷凝月缓缓的站起来,一步一步的走到冷清然的面前,冷清然吓了一跳,连连后退。

她的目光冰冷的可怕,脚步,宛若地狱的修罗前来索命!

冷凝月一个抬手,冷清然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冷凝月猛然拽起冷清然的斗篷披在身上。

冷凝月冷冷一笑,整个人的气势陡然一变,冷清然感觉自己就好像被一座大山死死地压住了一样,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冷清然一屁股坐在地上,甚至有一种死里逃生的压迫感。

冷凝月没有杀冷清然,却给了冷清然一种比死还要可怕的压迫感和危机感。

“抹脏冷家,谋杀嫡女,该当何罪!”冷凝月冷声质问。

冷清然咬牙说道:“冷凝月,你这个废物,分明是你自己行为不耻,如今还有脸说我,抹脏冷家的人是你!”

冷凝月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只是笑意森冷无比,直教人背后发寒!

顿了顿,冷凝月的目光变得更加危险,她抬手捏住了冷清然的衣领,目光直逼冷清然说道:“污蔑我,还要审判我?姐姐,你觉得你有这样的权利吗?”

说完,冷凝月猛然推开冷清然,冷清然整个人摔倒在地。

冷清然被冷凝月的话噎住,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随即趾高气昂地指责道:“你说什么?你出来找我?开什么玩笑。我昨天一夜根本就没有出来,管家可以作证。”

闻言冷凝月看向了管家,而管家听到提到了自己,也立刻站了出来,肯定了冷清然的话。

冷凝月随即意味深长的一笑,“原来你一夜都在管家那里没出来,怪不得我在外面找不到你!”

冷清然还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对的地方,自然是点了点头,可是众人的表情却完全变了,所有人的焦点都聚集到了她的身上。

“还有脸说人家冷凝月呢,原来她一夜没出来,原来是和自家的管家搞在一起了!”

“一夜?看不出来这管家竟然这么能干!”一道似嘲似讽的声音响起,冷清然的脸色顿时难看的不行。

“搞了半天,原来弄错了!”

“说起来冷凝月面容之上有疤痕,又是废物之身,已经够可怜了!”

“这冷清然自己苟且,还污蔑可怜的人……真不要脸!”

冷凝月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姐姐,虽然我是你妹妹,咱们关系好,但是你以后要是在做了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还是不要再那我来顶罪了,妹妹可是有婚约的人,受不起啊!”

所谓四两拨千斤,三两句话,扭转乾坤!

刚才还对冷凝月指指点点的人,如今都觉得自己误会了冷凝月,现在全部都鄙夷的看着冷清然。

冷清然咬牙:“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但是,任凭冷清然怎么解释,她和管家之间的奸情,似乎在她点头的时候,便已经坐实了!

冷凝月一步一步的从审判台上走下来,众人自动给冷凝月让开了一条路。

 

嫡女叼炸天之王爷快住手第二章 扭转乾坤

她的每一步都有些踉跄,但是却如此的坚定,将冷清然丢在身后。

冷清然直接就被冷凝月定了罪,气的整张脸都扭曲了,冲着冷凝月的面前。

她挡在冷凝月的面前大喊道:“你这个贱人,你怎么敢坐我的轿子?”

“啪!”

冷凝月又是重重的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冷清然的脸上,冷清然整个人都飞了出去,倒在地上。

冷凝月上前一步,踩在冷清然的胸口,目光森冷的说道::“若是再让我听到半个辱骂的字眼,我会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冷凝月坐上轿子,掀开帘子,居高临下的看着冷清然说道:“何况,哪里有庶女坐轿,嫡女跟着的道理!”

说完冷凝月也不看冷清然那气的通红的脸,放下轿帘,让人抬轿。

轿子刚起来,冷凝月的声音又从里面传出来,“姐姐,家丑不可外扬,你还是随我回府吧!不要在外面丢人!跟着吧!”说完轿子便走了。

而冷清然没有办法,即使气的不行,也只能在后面跟着,一路上众人都对她指指点点,谩骂声不绝于耳。

冷凝月回到了府中再看向轿子后面,冷清然人已经没了,想必刚进了府中就躲回了自己的住处吧!

冷凝月自己还有一堆事情自然没有时间管她,让人领着回了自己的院子。

“小姐,你终于回来了!可担心死我了!”冷凝月刚刚坐下,一个老嬷嬷就走了进来。

看到这个老嬷嬷冷凝月脑海中自然闪过她的信息,这个人是从小照顾冷凝月长大的李嬷嬷,也是府中除了爷爷第二个对她好的人了,这个人。

“李嬷嬷。”冷凝月说道:“我没事……”

“可怜的小姐,还说没事呢,我看那六小姐硬是把你拖出去没拦住啊,都是我对不起你啊!”李嬷嬷说着,已经流下了眼泪。

冷凝月握住李嬷嬷的手说道:“你放心,她在我这里,没有讨到一点好处。”

“唉,可怜的小姐……你一定累了,我先给你打点热水洗个澡,你好好休息休息!”

“好,谢谢你。”

李嬷嬷准备好了热水,便退了出去,冷凝月浑身疲惫,脱**上那些破布,走入浴桶之中。

热水在身上缓缓的划动,冷凝月闭着眼睛休息了一会儿。

过了约么一炷香的时间,她终于缓解了身上的疲惫感,感觉身体轻盈了不少。

冷凝月的手轻轻的掬起一捧清水,洗了洗脸,忽然,冷凝月觉得额头一疼,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

这是……

人皮疤痕!

冷凝月微微蹙眉,摸了摸自己的脸,光滑的宛若鸡蛋!

这个疤痕是假的,可是冷凝月为什么要用一个假的疤痕贴在脸上?

女子爱惜面容,宛若林鸟爱惜羽毛,谁不希望自己拥有盛世美颜,这冷凝月却偏偏贴上一个假的疤痕,扮作丑女?

“小姐,小心点,我来帮你收起来!”李嬷嬷走进来,将冷凝月的人皮疤痕暂时放在梳妆台上,然后给冷凝月的浴桶之中撒上花瓣。

李嬷嬷说道:“小姐,多亏了这个疤痕,若不是有这个疤痕在,小姐只怕又要被她们记恨,要毁了小姐的容貌。”

冷凝月点点头,原来,这疤痕是为了保护自己!

只不过,冷凝月的眉眼低垂了下来,毕竟这是一个靠实力说话的大陆,就算是这个疤痕可以暂时保全自己,也不可能让自己完全的安全。

今天的意外,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想要在冷家活下去,想要拥有自己的一方净土,就必须以实力说话,她必须尽快修炼才是!

冷凝月按着脑海中的知识开始试着捕捉周围空气中的灵力,因为府中的老爷子很是疼爱原主,所以原主所在的这个院子里灵气还是比较充裕的,冷凝月慢慢地也感受到了。

可是当她运行自己体内的灵力的时候却没有捕捉到一丝的灵力!

而刚试了一会儿就觉得丹田一疼,冷凝月明白了,她的这个身体估计是没有办法修炼灵力的,而她恐怕也是因为这么原因才被受欺负的!

灵力现在修炼不了,冷凝月只得先放弃了。

冷凝月简单的梳洗一番之后,觉得轻松多了。

李嬷嬷见她洗完了,就去准备饭去了,七小姐在府中倍受欺辱,连自己院中的丫鬟都不好好伺候,所以从小冷凝月的衣食住行都是她在管理。

房间中就只有她一个人了,冷凝月揽镜自盼。

没了那个可怖的伤疤,整张脸看上去都不一样了。

少女的美颜,宛若剥去顽石的璞玉,皮肤白皙光滑吹弹可破。

柳叶一般的双眉,顾盼之间,满是风情流转。

深邃的双眸,宛若撷取的星辰,星眸乍现!

冷凝月微微蹙眉,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自己的双眸,她的瞳眸却不是常见的黑色和棕色,而是紫色的。

其实这个颜色和黑色很近,若不是她的镜子正好在窗前,阳光照进来才让冷凝月发现这个异常。

紫色的眼眸在阳光在显得流光溢彩,就像漂亮的紫水晶,若是她定定地看向某处,定会给人一种星辰迎面而来的感觉。

玫瑰花瓣一般的双唇,薄如蝉翼般却圆润饱满。

宛若采撷最舒适的一抹红色,浸染其中。

但是,每每冷凝月准备调动自己的灵气的时候,便会胸口闷疼,双唇的颜色,也会变得有些暗淡。

只怕,她不能修炼的原因不是简单的先天不足,是人为!

不过,到底是谁对她暗下毒手,有为什么要毁了她的修为,并且让她一世难以翻身!

如此狠厉,不**何的生机!

如此无情,对一个无辜的女童下手!

到底是谁……

狐疑间,冷凝月心不在焉的微微勾起长发,拿起簪子,头发随手一盘,簪子正要插进去的时忽然窗外树枝微动,随即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若是一般人定然以为是自己花了眼,可是冷凝月是什么人?她可是金牌特工,A国最强的底牌啊!有一点风吹草动都逃不过她的眼睛的!

“偷偷摸摸的算什么君子行径!”说话的同时冷凝月手中的簪子便已经飞了出去。

“嗖嗖……”

锐器划破空气的声音带着几分冷意,簪子如同箭矢一般,只闻破风之声。

“出手必杀,也不是君子所为吧?”人未到声先到,几分慵懒,几分戏谑。

冷凝月只觉得薄纱拂面,随着一阵清香飘来,一个一袭白衫的男子出现在冷凝月的面前。

剑眉星目,宛若神嗣。

如同黑曜石一般的眼眸深邃得好似旋涡一样,只是一眼而已,便足以使人陷入这黑色的眼眸中。

眼角微微上扬,慵懒之中带着不羁的放荡。

笔挺的鼻子竟然给人一种连绵远山之境,嘴角总是自然地上扬着,宛若世间一切,与他,不过是一场浮华。

衣袂生风,让人失神的飘然若谪仙一般的气质,整张脸在这种气质下都显得仙气异常。

只是,夜半入府,而且藏在暗处,冷凝月难免生出几分敌意。

冷凝月的手中暗中抓起匕首,冷然看着紫云湛空:“你是谁!”

“我是谁比较重要,还是我为什么在这里比较重要?”顿了顿,紫云湛空挑眉看着冷凝月说道:“还是,这些都不重要,而我看到什么比较重要?”

目光,沉静如水。

笑意,却掀起惊涛骇浪!

说完,紫云湛空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淡然的坐在冷凝月的椅子上。

他的动作行云流水,仿若这里是他的归属地一般。

但是他的话,对于冷凝月来说,却充满了威胁。

 

嫡女叼炸天之王爷快住手第三章 谪仙一般的男子

冷凝月不过刚刚拿下那疤痕,便被紫云湛空看到了,冷凝月不知道紫云湛空的身份,如今实在是不知如何应对。

紫云湛空悠然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衣袂款款,茶香四溢。

世上第一公子,只是倒茶,也宛若画中一般。

“世人传言的风行帝国第一丑女,居然是绝色美人,实在是有趣!”

冷凝月戒备的看着紫云湛空:“若是你敢说出去,我便杀了你!”

冷凝月闻言眼神微冷,手中的匕首已经攥紧,随时准备杀人灭口。

紫云湛空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悠然的喝了一口茶说道:“我劝你将匕首收起,你不是我的对手。”

冷凝月眼神更冷了,嘴角轻笑,声音冷然无比:“上一个说这话的人,坟头草已经长了一寸了,你想试试?”

闻言紫云湛空眼中的笑意更深了,似乎玩味着冷凝月的话。

顿了顿,紫云湛空挑眉一笑:“你果然是和传闻中的不一样,真是有趣!”

危险,是敌是友,难以分明。

但是,冷凝月现在的处境,宁可错杀,也绝不能把自己容貌的消息走漏出去!

凤眸一冷,杀意四起!

薄唇轻勾,寒光乍现!

冷凝月瞬时一个冰冷的匕首眼就甩了过去,匕首划破冷空,寒芒乍现!

下一秒冷凝月一个转身,纵身向紫云湛空攻过去,紫云湛空侧身微避,抬手挡住了冷凝月的手臂,顺势接住了匕首。

“女子闺房绣花,拔刀动剑的,可不好!”戏谑的声音再次响起。

居然被挡住了!

冷凝月的眸光一闪,嘴角微勾,瞬间身形一变,改变了方向。

冷凝月的身手出类拔萃,虽然这身体没有经受过训练,无论是速度还是灵活性上都有些影响,但是冷凝月还是让男人动作一滞,恍惚了一下。

不过很快,紫云湛空一把抓住冷凝月的手腕,手中微微用力。

“嗯……”

冷凝月顿时吃痛,脸色有些难看,可是手中的匕首却是一点也没放松的意思!

手臂被牵制住,冷凝月抬腿一踢,朝着紫云湛空的面门踩去。

“啪!”

紫云湛空一个抬手,一把抓住了她的脚裸。

冷凝月单脚站在地上,回头看着紫云湛空,紫云湛空嘴角的笑意不减:“你不是我的对手!”

“可恶!”

冷凝月一个转身,猛然拽动自己的脚踝,下一秒,再次朝着紫云湛空踢过去。

“啪啪啪啪!”

冷凝月的双**叠着发起进攻,每一下都精准而有力。

紫云湛空的身形微侧,躲开冷凝月的一次次的进攻,最后,手中的长萧轻轻一挥,叩击在冷凝月的膝盖处。

“啊!”

冷凝月顿时身形不稳,眼看着就要落到地上了,紫云湛空手疾眼快,一手揽住她的腰,将人带入了自己的怀中。

“卑鄙下流,你放开我!”冷凝月挣扎道。

“卑鄙下流?”紫云湛空挑眉:“这罪名可不属实!”

“你……”

紫云湛空的手指轻轻划过冷凝月的面容,他修长的手指微凉,感染着冷凝月的面容。

冷凝月咬牙:“你这个混蛋,卑鄙无耻下流,你放开我!”

冷凝月何时受过这种气,若是在以前,她早就将这个可恶的混蛋制服了!

只可惜,到底这身子骨弱,难以发挥自己的实力!

紫云湛空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你若是再在我的头上扣下罪名,我可就将罪名坐实了?”

“你敢!”冷凝月蹙眉看着紫云湛空。

紫云湛空不说话,而是靠近冷凝月,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只有一指而已,只要紫云湛空一个低头,便轻易吻上冷凝月的薄唇。

吻,一触即发……

危险而暧昧的气息氤氲满室!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却传来一个声音,“冷凝月,长老要见你。”

听到这嚣张的声音,冷凝月眉头皱了一下,应了一声。

与此同时,紫云湛空松开了冷凝月。

冷凝月趁机想要再动手,但是却只抓住了一阵冷风。

再回头看的时候,紫云湛空已经不见了踪影。

半开的窗户,冷风习习。

微凉的冷风中,紫云湛空的声音有些渺远,但是却笑意不减:“传言有一点倒是没错的,你的确实是胸,的确一马平川……!”

冷凝月:“……”

别让我抓到你!

冷凝月的簪子被那个混蛋拿走了,冷凝月低咒了一声,随手拿起一个绢花,将头发弄好,正想要出去。

可是看到脸上的半边面具,有些不放心,又将伤疤贴了上去,这才离开。

终于见到冷凝月出来了,等在外面的那个侍女,顿时气的不行,破口大骂道:“你还真把自己当小姐了?这么磨磨蹭蹭的,找死啊!”

侍女说着一个巴掌就扇过去,冷凝月嘴角微勾,一把抓住她的手,反手就一巴掌就打在了她的脸上。

侍女捂着脸吃惊,“你竟然敢……”

侍女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冷凝月肃杀的眼神吓得浑身一颤,只觉得一股杀意紧紧地包围着自己,侍女被冷凝月的眼神弄得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冷凝月见她不再说话了,冷冷笑了声,才让她带路去了正院堂屋。

这个侍女是冷清然的侍女,在冷凝月脑海的记忆中,这个侍女可没少欺负原主。

果然刚进了堂屋,那侍女就飞快地回到了冷清然的身边,而冷清然则是看向她,脸上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容。

冷凝月没有理这只疯狗,挺胸抬头争抢盎然地走进了堂屋。

堂屋中坐在最上首的位置上的人正是她的大伯,自从父亲去世之后,大伯就暂代代理当家之职,而其他的位置上也各自坐着府中的各个主子们,一个个脸上带严肃的神情,可是冷凝月却能从他们的眼中看出和冷清然别无二致的嘲讽来!

能有这么大的阵仗,冷凝月只想起了今天早上这一件事儿。

果不其然,冷融一开口就是这件事。

“罪女逆子!还不给我跪下!”

冷峻的口气,肃杀的气氛。

冷凝月站的笔直,冷然看着众人。

“凝月做了错事还不跪下吗?真是不知悔改,我冷府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

冷凝月嗤嗤地笑了两声,冷嘲着问道:“我做错了何事?为何要跪?”

冷融顿时大怒,拍案而起,大吼道:“大胆!我是当家的,我叫你跪,你竟敢反驳!”

闻言,冷凝月又是一阵冷笑,嘴角勾起的孤独刚刚好,正好可以让所有人都看清她嘲讽的面容。

“大伯!你还不是当家人,莫非你忘了吗?我爹才是当家人!而你只是一个代理的!我乃冷府的嫡女,若是要跪,我也只跪爷爷,你若是想看我跪,大可以将爷爷请来!”

冷凝月正气凌然地说道,可是冷融听了却是愤怒不已,面容都扭曲了,放在桌子上的手,只压的那桌子颤颤发抖。

这件事就是他冷融的心结,代理当家,代理当家,永远就是个代理的!

在冷齐在的时候,他就只是一个没有实权的长老。

好不容易人死了,本来以为冷府的大权一定会落到他的手中,可是老头子竟然只让他当代理当家!

冷府的大权还是没有全部落在他的手上,现在连一个黄毛小丫头都敢拿这件事来嘲笑他,真是翻了天了!

冷融出奇的愤怒,想必起来冷凝月就要冷静的多了,冷清然一看这情况不妙,赶紧悄悄地走到冷融的身边,看了冷凝月一眼,无声地嘲笑了一下,随即伏低身子,在冷融的耳边说了什么。

 

嫡女叼炸天之王爷快住手第四章 对峙

冷融本来愤怒至极,听完冷清然说的计划之后,神情一松,嘴角也扬起一抹笑意!轻轻地点了点头。

冷清然得到许可之后,开始义正言辞道:“妹妹,今天你的作为实在是太过分了,你衣不蔽体地在大街上,城中的人可是都看到了,我们冷府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

冷凝月的目光转移到冷清然的身上,但是眼眸之中,满是轻蔑。

凤眸挑起,薄唇轻勾。

冷凝月居高临下的看着冷清然,一字一句的说道:“你算什么东西!”

“什么……”冷清然一愣,甚至不敢相信,这冷凝月居然敢当众骂她!

冷凝月面色阴沉的看着冷清然说道:“大堂之上,岂有你一个小小庶女说话的份!”

被冷凝月这样一呵斥,冷清然咬咬牙。

“你……我也是为你好,为了冷家好!这件事要是被三皇子知道了,你的命绝对保不住!就是按我们冷府的规矩,也饶不了你,可是你毕竟是我的妹妹,我感念咱们之间的感情,特地替你求了大伯饶你一命。”

可笑!

冷清然口口声声说是为冷凝月着想,却是将所有的功劳都按在了自己的身上。

冷融说道:“清然,你继续说!”

冷凝月眉头一挑,露出嘲讽的笑容,这个女人会有这么好的心?她才不会相信呢!

如今冷清然和冷融,不过是一唱一和,准备对付自己!

果然,冷清然继续说道:“我之前都打听过了,你出去的时候是府中那个喂马的侍从王强陪你出去的,很多人都看见了,我也问过这个王强了,他倒是不嫌弃你身负污名,愿意娶你为妻。”

凤眸一闪,冷凝月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原来,这就是冷清然的目的。

“我已经替你请示过大伯了,你的事情影响实在是太差了,也不用挑什么吉日了,你择日便带着自己的衣物过去吧!此事低调一些,也好保全冷府和你的脸面。”

冷清然很是伤感地说道,好像多舍不得冷凝月似的。

而坐在上首位的冷融也是一副配天悯人的样子说道:“凝月,你虽然刚才顶撞了大伯,但是大伯一点都不怪你,虽然你做出了这种事情,给冷府带来了这么坏的影响,可是你毕竟也是大伯看着长大了,大伯也不想看着你殒命,这是目前为止最好的办法了,不说为了冷府,就是为了你自己,你也……”

冷融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到冷凝月大声道:“我不嫁!”

眼神,冷若冰霜。

薄唇,满是孤傲的弧度。

三个字掷地有声,正堂顿时都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不可思议地看着冷凝月,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拒绝。

还是冷清然最先反应了过来,瞪着冷凝月生气道:“都这个时候,你不嫁还想怎么样?难道好连累我们整个冷家吗?妹妹,你做人怎么能这么自私?”

冷清然被冷凝月不按常理出牌弄得愤怒不已,口不择言地指责了起来,完全忘了自己庶女的地位。

倒是冷融的正妻,钱颐荷会说话,听到冷清然的话皱了皱眉头,似是不高兴道:“清然,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妹妹?”

说完,便又向着冷凝月苦口婆心地劝了起来,“凝月啊!你姐姐说话不好听,但是她也是一片好心,你别往心里去啊!要我说这个王强还是不错的,我们都是长辈,你嫁什么样子的人,我们怎么会不看看呢!你听大伯母的话,这对你没坏处的!”

对我没坏处?呵!简直可笑之极!

冷凝月根本不相信钱颐荷说的话。

“既然你说这个男人这么好的话,你怎么不嫁他?”

冷凝月的眼神极冷,可是嘴角却是微微上翘的,满脸的嘲讽。

她高傲的站在众人的面前,面对当家主母的话,居然敢如此回应,大家都是一惊!

“放肆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还有一点当小辈的样子吗?”钱颐荷怒声说道。

“伯母何必如此动怒,不过是岁数大点不合适了,您不是还有女儿吗?让您女儿嫁了,这么好的人当不成夫君当女婿也不错!”

冷凝月说道无比真诚,若是不知内情的人一定会以为这个男人真的是多好的人呢!

“你,你,你……”钱颐荷被冷凝月气的说不出话来,气的她手发抖了!

冷融也是面色阴冷,猛然一个用力,顺手就将手中的茶杯扔向冷凝月。

“你是如何跟当家主母说话的!”

冷融的内力深不可测,而冷凝月现在不过是一个没有灵力的废物,就算有心想躲也躲不开。

所有人都为冷凝月捏了一把汗,然而冷凝月却笔直的站着,一动不动!

“当啷!”

一声巨响之后,这茶杯狠狠的砸在了冷凝月的头上,瞬间,茶杯四分五裂,而冷凝月的额头也瞬间绽放一朵血色的花朵!

鲜血顺着冷凝月的额头缓缓的滚动而下,就像是一颗一颗的血珍珠一般,惊心动魄!

冷凝月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既然躲不开,干脆迎面而上,粉身碎骨,也是傲然对峙!

鲜血,荼蘼花开!

笑容,鬼魅至极!

所有人都被冷凝月震撼了,全场安静的就连一根针掉下都清晰可闻!

冷清然见此,赶紧站出来,大声指责道:“冷凝月,有你这么和当家主母说话的吗?母亲都是为了你好,你不领情就算了,还说出这种话来真是叫人寒心!”

“当家主母?”冷凝月的笑容不减,看着钱颐荷,一字一句的说道:“别忘了,我娘才是当家主母,而她,不过是代理当家主母!”

这话,又是让冷融夫妇二人的面色青一阵白一阵的。

冷清然趁机说道:“就算是代理当家主母,也是为你好,你嫁给王强,算是你的造化!”

冷凝月根本不理会她的叫嚣,只是冲着她暧昧地笑道:“这么急着站出来,看来姐姐你还真是挺中意那个男人的!”

闻言,冷清然气得脸都绿了,“冷凝月你瞎说,明明是你和那男人有了夫妻之实凭什么叫我嫁他?”

冷凝月眼中寒光一闪,冷笑之声在正间堂屋里响起。

屋中顿时一片寂静,众人都好像被这笑声镇住,愣愣地不知作何反应。

凭什么?呵呵!我会好好地告诉你凭什么!

“你说我们两有夫妻之实,你看见了?”

“我自然是看见了的,否则我岂敢在这么多人面前瞎说!”冷清让挺直身子理直气壮地说道。

冷凝月唇角微勾,“哦!是吗?你看见什么了?”

“哼!你们两个人一起出去的,然后你又衣不蔽体地出现在外面,而那喂马的王强又是愿意娶你的,你们两个肯定已经有夫妻之实了!”

冷清然十分肯定地说道,得意洋洋地看向冷凝月,就好像是打了胜仗的公鸡一样!

正堂顿时就乱了起来,没有亲耳听到的时候他们也都不好说什么,可是事实已经如此明了了,这冷凝月还有什么可说的?

“没想到她还这么不要脸啊!”

“这么丑还勾引下人,真是不要脸啊!”

“败坏了冷家的门风啊!”

“这种人赶快嫁出去,别再冷家丢人了!”

……

众人看着冷凝月的眼神中都带着满满的嘲讽。

冷凝月冷笑了起来,眼神如犀利的箭一般射向了这些人。

冰寒的眼神好像九天寒冰,冰封万里。

原本吵吵嚷嚷的正堂顿时就安静了下来,静的只能听见众人的呼吸声!

等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了,冷凝月这才开口道:“一起出去?我也看到你也和管家一起出去了,”

第4章结束

 

嫡女叼炸天之王爷快住手第五章 戳穿一切

“而且你还亲口承认一夜都和管家在一起,莫非你们之间也有苟且!”

大家都倒抽了一口冷气,惊诧的看着冷清然。

冷清然面色一白,正要解释,却已经被冷凝月给打断了。

冷凝月继续说道:“衣不蔽体,是为了找你被人抢了银两。”

顿了顿,冷凝月的目光,阴冷的宛若一道一道利剑。

她一字一句的说道:“所以所谓的眼见为实……其实根本就是你什么都没看见!”

冷凝月一言就戳穿了冷清然的谎言。

这个冷清然真是可笑,身份为庶,却还总想着自己够不着的东西!不自量力!

“既然什么都没有看见,就不要乱说话,小心祸从口出!”正和冷清然说着,冷凝月突然话锋一转看向冷融,“大伯,你自己的孩子还是好好管教一下吧!”

说完,冷凝月看向正堂中的其他人,冷冷地说了一句:“时间也不早了,没有事就不要打扰我了!”

说完冷凝月不在理会他人,径自转身离开。

她孑然的背影和以往一样孤独,但是莫名的给人一种陌生的感觉。

脚步,冷清而笃定。

红色的长毯,在冷凝月的脚下显得如此的惨烈。

她的一步一步,好像从地狱走出。

每一步,都是鲜血浸染的道路。

甚至,众人都自觉的给她让开了一条路。

冷清然和冷融看到冷凝月竟然不经她们的允许就敢离开,顿时大怒,冷融愤然地吼道:“冷凝月你敢走!你要是敢迈出这房间一步,我就……”

可惜冷融的话还没有说完,冷凝月人已经走了!

冷凝月回到房间之后却是没有什么睡意的,想到这两天的事情,冷凝月心中明白,目前最对自己最重要的就是变强!

虽然爷爷很疼爱自己,可是爷爷正在闭关,而且她也不能一辈子都靠着爷爷,她必须要自己变强!

只有变强这些人才不敢这么对自己!

她绝对不是一个任人欺凌的懦夫!

冷凝月闭上双眼,运行起灵力来,随着冷凝月的动作,房间周围的灵气都向她凝聚而来,就好像一个漩涡一般,灵气源源不断地涌进了身体中。

冷凝月心神凝聚将从四面八方涌来的灵气输入到丹田之中,慢慢地冷凝月的额头上便凝出了汗珠,双目紧闭,唇色却从艳红便成了暗紫色!

“咳~”

一口鲜血从冷凝月的嘴中涌出,沿着嘴角往下流去。

冷凝月紧闭的双眼缓缓地睁开,眼中神色莫辨。

还是不行!

冷凝月能够感受到周围源源不绝的灵气,也能感受到这些灵气在自己的身体中游荡,可是每次只要她刚将这些灵气炼化了导入丹田中去,便会觉得一股剧痛席卷全身,而刚导入了丹田中的灵气却是片刻就消失不见了!

即使她忍着剧痛练了半天,可是丹田紫府还是空空如也!

她的丹田竟是被毁成了这般模样了吗?

冷凝月一拳打在了桌子上,桌子顿时一颤。

冷凝月发泄了心中的怒气,这才好些了!

坐着思索了一会儿,冷凝月再一次运行起来,不是她不死心,还想尝试,而是她突然发现了刚才被忽视的地方。

从丹田中流出的灵气似乎并没有离开身体!

她能够感受的到,可是那些灵气去了哪里?

冷凝月这一次只是往丹田中输入了一点的灵气,因为输入的灵气少,这痛感并不至于让她痛的失神,冷凝月忍着身上的疼痛,探查着身体的异常。

只见灵气刚刚被导入了丹田中,就飞快地从丹田的破损处跑了出来,灵气正欢脱地想要想冷凝月的身体外面涌去,可是却在半路的时候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引导着向冷凝月的胸膛处游去。

冷凝月随着那丝灵气探查去,只见那灵气竟是向着一处发着碧绿光芒的地方涌去,灵气刚刚靠近瞬间便吸进了那处!

喝!

冷凝雨大惊,这是什么东西?她的身体中如何会有这种东西?

冷凝月飞快地解开衣衫,向自己的胸膛看去,只见哪里正安安静静地躺着一块碧绿雕花玉佩!

难道是它?

冷凝月摘下玉佩,扬手就像摔了它。

可是冷凝月的手还没有松开,静谧的房间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不要摔我啊!”

奶娃娃般清脆软糯的声音,瞬间让冷凝月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随后,冷凝月就看到自己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白乎乎软萌萌的奶娃娃!

显然刚才的声音就是他发出的!

“你是谁?”

深更半夜突然出现在自己房间的人,即使只是一个软乎乎的奶娃娃,冷凝月也不会真的以为他只是一个奶娃娃。

奶娃娃听见冷凝月请教自己的名号,立刻站直了,白嫩嫩的小胖手拂了拂根本就没有褶皱和尘土的衣服,随后双手负于身后,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说道:“我是你祖宗!”

说完,肉嘟嘟的小脸还高高地昂起,眼睛却是眯开了一个小缝,偷偷地看向冷凝月。

祖宗?

冷凝月挑眉,抬手就捏住这奶娃娃的耳朵,反笑道:“我是你祖宗!”

奶娃娃“哎呦哎呦”的叫了两声,猛然拽开冷凝月的手,还揉了揉自己的耳朵。

顿了顿,奶娃娃只好解释了一下:“我的意思,我可是秦家的宗祖!”

见冷凝月根本就没有跪拜自己,奶娃娃很是不高兴。

不过考虑到她可能是因为太过震惊所以给忘了,便好心地提醒道:“吾乃冷家冷秋魔,死后便为冷家的守护神,现已守护了冷家百年有余了,乃是吾子孙,见到冷秋魔还不下跪!”

“噗——”

冷凝月没有忍住笑了出来。

“你叫我跪你?”冷凝月嘴角嗜着笑意,看着站着还不如自己做着高的奶娃娃。

“怎么?你不相信?”奶娃娃不敢置信地瞪着比自己高的冷凝月,见她竟然还在笑,心中更加生气了。

他板着脸狠狠地教训道:“哼!一点敬祖之心都没有,我看你是永远都修炼不了灵气了!”

奶娃娃气得不行,想他当时纵横大陆多年,何人见了他不都是退避三舍,即使是皇上见了他都要恭恭敬敬地喊他一声“冷大师!”

可是现在呢!冷家不仅落败的这么厉害,直接被挤出了四大家族之列,家族中的后人更是一个不如一个争气,这也就算了天赋问题,他们也没有办法。

可是,这个冷凝月竟然连一点礼貌都没有!一点都不尊敬老人家!

奶娃娃冷大师表示:他很生气!

冷凝月根本不知道这个人在想什么,在听到他刚才那句话的时候,神色便有些莫测,看向手中攥着的玉佩。

冷凝月道:“看来我身体中的灵气果然是你偷的!”

闻言奶娃娃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生气地大喊大叫道:“什么叫偷?我那是拿!是拿!”

喊完,奶娃娃似乎是觉得自己刚才太过失态了,立刻收敛了脾气,可是脸色还是愤愤的,嘴中还不停地说着:“哼!什么都不懂的子孙,吾不与你计较,但是吾才不屑于偷你的灵气呢!那些灵气你反正也吸收不了,吾只是怕浪费才勉为其难地吸收的!”

冷凝月见他还在死鸭子嘴硬,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不说,那我可就摔了这玉佩!”

说完,冷凝月扬起手,就要将手中的玉佩摔下去。

奶娃娃一见,顿时大惊,赶忙阻止道:“别,别,别,求求你别摔了。”

冷凝月轻轻地笑了,拍着奶娃娃白嫩嫩的小脸,好像诱骗小孩似的说道:“好了,说说吧!为什么要吸收我的灵气。”

嫡女叼炸天之王爷快住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嫡女叼炸天之王爷快住手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嫡女叼炸天之王爷快住手小说全文

嫡女叼炸天之王爷快住手小说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