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已尽爱未尽在线免费阅读沈砚山司露微小说全文

  • 时间:
  • 作者:沈砚山
  • 来源:zd
  • 相思已尽爱未尽沈砚山司露微

相思已尽爱未尽在线免费阅读沈砚山司露微小说全文

相思已尽爱未尽小说在线阅读

相思已尽爱未尽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1章 落入掌心

司露微有个赌鬼老爹、流氓哥哥,被卖到堂子这件事,她很小就有心理准备。

然而当真发生时,她并不能接受。

她已经很努力生活了,为何还要沦落到这个地步?

她拼命的尖叫,想要挣脱烟柳楼的打手的束缚。

就在此时,她听到了外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董爷,这些大洋够不够?”

一小口袋大洋,落在桌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司露微听出那是五哥的声音。

她好像溺水的人,抓住了一块浮木。她停止了挣扎,侧耳倾听。

董爷是烟柳楼的老板,南湖县的大流氓。他看着桌子上的大洋,声调拖得懒懒的:“小五子,这些钱你足够买房买地,娶个好人家的闺女。

老司家的丫头生得好看,摊上那样的赌鬼爹,哥哥又不争气,她吃这碗饭是早晚的,你何必花这个冤枉钱?”

司露微浑身的血遽然一凉。

冷意从骨头缝里往外冒。

原来,她的命运外人都知道,只有她自己不肯认命罢了。

“董爷不必替我操心,就说这些大洋,够不够我赎回司家丫头吧。”年轻男人的声音不高。

可能是恼火,他压着怒意,也压着音量。

司露微的心高高吊起,都忘记了去思考一穷二白的五哥哪里来的大洋。

她等了片刻。

也许时间不长,可她深感光阴漫漫,让她窒息般无法透气。

她终于听到了董爷的回答:“司家丫头可不值这七十大洋,小五子你买亏了。你既然想要,就带走吧。”

说罢,董爷掏出了司露微的卖身契,丢给了年轻人。

年轻人捡了起来,塞到了口袋里藏好。

董爷轻轻咳嗽。

打手们把司露微从里面房间押了出来,推到了年轻人脚边。

这年轻人不过二十出头,身材高大。清帝退位已经一年了,他早已剪了辫子、蓄了头发,短发浓密。

他广额高鼻,眉目英俊,只是他左颊有个深深梨涡,英俊里少了点硬朗,加上他平时不太爱说话,让他看上去有点阴沉。

他拉起了司露微的胳膊,脱下自己的短褂,罩在她身上,将她整个人护在怀里。

他又看向了董爷:“董爷没其他吩咐,我就把人带走了。”

董爷倨傲,略微点头。

年轻人就把司露微带出了伎院。

对街有个粗汉子,又高又壮,急急忙忙跑过来。

年轻人就把怀里的司露微给了壮汉,壮汉稳稳接住了。

这壮汉是司露微的亲哥哥司大庄。

“五哥,董爷真让咱们带回去了?”司大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妹妹被卖掉之后他六神无主,此刻也没回神,不太敢置信。

五哥轻轻点头:“是的。”

“谢谢五哥。”司大庄裂开嘴笑,一脸短缺智慧的憨相,“露微,你得救了,要一辈子给五哥做牛做马。”

司露微整个人都脱了力。

大悲大喜耗尽了她的精神,她依靠在哥哥的怀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直到回到了家里,她哥哥给她灌下两碗凉水,她才缓过来一口气。

她有一双大眼睛,眼珠子又黑又亮,看人的时候能照进人心里。此刻,她正一错不错眼看向了年轻人:“五哥,你是不是把枪卖了?”

五哥是外地人。

司露微不知他的来历,他自称叫砚山,三个月前他浑身是血,倒在司露微家的后院门外。

司露微的哥哥是有名的傻子——智力只有正常人的一半,他非要收留砚山,司露微跟他说不通道理,只得随了他。

他们兄妹俩把砚山安排在后面的小耳房,给他治伤和吃喝,半个月之后他才能下床。

他身上什么也没有,只一个小匣子,里面装了一支枪。

他说:“是我父亲的遗物。”

司露微的哥哥是个傻混子,平日里认一个小混混为大哥,跟着他们祸害一方。

砚山能下地之后,先把那个混子大哥给收拾了,赶出了县城,自己接收了十几个小弟,从“砚山”变成了“山哥”。

砚山这个人有点穷讲究,他不太喜欢山哥的叫法,就让他小弟改口叫他“五哥”,因为他在家行五。

司露微恨透了这些地痞,她的傻子哥哥也是被人诱骗入伙,她年纪小、身体单薄,阻止不了,只能恨。

她因此连砚山也讨厌了起来。

砚山还是住在司家,偶然拿点酒回来孝顺司露微的老爹,又是司大庄的五哥,自然住得心安理得。

司露微身边一个老混子爹,一个傻混子哥哥,再添一个来路不明、颇有手腕想做大混子的五哥,简直是不见天日。

她预谋着赶不走砚山,自己就离家出走。她十五年陷在这样的生活里,真是过够了。

不成想,她还没有做好准备,她爹就中了个仙人跳,输了很多钱,回来把她拉到烟柳楼去卖掉了。

更加没想到的是,砚山会去救她。

他身无分文,除了那支枪,司露微想不到他从哪里弄来的大洋。

司露微这话一出,司大庄也紧张盯着砚山。

砚山表情淡漠:“我父亲骨头都不知道烂在哪里去了,他的遗物卖就卖了。我原本带在身上,也是盘算着将来走投无路换一笔钱。”

司大庄震惊看着他:“五哥,那可是你最珍贵的东西。”

之前他受了那么重的伤,还死死护住那把枪。

明明对他很重要的,他为了救露微,轻描淡写给卖了。

“人比枪更珍贵。”砚山声音不高,视线也没落在司露微身上,像是随便感叹一句。

司露微站起身,默默回房了。

这份恩情太过于沉重了,一句“感谢”未免轻飘。

她关上了自己的房门,双腿无力,跌坐在地上。

她欠了五哥一条命,她要怎么还?只能给他做丫鬟、做奴隶了。

司露微这辈子,怕是逃不出这些地痞无赖的掌心,摆脱不了下九流的命运。

她用力把自己的脸埋在膝盖间,恨不能缩成一团。

她在房间里独坐不过小片刻,她哥哥就扯开嗓子喊:“露微,煮饭了,五哥今天要吃阳春面,快去做饭!”

她连点伤感的时间都没有。

艰难起身,司露微进厨房去忙活了。

司露微是土生土长的江西人,他们江西人不太吃面,可砚山好像格外喜欢面食,特别是吃过司露微做的阳春面之后,恨不能一日三餐就吃它。

就这样过了两天之后,司露微发现了一个不对劲的事。

“哥,死鬼爹呢?”司露微问哥哥。

司老头卖了闺女,拿到了钱,肯定不够挥霍两天的,他怎么还不回家?

司大庄恨恨握拳:“不知道。他敢回家,我要打死他。”

然后,又过了三天,司老头还是没回来。

司露微恨不能她爹死外头,却又觉得不对劲。

她跑去她爹惯常流连的赌场,赌场的人说他好几天前就走了。

没人知晓他的去处。

“哥,死鬼爹怕不是出事了吧?”司露微晚饭的时候又说。

她哥狼吞虎咽吃饭,抽空回答她:“你操这份心!他死了正好,爱回不回,回来我也要揍他!”

五哥比司大庄斯文很多。

他慢慢吃饭,抬眸看了眼司露微:“你想他回来?“

司露微觉得他这句话的语气怪怪的,却又不知哪里怪。

半个月过去了,司家那死鬼老头,没有再回来。

司露微出去问了,附近的街坊邻居都没见过他。

“不见了正好,你也熬出头了。”邻居们都这样说。

他们都很厌恶那个老赌棍,却同情司露微。

司露微不关心烂赌鬼的死活。

她是想等烂赌鬼回来,当面拿刀砍他,无论如何也要叫他害怕。可他一直不回来,司露微想好了对付他的方法都悬空,她格外不踏实。

总怕他突然来袭,自己毫无准备,又被他拉去卖。

司露微又转了一圈。回到家时,五哥在后院磨一把刀。

那是他随身带着的。

瞧见她进来,他抬了下眼皮,眼眸黑沉沉的,像一块玄铁不泛任何的光芒。

她不言语,往厨房去。

五哥却开口:“你放心,我在这里,不叫人欺负你。”

司露微突然打了个寒颤。

她无缘无故有个预感:她天天诅咒快点去死的老爹,怕是永远回不来了。

而他们兄妹,从赌鬼老爹的手里,落入了五哥的手里。

她站在初夏的阳光里,出了一身冷汗。

第2章 你是我的人

沈砚山把一柄短刀磨得雪亮。

他看了眼在小厨房忙碌的背影,心里泛起一抹柔软。

他把刀放入刀鞘,放重脚步,走到了厨房门口:“中午吃阳春面。”

阳春面是江南小吃,北京不常有,但沈砚山的母亲是苏州人,她会做,他出国之前常吃。

他三个月前重伤,总感觉自己熬不过去,听到女孩子用蹩脚官话问他想吃什么,他随口说了句“阳春面”。

他不知道,江西人并不做这道吃食。

可是很意外的是,司露微会做。

阳春面最讲究的,是熬葱油。面条劲道滑爽、汤汁鲜美透亮,这是基本功,葱油则是锦上添花。

谁能熬好的葱油,谁就能崭露头角。

司露微做的阳春面,不像沈砚山母亲做的,却是他吃过最美味的。

后来他也问过了司大庄:“你妹妹很会做饭?”

“我舅公做过御厨。他没死的时候开了个小饭馆,露微天天去帮忙,他教露微的。”司大庄说。

沈砚山从司大庄和司露微身上,看不出半分亲兄妹的痕迹。

他也问司大庄:“怎么你叫大庄,你妹妹不叫二妞?”

司大庄有问必答:“她小时候快要病死了,我娘带她去拜佛,回来说要改名,花了十文钱请先生取的大名。”

而他娘则舍不得花那十文钱也给儿子取一个。

沈砚山每每想到这里,就觉得遗憾——若是司家太太还活着,肯定很疼女儿,司露微日子会好过很多。

司露微低垂着头,听到了他的话,就拿出面粉:“行。”

沈砚山看着她,想起她最开始对他很不错,他重伤时她精心照顾,后来就突然很冷漠,心头不免闪过几分阴霾。

司露微不是个温柔的姑娘。她做事麻利、言语爽直,虽然不咋咋呼呼的瞎闹腾,但实在不扭捏。

她话不多,该说什么就说什么,也不内向。

可最近她总是躲着沈砚山走,不跟他说话,偶然看向他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惶惑与不安。

“你怕我?”沈砚山突然问。

司露微手里的面粉撒了一把在砧板上,手略微抖了下。

她把剩下的面粉都倒进盆里,准备和面,半晌才答话:“我自己家,我怕你做什么?”

沈砚山依靠着厨房门。

他静静打量她,看着她纤细手臂很有力道,做事总是很流畅娴熟,甚是好看。

他慢吞吞开口:“怕要不回你的卖身契......”

司露微的手停住。

她的后脊僵成了一条线。

“你这些日子一直想问,怎么不开口?”沈砚山又道。

司露微的确很想要她的卖身契。

她被五哥从妓院赎回来,五哥怎么可能没拿到卖身契?可她又想到是五哥用那支枪换了她的命,她若是非要去讨,显得不识好歹。

她也不知道五哥为何扣着不给她。

加上她那个死鬼爹总不回来,她每天提防着,的确是心事重重。

司露微没什么文化,去年才及笄,经历也很少,心思也不知内敛,全写在脸上,像一张白纸。

“我......信任五哥。”司露微面颊的肉也僵了,喉咙发紧,声音不太像她自己的。

她以为,这样说很有诚意,也懂得感恩。

不成想,沈砚山并未体会到,他不紧不慢说:“那好,我替你收着。卖身契在我手里,你就是我的人。我对自己人不下狠手,你别怕。”

司露微僵直的身体更加紧绷,如遭雷击。

她此刻才明白,五哥并不是救了她,而是买回了她。

她仍是被卖了的。

只是主子从董爷变成了五哥。

司露微脸色惨白,冷汗从额头沁出,双手无力,那面她怎么也没办法将它揉成团。她甚至感觉透不过气,所有的恶意都袭向了她。

她慢慢蹲坐在地上。

她难受的时候,好像会胃疼,所以总喜欢蜷缩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听到了她哥哥的声音:“饭还没做?露微,不做饭你干嘛呢?”

司露微艰难站起身。

她揉了几下面,越想越气,狠狠把面盆一摔,从后门冲了出去。

司大庄又惊又愤:“你又发疯!快回来,我饿了,露微,露微,小鹿!”

司露微有双特别大且水灵的眼睛,像极了鹿眼,司大庄有时候就喊她叫小鹿,只是每每都要被她狠揍一顿,平常也不敢天天挂嘴边。

她打人的时候会拼命。

沈砚山开了房门,静静看着厨房里的冷锅冷灶,再看着兀自发颤的后门,表情微沉。

“出去吃。”他沉声对司大庄道,“别嚷嚷,吵得我头疼。”

司露微漫无目的走到了前街。

前途暗淡,抽走了少女最后一丝上进心,她摔锅摔盆的想:算了,还是自己逃吧,逃到哪里算哪里。

然而真逃出来,她又不知去哪里好。

她很小就没了娘,生活全靠自己摸索着来。

南湖县是小地方,她没见过什么世面。街坊邻居都是贩夫走卒,最底层的人。她从小就看着邻居家的男人打老婆孩子,又看到地痞横行,再看到小姑娘被卖到堂子,总生活在恐惧里。

她对这样的日子深恶痛绝。

她一定要逃出去。

为此,她八岁的时候,偷偷趴在私塾的后窗,跟着先生学字。

她想要认识几个字,将来去大城市给人家做丫鬟,哪怕主人家的打骂,也好过留在这样的环境里。

会认字,总占优势一点,也许能遇到一个好主人家。

没想到,那个时候她舅公回来了。

舅公是个御厨,会做很多菜,最擅长是江西菜。

他开了个小饭馆,也认识字。

司露微拼命的巴结他、讨好他,而他也真可怜这小姑娘,就收了他做徒弟。

可惜好景不长。

舅公原本就是身体有疾才被赶出皇宫的。病不传染,却也治不好,三年之后他就病死了。

饭馆卖给了其他人,钱被司露微的爹拿走了。

司露微学会了认字,也学会了做菜,虽然舅公没了,他给了她另一条出路。

她那时候才十一岁,已经盘算好了,等她满了十五岁,去官府拿到了名牒,就离开南湖县,去南昌府碰碰运气。

南昌府是大地方,大户人家多。她去能做个厨娘,如果不行,做个丫鬟也可以,只要不做伎女。

女子十五岁之后才有名牒,要去官府报备,然后准备婚嫁。

官府也有冰人,会帮忙说媒。拿到了名牒,就是官府认可的“成人”了,才可以去其他地方,否则身份不明,抓住了要下大牢。

她苦熬了这些年,不成想一切都成了泡影,如何能不伤心欲绝?

她不知不觉走到了舅公从前的饭馆后门,实在没力气了,又半蹲了下来。

“露微?”突然,她听到有人叫她。

男孩子的声音有点沙哑,单薄,却很好听。

司露微抬眸。

她秀眉微拧的愁苦脸上,情不自禁露出了一个笑容:“风清哥。”

第3章 有耐心

徐风清今年十七岁。半大小子,他抽条快,体质没跟上,看上去异常消瘦。

他才剪辫子不久,头发有点短,还是穿着旧时的长袍长裤,鼻梁上戴一副眼镜。

他是南湖县有名的大才子,十五岁就中了秀才,是天才少年,那时候县令都说他将来怕是要做进士的。

不成想,皇帝和朝廷说没就没了。

学子们全迷茫了。

他们有的年纪三四十岁,一辈子只会读书,等个金榜题名的前途,突然之间朝廷倾覆,他们苦读数年成了泡影,光南湖县就疯了好几个老秀才。

徐风清年纪小,哪怕现在去转做其他也来得及。

他跟着几名要好的同窗,去了南昌府。一来是南昌府消息灵通,二来是交通便捷,可以让他们更快知道外面的事,重新找个前途。

后来他写信回来,说是要考外地的大学。

什么是大学、外地又在哪里,司露微一概不知,只知道她的风清哥去南昌府寻出路去了。

没想到,他这个时候回来了。

“......怎么了,一个人蹲在这里?”徐风清颇为紧张,“谁欺负你了?”

“还有谁,被我哥哥气的。”她道。

徐风清反而放心。

司家老大虽然愚笨,总是会把露微气得半死,却不会真的打露微。那傻子还是很疼妹妹的,虽然他的疼爱跟正常人有点不一样。

兄妹拌嘴,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去我家吃饭,好不好?”徐风清柔声道,“快十二点了,你饿不饿?”

“饿了。”司露微笑了笑,“风清哥,我给你做爱吃的粉蒸肉。”

江西菜以粉蒸肉见长,是招牌菜之一,能否做好这道菜,是一个大厨的入门功夫。

司露微的舅公当初就是靠这道菜进了御膳房。

她把舅公的本事学了个十成十。

徐风清笑道:“你说得我快要流口水了。走!”

徐家在南湖县是望族。

徐风清很小就没了父亲,跟着他母亲过日子,住在徐家大院的西南角,既跟大家同一院落,又有小门可以单独进出。

他母亲娘家也是大地主,陪嫁丰厚。

司露微舅公的那个饭馆,就是被徐风清的母亲买了下来,交给她的陪房打理。

每次去徐家,司露微心情都很好。徐太太面慈心软,对她也很亲厚。

“阿妈。”徐风清上前敲门,“阿妈我回来了。”

丫鬟上前来开门,惊喜喊:“太太,少爷到家了。”

徐太太正在里屋收拾箱笼,闻言立马走出来。

看到徐风清和司露微,她脸上笑容更甚:“我盘算着你早该到了,半天不见人影,原来是去找露微了。”

司露微心里有事,听闻这话,顿时脸通红。

徐风清的脸比她还要红,结巴着解释:“不是的,阿妈,我是偶然碰到了露微。”

众人瞧他拘谨,都笑了起来。

司露微去小厨房忙活。

她给徐风清做了一桌子好饭菜。

徐太太爱死了她的手艺,连连夸赞好吃。

徐风清心里有蜜一样甜。

“露微,你也吃。”他不停给司露微夹菜,快要把司露微的饭碗堆成山。

司露微道谢。

徐太太和徐风清把那道粉蒸肉吃完了,犹不尽兴,不停赞说:“你真学到了你舅公的手艺。露微,你这本事将来去做御厨都使得。”

“阿妈,现在皇帝都没了。”徐风清在旁边笑道。

徐太太就叹了口气。

司露微被夸得很不好意思。

饭后,她跟徐太太、徐风清说了一下午的话。

每次她来,徐太太都很开心;加上儿子回来了,她心情更好,话题总不断,越说越高兴。

快要到黄昏的时候,司露微告辞,徐风清要送她回家。

他当着徐太太的面,拿出一本书给司露微:“露微,我跟同窗好友一起编的字帖,已经出版了,送给你。”

司露微翻开。

里面的字都特别漂亮。

她一下子就翻到了徐风清的字那一页:“风清哥,这是你的字。”

“是。”徐风清的脸更红,“你喜欢的话,可以用它来练字。”

“我喜欢!”司露微道。

徐太太抿唇笑,没有出声。

徐风清把司露微送回了家。

两个人慢慢走,暝色渐入,街上的光线逐渐淡了,临街店铺点了灯。

徐风清突然说:“露微,你知道南昌府入夜的时候,街上有路灯。”

电灯是有的,但只有徐家那样的大户人家才用电,小门小户还是点煤油灯。

“路......路灯?”司露微难以想象,“放在街上用的吗?那得多少钱?”

“是督军府弄的。”徐风清笑道。

“是知府吗?”

“不,现在叫督军府。”徐风清跟她解释。

外面的天地已经大变,很多事司露微都不知道。

“如果有机会,真想带你去南昌府看看。”徐风清的声音有点轻,说出这句话,他擅自心跳如鼓。

他很忐忑,怕自己唐突了司露微。

司露微的心,也是怦然而动。

她的心口,有什么蜜意正在往里灌:“我想去。想跟你去。”

徐风清若是个历经情事的男孩子,此刻听到这句话,无论如何也要做出点亲密举动,哪怕拉一下她的手。

可他被幸福砸晕了,脸通红,心跳得他自己都能听到,像只呆头鹅杵在那里,只知道笑。

他青涩又甜蜜的初恋,这样圆满顺利。

他的笑容那样璀璨,晚霞的余晖落入他的眸子里,司露微第一次看到这样明媚的眸光,整个世界都温暖亮堂。

她也笑了。

她那灰败惨淡的人生里,有了色彩。

徐风清往回走,走了几步就跳了起来,实在太高兴了。

司露微静静看着他走远。

她转身要回家,突然意识到大门是开着的,门里站了一个人。

她吓得半死。

那人很高,比她那死鬼老爹高太多,却比她哥哥瘦,她那颗提起的心才归位。

“......五哥。”她不情不愿叫了那人一声。

沈砚山端详着她。

幽淡光线里,明明看不太清,可他愣是觉得她容光焕发。

“小情郎?”他懒懒开口。

司露微后退了两步。

她脸上的笑全部敛去,紧绷着颊肉。

她咬住了牙关,半晌才松开:“是,我们很要好。他是大才子徐风清,我们从小就认识......”

沈砚山往前走了两步。

司露微死撑着一步不让。

沈砚山靠近她,突然伸手,撩拨了下她的刘海,发出清冷又短促的一声笑。

“小孩子。”他淡淡道,“你真天真。”

司露微攥紧了拳头。

她明白他说什么。

她人都卖给了他,是没资格找什么情郎的。

“......如果,我给你一百大洋,你能把卖身契还给我吗?”她突然问。

虽然她还没有这么多钱,但是有个奋斗的目标,她会拼命去努力的。

沈砚山往里走,脚步不快,却也没回头,淡淡回答:“我的人,我不卖。别说一百大洋,一万大洋也不行。”

司露微站在那里,脸上的血色褪得干干净净。

她一瞬间下了杀心。

然后,她就听到沈砚山继续道:“帮我做几件事。做得好了,卖身契白送给你。”

“五哥!”司露微好像一瞬间山回路转,急急忙忙跟上了他。

沈砚山声音低缓,带着哄诱的意味:“所以,你要听话。”

司露微连忙点头:“我听,求五哥发善心。”

沈砚山往回走,心想小女孩子真蠢,被人卖了都会替人家数钱的。他这样空口白话的承诺,有什么用?

她居然还一脸兴奋,把男人的话当了真。

他回眸看了眼她,心想:“没关系,傻一点我慢慢教,反正人是我的。”

相思已尽爱未尽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相思已尽爱未尽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相思已尽爱未尽全部精彩内容

相思已尽爱未尽相关小说大全

上错船嫁了总裁老衲_上错船嫁了总裁在线阅读

上错船嫁了总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上错船嫁了总裁的作者老衲,最新章节目录解读。上错船嫁了总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代替男友坐牢,出狱当天,回家看到男友跟一个女人厮混,那句出狱我们就结婚的话,仿佛只是一句闹了三年的笑话。身无分文下,她穷途末路,被迫和一个陌生男人发生了关系。感情失意,找工作也无望,最后机缘巧合,成为了本市娱乐巨头总裁的护工。"

小说名称:上错船嫁了总裁

期许情深已无爱【完本】小说在线阅读(我是大神)(宋梦浅陆泽云)

期许情深已无爱【完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期许情深已无爱【完本】的作者我是大神,最新章节目录解读。期许情深已无爱【完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刚产下儿子,她便被他扔进监狱,在她满身是血,奄奄一息时。他出现了,不是救她,而是告诉她:“你生的那个野种,我喂狗了。”"

小说名称:期许情深已无爱【完本】

《龙凤双宝:爹地强势宠》&江可心霍景琛&全本阅读

龙凤双宝:爹地强势宠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叶非欢原创小说龙凤双宝:爹地强势宠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龙凤双宝:爹地强势宠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你救了我妈咪,我们让她以身相许。看着面前这对酷似自己的龙凤宝贝,霍景琛狠狠咬牙,你们妈咪是谁?小宝贝双手插腰:怎么?你连自己有老婆有孩子的事都不知道?五年前的一场设计,她被迫爬上他的床。五年后,他冷冷逼近:偷了我的种,还敢对我始乱终弃?大家都说霍少权势滔天、高冷神秘,一转眼就把妻子宠成了公主。爹地,妈咪把影后给打了。男人心疼的摸着妻子的手,把手打

小说名称:龙凤双宝:爹地强势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