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罪无间(丁潜)全文阅读

  • 时间:
  • 作者:宇尘
  • 来源:zzy
  • 沉罪无间丁潜

沉罪无间(丁潜)全文阅读

沉罪无间小说在线阅读

《沉罪无间》小说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7章 瞬间催眠术(1)

“什么意思?”

“她记不起案发整个经过,但是能断断续续记住一些片段,她说还有其他的被害人被囚禁了,我们认为她就死从囚禁地逃出来的,如果我们不能早点儿找到囚禁地,那些人恐怕凶多吉少。”

“……”丁潜没说话,似乎有些犹豫。

“怎么样,试试看吧。人命关谈,你总不能见死不救是不是?”

丁潜无可奈何叹口气,算是答应了,“我只能试试看,行不行的再说,还有,必须先要给她做脑部彩超,我必须确定她的大脑没有受到外伤才会给她催眠。”

“好,没问题。”

……

……

医生们对女被害人脑部进行了CT检查,确定她的脑部没有受到伤害,机能正常。

于是,丁潜着手对她进行催眠。

他先给女人做了一个简单的心理评估,之后告诉宋玉林他们已经查明了她失忆的原因,“这个女人患有前行性失忆症,所以导致她记不起来之前发生的事情。”

“什么是前行性失忆?”郭蓉蓉好奇的问。

“患者对正在做事情和行为毫无记忆,一边做一边忘,所以她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恐怖事情没有什么实际的记忆。”

“那她怎么能连自己的名字和家住什么地方也记不住呢。”

“应该是她受到了严重的心理刺激,她的遭遇让她濒临崩溃,这种状况下,人体防御机制会让她出现选择性遗忘,即使她偶然记起什么不好的经历,潜意识中也会觉得那是别人的悲惨遭遇,和她无关。”

“既然她什么都记不住,催眠真有效果吗?”郭蓉蓉提出怀疑。

“人脑的短期记忆区域在大脑的颞叶前部。”丁潜指了指颧骨往上一点儿的位置,“这个受害者的颞叶没有受到损伤,也就是说,它其实有记忆功能,只是受到刺激之后出现了神经功能紊乱,可以通过催眠手段来恢复。”

“既然这样,就向我们展示一下你的高明手段吧。”杜志勋不冷不热的说。

丁潜回到病房,让其他人都离开,他走到窗前把窗帘拉上,房间里马上就昏暗下来。

病床上的女人忽然变得警觉,警惕的注视着丁潜的一举一动。

丁潜回到床前,用一种温和的声音对女人说:“刚才给你的好吃吗?我还有一包味道更好的,想不想尝尝?”

说着伸手入怀摸出一个什么东西放进嘴里。

三个警察站在门口观看着房里的情景,杜志勋微微皱眉,“他这是在干什么?”

宋玉林没吭声。

郭蓉蓉好奇的瞪圆了眼睛。

病床上的女人看见丁潜似乎吃的津津有味,像个小孩子似的也跟着吞咽口水。

“你想要吗?”丁潜伸手入怀又掏出一点儿吃的。

他攥着拳头放到女人面前,说:“不过,我们先做一个游戏,我数三个数,数到三你打开我的手掌里面才有吃的,知道吗。”

女人点点头。

“好,一……二……三……”

女人迫不及待的想翻开丁潜的手,丁潜忽然把手缩回,伸出另只手,说道:“在这只手里。”

女人霎时一愣,不由得瞪大眼睛看向他的掌心,就在这一瞬间,丁潜撤回的那只手忽然往她头上一按,发出短促的指令,“睡!”

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女人的身子瞬间瘫软,就像整个灵魂都被抽走了。

她跌倒在丁潜怀中,丁潜用被子抵住她的身子,让她平稳的靠坐在床上。

站在门口观望的三个人看的目瞪口呆,郭蓉蓉难以置信的说,“这就算催眠了?怎么看着跟江湖骗子似的呢?”

宋玉林瞪她一眼,“好好看。”

郭蓉蓉吐吐舌头,不吭声了。

丁潜坐在床边,看着双目紧闭,呼吸略有些急促的女人,慢慢说道:“你现在正在品尝美味,越嚼越有味道,你要慢慢的品尝……”

女人就按照她说的,津津有味的嚼着,好像嘴里真有东西一样。

等女人差不多到了中度催眠状态,呼吸就已经平稳了,他开始问:“现在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他说话的语速十分缓慢清晰,带着一种令人倦怠的磁性。

他问完之后,房间沉静了两秒钟,接着响起一个女人清晰的声音:“我叫严果。”

从这个声音里听不出丝毫的癫狂,根本就是一个头脑清醒,情绪稳定的人在说话。

“你家住哪里?”

“我家……”

女人身子开始剧烈的哆嗦,隔着眼皮能看见眼珠急速转动,像是要随时从床上跳起来。

丁潜两只手按住她双肩,向她传递出力量,语调缓慢笃定的说道:“你现在很安全,没有什么能伤害你,你只是做了一场噩梦,只是一场梦而已……”

“只是……一场梦?”

“是的,只是一场梦,你说说看,你在梦里都看到了什么,看到你家了吗?”

“看到了……”女人渐渐恢复了平静。

“你家在哪里?”

“望水乡……平安镇……”

“你家里都有什么人?”

“我妈。”

“你妈叫什么?”

“魏……凤……琴。”

“你爸呢?”

“我……我没有爸。”

“那你能想起来最近一次离开家的时候,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我……我想不起来……”严果胸脯一起一伏,情绪又开始不稳了。

这更证实了丁潜刚才的猜测,严果遭到“丧尸”袭击的地方肯定是在家中或者家附近,所以每当提到家,她就会变得特别紧张。她的心里防御机制正在尽力回避这段回忆。

“你要记住,你看到的只是一段梦境,无论你看到什么,它都不是真实存在的,你不用害怕……”丁潜把手按在她手上,微微用力,给她一个暗示,“现在你说说看,你都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我家来了好多人。”

“他们来干什么?”

“他们都和我妈打招呼,很亲热的样子。”

“你认识他们吗?”

严果停顿了几秒钟,微微转动头,就好像真能在眼前看到那些人,在一一辨认一样,她说:“我好像见过。”第7章结束

第8章开始

第8章 瞬间催眠术(2)

“他们是来你家做客对吗?”

“嗯,是。”

“你妈妈是做什么工作的?”

“她是高中老师。”

“然后呢,你妈妈和那些客人都做了些什么?”

“他们聊天……还帮我妈做饭。”

站在门口的郭蓉蓉竖着耳朵听了半天,实在听不耐烦了,“他怎么净问些没用的,这跟啃脸案有什么关系啊。真是个外行。”

宋玉林摆手斥她,“你懂什么。消停的听他们说什么。”

郭蓉蓉很不满的撅撅嘴。

“他认为这个女人家就是‘丧尸’作案的现场,他在弄清来龙去脉,有没有可疑的人出现。”一直默不作声的杜志勋用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说道。

他虽然对丁潜态度不善,但并不轻视他,细心的观察他,听他说什么。

“除了做饭还干什么?”丁潜继续诱导。

“吃饭。”

“……是,除了做饭吃饭呢,还发生了什么,你再好好想想。”

“吃饭的时候,来了一个人,”严果胸口肩头微微震动,“他的样子很凶,很可怕……”

“怎么可怕?”

“他的脸……他的脸……”

“他的脸怎么了?”

“很吓人……他跟老师大声争吵……我不知道他们因为什么……”

“然后发生了什么?”

“然后我们开始吃饭,聊天……”

“你们?你是说,你妈和她的学生?”

“嗯。是他们。”

“那个长得很吓人的男人呢?”

“我不知道。我想不起来了。”

关键时候,严果的记忆出现了断篇,催眠后的回忆毕竟不能跟正常经历相比,经常出现的都是断断续续的片段。好的催眠师要懂得快速将这些记忆碎片衔接起来,引导受施者继续回忆下去。

“然后,你们吃完饭做什么了。”

“我们……没吃完饭……”

“是中途发生了意外吗?”丁潜感觉自己距离目标越来越近了。

严果接下来一句话却令他大吃一惊。

“我们都不能动了。”

“什么意思,不能动了?”

“我不知道,我们就是不能动了,只能坐在椅子上。然后……然后……”

“然后怎样?”

“然后,他……来……了……”

“他是谁?”

“他……他……太可怕了……”

“他是谁,他是之前来你家跟你妈妈吵架的男人吗?”

“我……我……天啊……他咬我们……我们都动不了,他发疯的咬我们……他要吃了我们……”

女人话清清楚楚的传到门外三个警察的耳朵里,三个人互相看着,脸色都变了。

吃人?

尽管他们对凶手做了各种各样的猜想,甚至都想到了丧尸,但还是没想到这种可能。

“那你是怎么逃出来的,他为什么没吃你?”丁潜的语调依然平静,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他嫌我太瘦,把我关在笼子里,后来……后来,他把那些人都吃完了才想起我……他咬我的脸,呜呜……我不想像其他人那样被弄死,我好容易才把笼子弄开了……”严果胸脯起伏,眼珠转的飞快,丁潜唤醒了她最恐怖的经历,快要到了她能承受的极限。

“你被囚禁了几天?”

“囚禁,囚禁……”严果惊恐至极的发出连连惨叫,再次无法抑制的哆嗦起来,嗓音尖锐高亢,状若癫狂。

“这是梦,这是梦!”

严果激烈的反应也出乎了丁潜意料,他试图按住她,没想到严果忽然张开嘴用力咬在丁潜的手腕上,因为用力过猛,扯动受伤的脸,变得扭曲狰狞,好像恶鬼一般。

她嗓子里还发出“嘿嘿嘿嘿”恶狠狠的狞笑,丁潜的手腕很快就渗出血。

门口三个警察见状赶忙冲进房间想要拉开严果,丁潜却朝他们摇摇头,似乎严果那一口咬在别人手上,他就像感觉不到疼痛一样泰然自若。

他抬起另只手,摸在严果头顶,微微施压,发出指令,“你困了,睡吧……”

严果激动的情绪又神奇般的恢复了平静,无力的靠着被跺昏昏欲睡。

丁潜这才对三位警察说:“在深度催眠的过程中不能施加外力把受施者强行弄醒,会对他精神造成严重伤害,像严果这样已经心灵受到创伤的会留下后遗症的,甚至可能神经错乱。”

郭蓉蓉咂咂舌,没想到催眠术这么可怕,她差一点儿就动手了。

“你们想要知道的信息我都帮你们找到了,她现在已经疲惫不堪了,我想停下,把她唤醒。”

杜志勋还有些不满意,“我刚才听到她已经提到凶手了。如果再能追问一下,她就能提供更详细的信息……”

“如果她真的清楚记得凶手是谁,刚才就已经告诉我了。她不说,说明她确实没有记住,即使我逼她,她也想不起来,如果施压过大会让她精神崩溃的。”

“没那么严重吧。只不过问两句话而已。”

“我不想拿我的患者冒险。”丁潜冷冷拒绝。

杜志勋表情讪讪,不再说什么。毕竟是丁潜做催眠,干不干还是他说了算。

其他人都不再反对,丁潜正要给昏昏沉睡的严果发出苏醒的指令,严果意外的说话了。

说出的话更让人意外。

她的声音含糊其辞,低沉深厚,就像一个男人在嘟哝,大家都听到了,她反反复复只说了一句话,“你该去死,为什么不去死!”

这句话乍听上去就是普通人诅咒,琢磨琢磨又似乎另有深意。只是大家一时又想不出许多。

之后,她又昏昏沉睡。仿佛刚才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听我口令,我数到三,你醒过来,一……二……三……啪。”丁潜朝严果打了一个响指。

严果一个激灵,从深度催眠中苏醒过来。

她带着疲倦的神情望着坐在床前的丁潜,又看看站在他身后三个便衣打扮的警方,露出困惑的表情。

“我给你的东西是不是很好吃?”丁潜笑着问她。第8章结束

第9章开始

第9章 瞬间催眠术(3)

她点点头,回味似的舔舔嘴唇,露出满足的微笑,就好像他真的吃过了什么美味一样。

郭蓉蓉啧啧称奇,“这也行?太能忽悠了。”

“这不是忽悠,这是科学。”丁潜翻楞她一个白眼。

丁潜的催眠给特案一组提供了意想不到的线索。宋玉林他们三个人马上驱车来到平江市刑警大队,特案一组的其他组员还在那里待命呢。丁潜也随他们一起来到了刑警队。

特案一组一共有五个人。现在除了法医不在,其余的人都到齐了。

冷面组长是杜志勋,眼睛大性格也大咧咧的是郭蓉蓉,戴副眼镜长得干巴巴像个小品演员的叫钟开新,据说是个电脑高手。还有一个又高又胖,饼子脸的彪形大汉,叫年小光。

丁潜把女受害人催眠之后回忆起来的各种片段,重新整理一遍,复述给大家听。

丁潜讲完了,杜志勋做出了总结:“这个女被害人叫严果,我们怀疑她是从家里逃出来的,胡乱的跑进青年公园被人发现了。她家庭住址十分关键,叫望水乡平安镇……开新,你马上给我查查这个地方具体在什么位置。”

“稍等,头儿,马上搞定。”钟开新总跨个电脑包,便于随时联网干活。

他拿出笔记本,搜索了一下,很快有了结果,“在城北郊区,走101国道20分钟路程。”

“我看看地图。”杜志勋绕到电脑前看了一会儿,兴奋的说:“严果的家和三个月前那起啃脸案所发生的地方是在同一个方向,距离也就几公里。咱们跟住这起案子,说不定能捎带把之前的悬案也破了。”

大家一听干劲儿十足,年小光公鸭嗓们大声道:“头儿,那咱们还等什么,直接找到他家问个清楚不就完事儿吗?”

“我还有话没说完,那个啃脸魔有可能就隐藏在严果家附近,我们现在还不了解对方是什么情况,但我知道他手段残忍癫狂,充满攻击性,很可能……甚至看上去根本不像一个正常人。虽然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他究竟长什么样,我猜只要见到他就能马上认出来。你们一旦发现他,一定要小心,绝对不能跟他近距离交手。”

“头儿,你也不用太担心,就算对方真是丧尸,就凭咱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不成。再说了,我上网查过,丧尸唯一的弱点就是头,万一咱们遇到了丧尸,我二话不说,直接掏枪给他爆头枪就完事儿了。”

钟开新笑嘻嘻的揶揄年小光,“你就会吹牛B,到时候你一准儿第一个跑。”

“行了,事不宜迟,马上收拾家伙,十五分钟后我们出发。”杜志勋下达命令。

“柳菲很快就到了,要不要等等她?”郭蓉蓉问。

“不用了。我们先去。给她留下地址就行。”

……

……

杜志勋并没有带上当地刑警,特案一组四人加上丁潜,一共五个人,坐上一辆警用吉普离开刑警队,直奔城郊而来,出了收费站,在101国道上开了10分钟,拐上岔路。按照导航仪指示赶奔望水乡平安镇。

平江市被润江横贯,望水乡在润江边,是一个沿江而建地形狭长的区域,平安镇在望水乡西南,400户居民,主要生计是种地和养鱼,是一个平静的小镇。

进入镇子里,一派安宁祥和、与世无争的氛围,感受不到丝毫异样。

就好像这里不曾跑出过一个被“丧尸”撕咬的惨不忍睹的女人。

可是,严果清清楚楚的说出了这是惨案发生的地方。

来到平安镇,警员们直接找到镇政府,让工作人员帮忙查找一个叫蔡凤琴、当过老师的人住在哪里。

工作人员查户口登簿,发现有三个同名同姓的女人,但是没有一个是老师。

杜志勋问那名工作人员,“你们这儿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恐怖的大案子?”

“没有啊。”那人很肯定的回答。

年小光说:“头儿,不会是我们找错地方了吧?”

杜志勋想想说:“这并不奇怪,如果蔡凤琴不是在本地当老师,在当地应该就没什么记录。至于她的住处,我们想,我们要找的人应该住的比较偏僻,因此才没有人发现什么异常。”

三个叫蔡凤琴的人中,有两个住在镇子里,还有一个住在镇子南头的养鱼场那边,周围没什么邻居,是孤零零的一栋房子。

警员们在政府工作人员的指引下,驱车来到那个蔡凤琴的家。有一个大院套,三间崭新的瓦房,后院还有鸡舍和菜园。

大家下了车,走到院门前,发现大门关着,用手一推门没上锁,是虚掩着的。

“等一下。”杜志勋摆手示意其他人不要动,他蹲下身看着脚下的青砖地面。

那里有一小滩已经变成褐色的血迹。

他顺着这摊血迹推门走进院子,很快就发现地面上又有几点血,再走一段又看见一滩,这些血迹断断续续从正门的方向一直延伸到大门外,仿佛一条蜿蜒的血线。

杜志勋看了看其他人,低声说:“如果这条血线是严果留下的,为什么只有这一条血线,难道其他人都没有逃出来吗?”

杜志勋的话也正是大家所担心的。所有人都不吭声,目不转睛的望着他,等他的指示。

杜志勋比较沉稳,没有马上带人往屋里闯,他不清楚屋里情况,决定先观察一下,他朝钟开新和年小光做了个手势,两人心领神会马上迂回包抄到屋后,防止凶手逃走。

他又朝郭蓉蓉使了一个眼神,两个人分别移动到东西屋窗前,观察里面的动静。

丁潜好奇,也想去看看,被郭蓉蓉打了一下肩,“你别跟着捣乱,你不专业!”

“……”

郭蓉蓉走到西屋窗前,那里通常都作主客厅用。果不其然,隔着窗户模模糊糊能看见屋里电视柜和沙发。

突然!

她瞪大了眼睛,发出惊愕的声音。

“怎么了?”杜志勋问。

“客厅里有人在……在吃饭。”

什么?

凶案现场有人在吃饭?

这个场景光想想就够诡异的了。

沉罪无间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沉罪无间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沉罪无间全部章节

沉罪无间相关小说大全

上错船嫁了总裁老衲_上错船嫁了总裁在线阅读

上错船嫁了总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上错船嫁了总裁的作者老衲,最新章节目录解读。上错船嫁了总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代替男友坐牢,出狱当天,回家看到男友跟一个女人厮混,那句出狱我们就结婚的话,仿佛只是一句闹了三年的笑话。身无分文下,她穷途末路,被迫和一个陌生男人发生了关系。感情失意,找工作也无望,最后机缘巧合,成为了本市娱乐巨头总裁的护工。"

小说名称:上错船嫁了总裁

期许情深已无爱【完本】小说在线阅读(我是大神)(宋梦浅陆泽云)

期许情深已无爱【完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期许情深已无爱【完本】的作者我是大神,最新章节目录解读。期许情深已无爱【完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刚产下儿子,她便被他扔进监狱,在她满身是血,奄奄一息时。他出现了,不是救她,而是告诉她:“你生的那个野种,我喂狗了。”"

小说名称:期许情深已无爱【完本】

《龙凤双宝:爹地强势宠》&江可心霍景琛&全本阅读

龙凤双宝:爹地强势宠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叶非欢原创小说龙凤双宝:爹地强势宠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龙凤双宝:爹地强势宠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你救了我妈咪,我们让她以身相许。看着面前这对酷似自己的龙凤宝贝,霍景琛狠狠咬牙,你们妈咪是谁?小宝贝双手插腰:怎么?你连自己有老婆有孩子的事都不知道?五年前的一场设计,她被迫爬上他的床。五年后,他冷冷逼近:偷了我的种,还敢对我始乱终弃?大家都说霍少权势滔天、高冷神秘,一转眼就把妻子宠成了公主。爹地,妈咪把影后给打了。男人心疼的摸着妻子的手,把手打

小说名称:龙凤双宝:爹地强势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