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部分类 > 完本
不该相遇的爱情火爆全文免费阅读by何舒梦钟言

不该相遇的爱情火爆全文免费阅读by何舒梦钟言

不该相遇的爱情
独家完整版小说《不该相遇的爱情》是婷宝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何舒梦钟言,内容摘要:带轻咳一声掩饰尴尬。何舒梦原本还有些困倦,现下被异常响亮的那两声肚子叫给惊醒了瞌睡。她从办公桌上拿起早上买了没来得及拆包吃的芋泥咸蛋黄吐司,走过去递给吴凤:“吴姐,你忙一天了,吃点东西吧。”“没事,你留着吃吧。”吴凤话音刚落,肚子却又叫了一声。她尴尬一笑,接过那...
作者:婷宝 更新时间:2022-01-23 18:55:00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虽已近凌晨,律所里依旧灯火通明。案卷如山般堆积在办公桌上,雪白的纸张被LED灯照映得发黄。双宇公司这次为了打赢官司,同时委托了吴凤与何舒梦两位律师作为诉讼代理人。双宇公司此次本意是想聘请袁峥作为诉讼代理人,无奈所需的代理费实在过于高昂,只得作罢——吴凤与何舒梦两人的代理费合起来还不及袁峥的代理费价格高。尽可能缩减成本,是商人的天性。

“咕噜”两声打破了室内寂静。是不苟言笑的吴凤律师的肚子在不合时宜地叫唤。

吴凤律师拢了拢鬓边发丝,若无其事地继续审阅相关资料,顺带轻咳一声掩饰尴尬。

何舒梦原本还有些困倦,现下被异常响亮的那两声肚子叫给惊醒了瞌睡。她从办公桌上拿起早上买了没来得及拆包吃的芋泥咸蛋黄吐司,走过去递给吴凤:“吴姐,你忙一天了,吃点东西吧。”

“没事,你留着吃吧。”吴凤话音刚落,肚子却又叫了一声。她尴尬一笑,接过那包吐司:“谢谢你,小何。”

“不用谢。”何舒梦拉来一把椅子,坐到吴凤身边:“双宇的案子,我的思路是这样的——尚谦玻璃厂违约,欠了双宇公司三十五万的房屋租金不还,而其法定代理人许尚谦辩称不还三十五万的原因是双宇公司在租赁期间多次拉电,造成尚谦玻璃厂所有机床在加工过程中出现故障,无法生产,未能如约交付九通公司订购的货物,致使亏损费高达四十万元。许尚谦此人有欠款前科,且被同行称为”老赖“,而他所提出的证据又并不具备足够的证明力——譬如他提供的录音资料,虽然真实性能得到我方认可,但关联性则得不到认可,录音时间为2018年7月14日,此时双方已不存在租赁合同关系,相反许尚谦提供的录音证明了尚谦玻璃厂还拖欠房屋租金不予支付的事实………”

吴凤听完了何舒梦的一番分析思路,顺口吐槽说道:“这许尚谦明摆着就是老赖,呵,早就听说立禹县的人狡猾、诡计多。”

话刚说完,吴凤就隐约想起何舒梦的老家似乎在立禹县,她连忙绕开话题说:“除了录音,许尚谦提供的微信截屏也不具备关联性……”

何舒梦在几年前刚进大学时就听过许多有关立禹县的地域黑说法,吴凤刚才的那句吐槽并没有让她产生抵触或者反感情绪,甚至听完内心毫无波动。

半个小时以后,两人终于交流得差不多了,吴凤收拾好公文包,说:“小何,那我先走了。明天见。”

“嗯,我也准备走了。”何舒梦边说边打开手机,这才看到那条五十分钟以前发来的未读消息:

“下班了吗”

发件人是钟言,他连标点符号都没打。

何舒梦很快回复:“抱歉,加班工作时一直没看手机,现在下班了。”

“我在事务所楼下”,对方立即回复。

“?”何舒梦发过去一个问号。

“顺路送你回去”,钟言如是答复。

何舒梦看了眼手机屏幕上的时间——“12:37”。这个时间点为什么会顺路?更何况他住在于家湾,和她所住的米兰花园并不顺路。

吴凤已经离开事务所了,办公室里静得有些瘆人。“叩叩”敲门声冷不丁传来,把专心回复着短信消息的何舒梦给吓了一跳。

“袁哥?你还没下班?”何舒梦笑容有些僵硬。

穿着宝蓝色西装的男人坦然走进办公室,春风和煦地说:“我今晚也加班了。怎么样,现在要不一起回去?你的车不是拿去修了么,正好我最近也住米兰花园,能同路送你到家。女孩子晚上独自坐出租车怕是不安全,尤其是你这种清纯漂亮的。”

袁峥是个气质很好的中年男人,说这些话时并不猥琐油腻,眼神也很礼貌得体。但他的举止却让何舒梦不禁背后发寒。

“就不麻烦袁哥了,”何舒梦笑着说:“我男朋友还在楼下等。”

“哦,平时没怎么见过你男朋友?”袁峥挑眉问。

“昨天晚上在张记小炒还见过的,当时忘给您介绍他了。”何舒梦说:“平时下班比较早,而且我又是自己开车回去,所以男朋友很少来事务所接我。”

“这样啊…”袁峥那副将信将疑的表情毫不遮掩地展露于脸庞:“那咱们就一起下楼吧,小何。顺便跟你男友打声招呼。”

“行。”何舒梦左手五指暗暗捏紧,并拢戳在掌心。

坐电梯下楼的时候,她悄悄给钟言发了条短信:“等下能不能假装成我男友。”

然而对方不配合,慢悠悠地回复了一句——“我是工具人?”

何舒梦默然。

很快,就到了楼下。袁峥十分绅士地为她推开大门,轻声说:“请。”

“男朋友”此刻就在她眼前。陵城晚上挺冷,他穿了件春季款薄夹克。夹克是很普通的款式,纯黑色,穿在他身上倒是衬出几分嚣张野性意味,让何舒梦瞬间联想到了《头文字D》里的高桥凉介。他懒洋洋地半靠在一辆面包车的副驾驶车门边,朝袁峥扬了扬下巴。

何舒梦向他走过去,迅速思考着女友见到男友的正常反应应该是怎样。

好在钟言这方面比她有经验。对于“男友”这个角色,他很是娴熟,就算现在只不过逢场作戏,也能得心应手、游刃有余。

“宝贝儿,辛苦了。”他自然地揽着何舒梦的肩,修长的手指轻搭在她肩头,略侧过脸在她耳畔低低地问:“累坏了,嗯?”

尾音撩人,听得何舒梦耳根发烫,有被酥到。幸亏夜色朦胧,她脸色发红的异样并不太明显。

何舒梦介绍说:“这位是我老板,昨天你们没来得及打招呼。”

钟言勾唇:“袁老板,幸会。”

“这回算是见过小何的男朋友了,”袁峥摸了摸下巴,朝钟言说:“你可得好好对待小何啊,她可是我们律所的团宠,要是哪天欺负她了——我们律所的人可都不会轻易饶过你。”

老,阿,姨八陆凄灵八二柒~钟言轻笑,看何舒梦时眼神宠溺:“我连让宝贝儿生气都不舍得,哪会欺负她。”

何舒梦仰头看他,娇嗔道:“骗人,你明明就有欺负过我。”

她倒是无师自通,娇羞得恰到好处。

钟言抬手捏她软软的脸颊,意味深长道:“到底谁骗人啊。”

何舒梦瞪他,以眼神暗示“配合点”。然而对方笑意更甚,存心逗她玩儿,似逗猫。

“袁老板,那我们先走了。”钟言一手揽着何舒梦,她发丝的清香淡淡萦绕在空气中,比夏夜难得的宁静还要美好。

何舒梦坐上了面包车,却仍觉得袁峥的目光紧紧黏在自己身后,难免紧张得出了些冷汗。

“今天谢谢你。”何舒梦说:“要不是你在,我可能得坐他的车回家了。”

“坐他的车不好么?”钟言淡淡问。

何舒梦直白说:“当然不好。”

“为什么?”

“明知故问。”何舒梦望着钟言:“你今天来接我,不就是怕他晚上对我做什么?”

钟言一手扶着方向盘,另一手拨正后视镜:“想多了,晚上给厂里送货,顺路经过你们事务所。我如果不路过这里,你今晚坐他的车回家?”

何舒梦说:“我会坐出租车回去,绝对不会给他留机会。”

“什么机会?”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机会。”

“孤男寡女。”钟言玩味了一下这个词,问:“我们现在算不算?还是说,你给我留了这个机会?”

“你比袁峥安全。”何舒梦解释:“至少你是亲戚。”

钟言幽幽说:“我可没把你当亲戚,何舒梦。话说回来——办公室恋情,确实不如乱|lun来的**。你说是吧?”

——千万别指望他能说出什么正经话。别妄图让他改掉恶劣本性。

何舒梦微笑:“我不喜欢年纪比我小的男孩。所以仅仅从年龄这一条来看,就绝对不会打你主意。”

钟言轻笑,没再多言。尔后全程车内静默,比漫夜还要深沉。

一路上何舒梦都在打瞌睡,最近睡眠严重不足。她强撑着意志没彻底睡着,脑袋倒是前前后后晃了不少次。果然,还是身体更诚实。

米兰花园,2单元17栋楼下。

“到了。”钟言说。

何舒梦没有即刻下车,而是语气平淡地说:“跟着许尚谦做事要留意。别大意把自己丢进去了。”

“你怎么不直接劝我别跟着他做事。”钟言无所谓地笑了笑:“他是老赖,我知道。”

何舒梦无奈轻叹:“我劝不动你。”

钟言说:“我们其实是一类人。就像你明知袁峥想要玩暧昧,却还留在他的律所工作。”

钟言没说错。

何舒梦莫名有种释然感。很少有人能这样直白戳穿她野心勃勃的真面目,看透她文弱外表下争强好胜的本质。

“后天开庭。”何舒梦问:“你会到场么?”

“看情况。”钟言下车,为她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回家早点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