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部分类 > 免费专区
男女主角阮星娩秦凌云小说-幸孕萌宝:总裁妈咪太抢手阮星娩秦凌云最新章节在线

男女主角阮星娩秦凌云小说-幸孕萌宝:总裁妈咪太抢手阮星娩秦凌云最新章节在线

幸孕萌宝:总裁妈咪太抢手
小说主角是阮星娩秦凌云的小说叫做《幸孕萌宝:总裁妈咪太抢手》,它的作者是大合子所编写的短篇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出秦霄怀中那个几乎和他一样大的枕头,轻轻理顺他柔柔的黑色头发,语气柔得不行:“最后一次,以后可不能再乱跑了知不知道。”小家伙眨巴着大眼睛不出声,不答应。阮星娩叹口气,拿他没有一点办法。斟酌着究竟该怎么教育小孩的时候,忽然,他说:“姐姐,我想你了。”...
作者:大合子 更新时间:2022-01-23 21:13:14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9章

他一手揉揉眼睛,另一手还抱着枕头不放,慢吞吞坐起来,奶声奶气地叫了声:“姐姐~”

小孩子皮肤嫩,刚睡醒,脸上还带着睡觉压出的红痕。阮星娩揉揉他软乎乎的脸,心一下子变得很软。

本想板起脸教训他别再乱跑,眼下也板不起来了。

“怎么又乱跑啊?”阮星娩抽出秦霄怀中那个几乎和他一样大的枕头,轻轻理顺他柔柔的黑色头发,语气柔得不行:“最后一次,以后可不能再乱跑了知不知道。”

小家伙眨巴着大眼睛不出声,不答应。

阮星娩叹口气,拿他没有一点办法。斟酌着究竟该怎么教育小孩的时候,忽然,他说:“姐姐,我想你了。”

阮星娩一怔。

秦霄:“姐姐,你想我吗?”

阮星娩揉揉他的头:“嗯,姐姐也想你。”

大约是因为秦霄和她死去的孩子差不多大,又或者是因为秦霄实在太可爱了。阮星娩很喜欢他,没见到他的这两天,也是真的很想念他。

“真的吗?”秦霄歪了歪脑袋:“姐姐真的也想我吗?”

阮星娩毫不迟疑:“当然啊。”

“那......”秦霄忽然间委屈起来,瘪嘴问:“那姐姐怎么不来找我玩啊。”

阮星娩霎时陷入沉默。

她无法给出秦霄真实解释。该怎么说呢,总不能说她跟他妈有仇,也不想见他爸吧?

秦霄见阮星娩一直沉默,主动打破安静。连声:“没关系没关系没关系。”

他也不追问阮星娩为什么忽然不出声,乖巧无比道:“姐姐不找我玩也没关系的,我来找姐姐玩就好了呀。”

真像个小天使。

阮星娩眼睛有点酸,被秦霄感动到了,感动之余,又担心他以后还像今天这样乱跑。这么远的路,他一个小孩子太危险了。遇到拐卖怎么办?遇到绑架怎么办?车祸呢?

“以后姐姐去找你。”阮星娩捧着小家伙的脸,严肃道:“霄霄,今天回去以后,你不可以再像今天这样乱跑了知不知道?你想姐姐了就给姐姐打电话,姐姐接到电话就去找你,好不好?”

秦霄还没来得及高兴,敏锐地注意阮星娩说“回去。”

姐姐要送他回去?

秦霄失落地低下了头。

“怎么了?”阮星娩奇怪:“怎么不开心了?”

她以为他听了她的话会开心呢,没想到他情绪一下子变得低沉。

“姐姐......”好半会儿,秦霄闷闷地说:“姐姐,我不想回去。”

他抬起头,眼神祈求:“姐姐,你可不可以别送我走?”

“我在家里待不下去。”他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没有人爱我的。”

“怎么会。”阮星娩不知道该说什么,干巴巴地说:“不是的。”

“是的。”秦霄肯定地点点头:“巫婆不喜欢我,爸爸也不管我。只会给我报兴趣班,只会让我上学。我不想上学了。”

秦霄一个一个报出他每天要学的那些课程:英语,绘画,钢琴,书法......

阮星娩听得有点惊呆,这么小的孩子,每天要学的竟然有这么多。

其实,就算秦霄不说。阮星娩也可以想象他在秦家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孟柔不爱他,这是任何人都能够看出来的。至于秦凌云,他是严父,虽然爱秦霄,但对秦霄关心不够。每天冷着张脸,连孩子受伤的时候也板着长脸凶他不要软弱。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明白他隐藏在冷脸下的关心啊。

在秦霄看来,家里面就是一个人也不爱他。

阮星娩又有点心疼他了,暂时不再提送他回家的事。默了默,劝说:“家可以暂时不回,学不能不上。”

秦霄没想到连仙女姐姐也不站在自己这边,可怜巴巴:“姐姐......”

阮星娩硬着心肠忽略他可怜巴巴的眼神,耐心劝道:“必须要读书。只有读书才能学到有用的知识,学到做人的道理,见识到更广阔的世界,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而且上学不好吗,如果不上学,你只能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家里面,到学校才会有很多很多小朋友陪你玩呀。”

秦霄赶紧摇摇头:“我不要和他们玩,我只喜欢姐姐,我要和姐姐玩。”

阮星娩也摇摇头:“姐姐也不能整天陪你玩的,姐姐要工作,要赚钱。姐姐也不会每天都在家的。”

“啊?”秦霄茫然:“是这样吗。”

“是呀,姐姐不会骗你的。不上学,你只能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家里。”

秦霄想到阮星娩所描绘的他孤零零在家里的画面,不情愿地瘪了瘪嘴。

“那好吧。”他妥协了,“我去上学。”

阮星娩松了口气,笑眯眯夸奖道:“乖宝宝。”

“可是,可是,”他讨价还价地提要求:“我想要姐姐送我上学。”

又委屈兮兮地说:“学校里小朋友都有妈咪送去上去,只有我没有。欺负我的小朋友也有妈咪送去上学,我没有。姐姐就像妈咪,所以我想姐姐送我上学。”

阮星娩一时间也没细想小家伙为什么说自己没有妈咪。她敏锐注意到其他的点,皱眉问:“有小朋友欺负你?”

秦霄忽然低下头不说话。

阮星娩追问:“他们怎么欺负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