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凤趋南苏晚夏薄昕岸小说在线阅读

  • 时间:
  • 作者:夏藤椒
  • 来源:zzy
  • 苏凤趋南苏晚夏薄昕岸

苏凤趋南苏晚夏薄昕岸小说在线阅读

苏凤趋南小说在线阅读

夏藤椒小说作品《苏凤趋南》精彩章节推荐

第10章 第三者打上门

慕南宸目视前方,没有什么情绪波动,“不记得。”

苏晚夏不死心地追问,“虽然你不记得你是谁了,但是你以前学过什么东西,会做什么事,你都有印象啊。”

慕南宸转过头来看着她,“昨晚吻你的时候,觉得很新鲜,以前应该没有这样过。”

昨晚吻她!

苏晚夏又想起了那些羞人而恼人的画面,突然脸颊连着耳根都红透了,“谁……谁让你又提昨晚的事了?!”

慕南宸收回视线,继续认真开车,唇角似笑非笑地勾了勾。

苏晚夏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看着慕南宸这副淡然的神色,没来由地生出恼意,转头望向窗外,不再理他。

可她又忍不住想,他长得这么好看,以前一定有很多女人喜欢他。

别说是以前,现在就有数不胜数的女人喜欢他,哪怕他只是她的小助理。

因为皮相好啊。

他跟着她去剧组,有很多女明星都想睡他,甚至有人跑来跟她谈价钱,问能不能包养他。

她护慕南宸就像护孩子一样,有人来跟她谈这样的事情,她才不管那人是怎样的腕,一律冷冷地怼回去,也因为这样,在剧组里遭了不少罪。

还有一些女助理,也羞涩或大胆地想追求阿三,但迫于他的冰冷不近人情,曲道偷偷找她作媒,也都被她挡回去了。

就像老娘给儿子选XF,她觉得那些歪瓜裂枣哪个也配不上她的阿三。

正是因为她一次次掐灭他的桃花,后来剧组里都传他是她包養的牛郎。

空间里静静的。

手机铃声乍响,苏晚夏蓦然回神,接起。

“妞,昨晚和薄昕岸是不是过得很美好?啧,他一定很疯狂吧?”

来电的是苏晚夏做专业驴友的闺蜜莫晓晓,同是在东湖镇长大的,是看着苏晚夏和薄昕岸一路走过来的人。

听到莫晓晓的声音,苏晚夏突然很想哭,曾经那么被人羡慕的幸福,一晚之隔,已经花零落人各西东,再无从提起了。

她咬了咬粉唇,哽咽了,“晓晓,我和薄昕岸……分手了。”

“什么?”莫晓晓诧异地惊呼。

突然“砰”的一声,车子被人从后面追尾了……

苏晚夏本就身体虚弱,被震得一阵头晕,倚着车门揉太阳穴,“阿三,快去看看。”

慕南宸深深地皱起了眉,他从后视镜里明显看到那人是故意撞上来的,但是他没有跟苏晚夏说。

车门推开,皮鞋落地,黑裤包裹着的长腿遒劲有力地支撑起颀长挺拔的身躯,墨发下英俊的脸冰寒冷沉到极致,目光锁着后面那辆红色的保时捷,大步走过去。

保时捷车窗落下,露出了一张化着精致妆容的漂亮女人的脸蛋,“嗨,帅哥!”女人笑得很轻佻。

慕南宸认得她,薄昕岸包養的一个三流小明星,名叫单丹妮,只不过苏晚夏不知道。

既然已经分手,慕南宸不想让苏晚夏知道更肮脏的事情,徒增更多悲伤,所以想速速解决这件事。

冷凛的目光打在单丹妮的脸上,他说,“是自己道歉赔偿还是报警,二选一。”

虽然只是苏晚夏这个十八线小演员的助理,穿着也只是简单的黑衣黑裤,但这个男人周身弥漫着一种强大的压迫性气场,这让本来趾高气昂的单丹妮不禁瑟缩了一下。

不过,她今天是来发泄隐忍以久的郁气的,不会因此退缩。

她推门下车,春风摇曳地走到了苏晚夏的车边,敲开了车窗,“嗨,晚夏,好久不见。”

苏晚夏正在与莫晓晓解释她与薄昕岸的事情,听到单丹妮的声音,本能地皱了下眉,“晓晓,一会再说。”

挂了电话,苏晚夏转头看向珠光宝器也一身俗气的单丹妮,“大好的日子撞见你,还真特么晦气!”

“你!”单丹妮气得胸口起伏了两下,既而她又妖冶地笑了,“真不好意思,刚刚撞了你的车。”

苏晚夏将头伸出车窗,向后望了一眼,“哟,你居然也开得起保时捷了,这两百多万的车,你是上了哪个糟老头的床换来的?”

“昕岸送我的。”单丹妮很炫耀的样子。

苏晚夏想继续保持笑容的,因为她在单丹妮面前从来就没有不笑过,同在娱乐圈混,她向来以高智商完胜地将处处难为她的单丹妮踩在脚下。

以前,她还经常将她与单丹妮斗智斗勇的事迹与薄昕岸当笑料说,可现在……

呵,她真的笑不出来了。

薄昕岸何时包養了单丹妮,她居然都不知道。

作为男朋友,他除了给她买过一对价值一万的耳钉,还真的从来没在她身上花过什么钱,可是他居然给单丹妮买了一辆价值两百万的保时捷。

这两年他到底赚了多少钱,她从来不知道,现在看来,真的不少了。

有什么东西,像刀片一样刮着她心尖上的嫩肉,刮得发疼。

单丹妮笑得越发妩媚,那妩媚里还夹杂着报复的快意,“我们在一起一年多了。”

苏晚夏咬着唇没有说话,眼底涩疼得像是泼了酸。

一年前她在做什么呢?她在做一个勤劳的小蜜蜂,接很多戏,演很多小配角,一面艰难地周旋在潜规则夹缝里,一面节俭地生活,把省下来的钱拿去助薄昕岸拓展业务。

她一直觉得在单丹妮面前,她是高傲的,是俯视着她的,但此刻,她觉得自己像个小丑。

不过,她还是不愿意眼泪掉下来,尤其在单丹妮面前。

苏晚夏面无表情地推开车门,缓缓迈出长腿,笔直地站在单丹妮的面前,“说完了吗?”

单丹妮勾着涂了大红色口红的唇,笑意越发潋滟,“我抢了你的男人,”她挑衅地扬起下巴,“听说他从来没有睡过你,你不知道吧,他在床上真的很猛……啊!”

话音才落,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了单丹妮的脸上,铺了精质粉底的脸颊覆上了红痕。

苏晚夏缓缓落下发麻的手,眉眼凌厉,“你父母没有教你‘三’是个多么无耻的角色,那么我来告诉你,你现在很可耻。”

“你敢打我?”单丹妮狠狠地睨着苏晚夏,“你以为你还是薄昕岸庇护的女人吗?看我今天怎么撕了你!”

说着,单丹妮扬手就打了下来。

第11章 名叫阿三的助理太野蛮

从前,虽然被薄昕岸包養了,但是单丹妮不敢明着来找苏晚夏挑衅的,因为薄昕岸不允许,而现在他已经把苏晚夏甩了,那么她无所顾忌。

然而,手在半空被一只遒劲的大手截住了,手腕被攥得生疼,单丹妮痛得倒吸冷气,但还不待她痛喊出声,便被粗爆地甩进了绿化带里。

慕南宸冷冷地瞥了单丹妮一眼,拉起苏晚夏的手,“我们走吧。”

苏晚夏却不肯,纤瘦的身体里裹着倒不尽的怒意与酸涩,“报警,她撞坏了我的车,还要赔偿。”

单丹妮是被横着甩进绿化带的,尖利的树枝刮烂了名贵的衣衫,也刮花了脸,她坐在地上愤恨不已,“果然是贱人,连助理都这么野蛮,居然打女人!”

说着,单丹妮拿出手机拨出去一个号码,“昕岸,你快过来,我出了车祸,还被人打,快被打死了……嗯,好,我等你。”

挂了电话,单丹妮得意地看着苏晚夏,“昕岸一会就到,让他看看你这个女人到底是有多可恶。”

苏晚夏冷冷地睨着单丹妮,没有说话,她倒要看看一会薄昕岸来了如何面对她!

……

大约不过十分钟的样子,薄昕岸开着黑色劳斯莱斯来了。

他一下车,单丹妮就扑进他的怀里,抹着眼泪告状,“昕岸,你不要苏晚夏了,她就来报复我,故意撞了我的车,还让她那个助理把我打成这样,你一定要给我出气。”

薄昕岸显然是没有料到主角是苏晚夏,眼神扫过去的时候整个身体就僵住了,她的眼神太冷,是他从未见过的冷。

以前她看他的眼神从来都是温柔似水的,但此刻,她的眼神冷得他的心脏都不由自主地收紧,哪怕他昨晚那般羞辱她,甚至提出了分手,她的眼神也不及此刻十分之一的冷冽。

空气冰封。

还有尴尬,十二万分的尴尬。

可单丹妮还挂在他的脖子上哭泣撒娇,他突然烦躁地一把扯开她,“你跟我的那天,我对你说过什么?”

单丹妮被他突然而来的厉色吓得停止了哭声,怯怯地看着他。

当初是她主动招惹他的,为了抢走苏晚夏的男人,她不要命地跑到路中央拦住薄昕岸的车,成功吸引了他的注意。

在找苏晚夏的麻烦之前,显然是没有料到薄昕岸是这种态度的,她听说薄昕岸爽约了,没有在约定的日期和苏晚夏领证,还和她分手了。

原因就是他不知从何处得知苏晚夏在娱乐圈里不检点。

她只是暗笑,没人知道那些照片是她提供给洛茜的,她没想过和薄昕岸天长地久,因为她知道自己是争不过洛氏豪门千金的。

她收薄昕岸的钱做他消遣的晴人,同时也收洛茜的钱答应在合适的时间与薄昕岸了断,她的目的就是在这段关系结束之前,尽可能多地弄到钱。

今天来找苏晚夏的麻烦,现在看来,是脑抽行为。

人人都知道,薄昕岸与任何女人确立晴人关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那些女人立规矩:不许出现在苏晚夏面前,否则滚蛋!

单丹妮小心翼翼地攥住薄昕岸的衣袖,“昕岸,真的是她故意撞我的车的,她……”

“我的眼睛不瞎!”薄昕岸冷眼扫过来,单丹妮立刻闭了嘴,退后一步不敢再言语。

薄昕岸低头签了一张支票,甩给单丹妮,“马上滚,以后不要让我在芙城再看到你。”

“昕岸,我……”单丹妮还想再为自己争取一下机会,但当她对上薄昕岸冷锐的双眸时,乖乖地转身开着车离开了,现在的薄昕岸有多阴暗,她很清楚。

单丹妮走后,薄昕岸走向苏晚夏,眼神一直锁着她。

她的脸色苍白,身体柔弱得像是风一吹就会散,手背上还贴着拔掉针管后止血的胶布,说实话,他有些心疼。

苏晚夏看着这个就在昨天她还欢天喜地等着做他新娘的男人,这一刻只觉得无比恶心,他何时染指了那么多女人,她竟一无所知,该说他足智多谋,还是她傻得透彻?

她讽刺地勾起唇尾,“怎么,薄总想替你的红颜知己赔偿撞坏我车的损失吗?”

“晚夏,”薄昕岸直直地看着她,“我们和好吧。”

站在一旁的慕南宸倏尔震了一下,他拧着眉看向薄昕岸,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他是怎么有脸皮在赶走了一个晴妇之后,要求苏晚夏与他和好的?

苏晚夏却是好笑地笑了,“你说什么?”

薄昕岸面色有些哀戚,“我认真想过了,你那些事我可不再计较。”分手不过一夜,他就发现他根本无法失去她。

他抬手扶上她的脸颊,苏晚夏及时向后退了一步,躲开了他的手,她冷笑,“但我很介意你睡过这么多女人。”

薄昕岸倏然皱起了眉,“那些女人不过是逢场作戏,反正你也睡过那么多男人,我们扯平。”

”呵!“苏晚夏冷笑一声,转身便要上车,手腕却瞬间被扣住。

“晚夏,不要再相互折磨,我可以回到你身边。”薄昕岸以为苏晚夏生病住院都是因为他抛弃了她,并不知道何驰给苏晚夏下药一事,这也是他动容的原因之一。

苏晚夏怒意上涌,甩开了薄昕岸的手,“不要碰我,我嫌脏。”

薄昕岸感觉被伤了自尊,突然僵硬得厉害,面容也有些微的扭屈,“晚夏,别那么过分好吗,如果不是你先犯错,我会这样背叛你吗?”他缓和了下语气,“以后,我会让你过好日子的。”

苏晚夏抬头望天,真想爆一句粗口,不过最终她还是笑了,“多谢薄总厚爱,你提供的好日子,我消受不起,再见!”

说着,苏晚睡再次转身,拉开了车门。

“苏晚夏!”薄昕岸再次扣住了她的手腕,微微用了些力度,“你把自己折磨到住院,不就是想让我来看你找你复合吗,我现在如你所愿,你还拿捏什么,我的耐心也有限,你再拿捏,我可就走了。”

苏晚夏好笑,“我因为你生病?”

“你敢说你生病与我无关?”

“呵!”苏晚夏想了想,“的确是拜你所赐。”

薄昕岸的脸色终究好了一点,“别闹了,我们还像从前一样,嗯?”

第12章 这两个女人太魔性

和从前一样?

呵,苏晚夏冷笑,难道他不知道他们再也无法回到从前了吗?

她讥诮地睨着他,“你不打算做洛氏驸马了吗?”

“我和洛茜,不过是生意上相互利用的关系,她跟过何驰,我是不会娶她的。”

是的,相互利用的关系。

洛茜抛弃恋爱三年的何驰,主动沟引薄昕岸,就是看中了他的样貌和才华。

她为他提供洛氏资源,以助他在景观设计道路上越走越远,而他可以帮她管理洛氏,以不至大权旁落。

她是独生女,没什么管理能力,父亲身体越来越不好,她急需一个有能力的男人作为依靠,薄昕岸恰巧最符合要求。

苏晚夏只觉得恶心,不愿再说一句话,她用力甩薄昕岸的手,但是没甩开,薄昕岸的力度在一点点加大,没有要放她走的意思。

“晚夏,”薄昕岸还想再说什么,但手腕上多了一只手,那只手扣得很紧,扣得他整条手臂都隐隐作痛。

他拧眉看向慕南宸,面色冰寒而恼怒,“阿三,这没你的事!”

慕南宸却是波澜不惊的,沉静的面容上甚至还覆了一层笑意,只不过躯体深处弥漫上来的那股冷意让人不寒而栗,“薄总,你名牌大学毕业,还号称是设计天才,怎么没有研究懂‘无耻’二字呢?”

“你算什么东西?!”薄昕岸被激起了怒意,眸底的怒火迅速被点燃,抬手就要与慕南宸对打。

然而,慕南宸只是不紧不慢地加大了手上的力度,一个翻转便将薄昕岸的胳膊扭到了背后,疼得他冷汗淋漓。

薄昕岸咬着牙,不愿发出一点点痛呼以折辱他已经碎了一地的尊严。

苏晚夏冷冷地睨着他,“薄昕岸,别再出现在我面前。”她将耳钉取下来扔给他,“从昨晚开始,你在我心里就已经死了,而且永远死了。”

说完,苏晚夏坐进车里,闭上了眼睛,爱已成往事。

慕南宸稍一用力,将薄昕岸甩到了路边,转身进入驾驶座,绝尘而去。

……

说好的不哭,可是当车子一开动,苏晚夏还是哭了。

她从后视镜里看着薄昕岸的身影,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零零落落地湿了衣襟。

曾经那么傻,什么都不懂,现在是多么痛的领悟啊。

慕南宸沉默了很久,他是个话很少的人,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一个在爱情中被深深伤害了的女人,所以他让她哭个够。

眼泪是最好的发泄情绪的出口。

他默默地递上了纸巾,“想哭就哭个够吧。”

苏晚夏接过纸巾,将眼泪全部擦拭干净,最后扔掉纸巾,就像扔掉过去的种种。

“阿三。”

“嗯?

“我漂亮吗?”

“漂亮。”

“我让人讨厌吗?”

“不讨厌。”

“那为什么,”苏晚夏伤感地望着前方向后掠去的景物,“连薄昕岸都要这样对我?”

慕南宸拧起了俊眉,他嘴真的很笨,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减缓了车速,最终彻底停在了路边。

他转头看着她,修长的手指抚过她耳际的发丝,“你……其实值得更好的。”

苏晚夏转头,刚要说什么,“砰”的一声,车子又被人撞了一下……

本就积郁了一肚子的烦闷,苏晚夏彻底被激怒了,不待慕南宸有何行动,她先一步推门下车,来势汹汹地向车后走去。

“怎么开车的?!”苏晚夏刚刚摆好了与人吵架的姿态,看到后面车子的车门打开,下来一位身段窈窕的美丽女人。

大波浪卷发,戴着大大的太阳镜,高跟鞋,短皮裙。

明明是个各地游走的专业驴友,却打扮得像个超级巨星,除了莫晓晓,还能有谁?

莫晓晓将太阳镜推至头顶,笑容潋滟,“嗨,十八线小明星,好久不见。”

苏晚夏嘟嘴,“刚在电话里不是说才下飞机?”

“我这不是听说您的初、夜没送出去,就急匆匆过来安慰你了嘛,别伤心,一会去酒吧找个最帅的鸭子,不就破、处吗,有何难?”

莫晓晓迈着模特步走过来,修长的腿莹白得透亮,她与苏晚夏都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只不过风格杰然相反。

倘若说苏晚夏是一杯素韵的仙茶,而莫晓晓就是一盏艳丽的毒酒,不过两人能够成为好姐妹,是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的,那就是都很毒舌。

苏晚夏白了莫晓晓一眼,“你大爷莫晓晓,你哪只眼睛看见姐我需要安慰,没看姐我正要庆祝摆脱渣男?”

“嗯哼,”莫晓晓比了一个OK的手势,“那就去喝一杯。”

于是,苏晚夏上了莫晓晓的车,两人去嗨皮,而慕南宸被安排去修车。

走之前,他不忘叮嘱,“发烧才好,不要喝太多酒。”

“知道了,啰嗦。”苏晚夏很不耐烦。

莫晓晓则是妩媚生俏地对着慕南宸飞了一个吻,“阿三帅哥,拜拜了。”

慕南宸挑挑眉,看着两个女孩远去的车子,颇有些无奈,这两个女人,太魔性!

……

在去喝酒之前,苏晚夏去做了一件她认为特别重要的事,洗掉肩膀上那枚宣示爱的刺青。

这枚刺青是两个字母:WA,是晚夏和昕岸的拼音缩写。

将薄昕岸彻底剥离她的记忆和生活,是她这辈子必须要做到的一件事,她已经下了决心。

当刺青师为她洗除肩膀上简单的两个字母的时候,她痛得死去活来,眼泪大颗大颗地落下来,染湿了衣襟。

莫晓晓坐在一旁紧握着她的手,她懂,她的好朋友不怕身体上的痛,她哭是因为心里痛,“晚夏,哭吧,眼泪哭干以后,你就重生了。”

话音才落,苏晚夏放声地大哭起来,像是要将所有的委屈和不甘统统宣泄掉一样,哭得撕心裂肺。

刺青师吓得不敢再继续,“小姐,若是忍受不了,就……不要洗了吧?”

不待苏晚夏回应,莫晓晓坚定地命令,“不,一定要洗,还要洗得干干净净。”

……

洗过刺青之后,两人一同去了蓝地,一家娱乐会所。

苏晚夏刚洗了刺青不能喝酒,就要了一杯果汁,而莫晓晓却是要了一瓶烈酒,豪爽的人无烈酒不欢。

几杯酒下肚的时候,她们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人。

苏凤趋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苏凤趋南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苏凤趋南小说全文

苏凤趋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苏凤趋南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苏凤趋南小说全文

苏凤趋南相关小说大全

上错船嫁了总裁老衲_上错船嫁了总裁在线阅读

上错船嫁了总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上错船嫁了总裁的作者老衲,最新章节目录解读。上错船嫁了总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代替男友坐牢,出狱当天,回家看到男友跟一个女人厮混,那句出狱我们就结婚的话,仿佛只是一句闹了三年的笑话。身无分文下,她穷途末路,被迫和一个陌生男人发生了关系。感情失意,找工作也无望,最后机缘巧合,成为了本市娱乐巨头总裁的护工。"

小说名称:上错船嫁了总裁

期许情深已无爱【完本】小说在线阅读(我是大神)(宋梦浅陆泽云)

期许情深已无爱【完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期许情深已无爱【完本】的作者我是大神,最新章节目录解读。期许情深已无爱【完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刚产下儿子,她便被他扔进监狱,在她满身是血,奄奄一息时。他出现了,不是救她,而是告诉她:“你生的那个野种,我喂狗了。”"

小说名称:期许情深已无爱【完本】

《龙凤双宝:爹地强势宠》&江可心霍景琛&全本阅读

龙凤双宝:爹地强势宠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叶非欢原创小说龙凤双宝:爹地强势宠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龙凤双宝:爹地强势宠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你救了我妈咪,我们让她以身相许。看着面前这对酷似自己的龙凤宝贝,霍景琛狠狠咬牙,你们妈咪是谁?小宝贝双手插腰:怎么?你连自己有老婆有孩子的事都不知道?五年前的一场设计,她被迫爬上他的床。五年后,他冷冷逼近:偷了我的种,还敢对我始乱终弃?大家都说霍少权势滔天、高冷神秘,一转眼就把妻子宠成了公主。爹地,妈咪把影后给打了。男人心疼的摸着妻子的手,把手打

小说名称:龙凤双宝:爹地强势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