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都市高手徐然薛清心小说在线阅读

  • 时间:
  • 作者:大米饭
  • 来源:zzy
  • 全能都市高手徐然薛清心

全能都市高手徐然薛清心小说在线阅读

全能都市高手小说在线阅读

大米饭小说作品《全能都市高手》精彩章节推荐

第10章 我们离婚吧

佣人们纷纷探出头,看着偏楼门口发生的一幕。

“哎,都是爹生娘养,谁能受得了这种侮辱,我看他肯定会离开薛家。”

“我看不会,这些年,他哪天不挨骂,都习惯了,再说了,谁舍得离开薛小姐那样的大美人,如果是我,天天揍我,我也不走。”

徐然看着自己的铺盖散落的到处都是,脸上却没有愤怒,连他自己都很奇怪,此时,他的心静如止水。

他等李凤娇骂完,正双手叉腰大喘气的时候,才缓缓抬起头,星目中带着一丝从容。

“妈,什么事,让你发这么大火,气大伤身呐。”

薛清心在一旁轻轻帮李凤娇拍背,听到徐然的话,不禁惊讶,他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李凤娇的火气再次被点燃,她杏目圆睁,手指徐然,“你跟我装傻啊,今晚发生的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你还有脸问我?你的脸皮怎么那么厚。”

徐然还是那副云淡风轻,“今晚?我怎么了?我也做到了骂不还口,打不还手。”

“周铭羞辱我,我没计较。”

“七大姑八大姨嘲笑我,我没放在心上。”

“而你,扇我一巴掌,我也没在意。”

“请问,我还应该怎么做。”

李凤娇为之一振,这还是那个窝囊废吗?他的声音不大,却隐隐含着一丝威严。

不可能,一定是自己气蒙了。

“你就是有错,今天是老太太的大日子,你倒好,活生生搅了局,你知道为了这场生日宴,我们家花了多少钱吗?你这个废物,从进薛家们,一分钱也没赚过,到处给我惹是生非,我们还留你有什么用。”

“这两年,你吃我的,穿我的,我对你不好吗?可你呢,狼心狗肺的狗东西,有好东西,竟然私吞,你可以不给我,清心呢?他是你老婆,你也不让她分享?清心,必须跟她离婚。”

薛清心心里也不舒服,但她比李凤娇更冷静一些。

“妈,很晚了,有什么事儿,明天再说吧,你也累了一天了。”

李凤娇甩开女儿的手,“不行,今天不说清楚,我能睡得着吗?一千万的宝贝啊,就让这个混蛋喝了。”

每每想到延年益寿,美容养颜这句话时,李凤娇的心就搅在一起,对徐然的恨也增加一份。

徐然冷哼,“是你们说那是烂核桃,又说从垃圾桶里捡来的,自始自终,没人相信我。”

“你……”李凤娇为之语结,事实的确如此,即便是现在,她也觉得那的确是烂核桃。

“你还有理了,我再问你,你凭什么说人家周铭的玉符是凶物,看把老太太气的,她今晚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就算是死也赎不了罪。”

徐然没有回复,他只是冷笑。

薛清心不禁皱眉,他怎么还笑得出来。

徐然今天非常不对劲。

至于哪里不对劲,她也说不上来,就好像这副躯壳里面,换了一个人似的。

“你笑什么?你还有脸笑?你知道什么叫良心吗?”

徐然终于开口,“什么叫良心?”

“我是没赚过一分钱,但咱家里里外外大小事,哪一样不是我做的?我这叫没良心?”

“两年,七百多天,从我新婚之夜开始,我就给你和爸端茶倒水递毛巾,可有间断过?我这叫没良心?”

“你们对我呢?想骂就骂,想打就打,吃的是剩饭剩菜,住的是终日不见光的杂物间,我可曾抱怨半句?我这叫没良心?”

“请一个长工,不需要工资吗?我这叫没赚一分钱?”

徐然一番话,慷慨激扬,掷地有声,连那些佣人也纷纷点头,这孩子不容易啊。

薛清心咬着嘴唇,细想之下,这两年,他真的挺苦的。

李凤娇却不领情,“怎么,很委屈是吗?好啊,你走啊,你有什么资格抱怨,你那个病痨的妈,这几年看病花了我们薛家多少钱,你以为我不知道?清心,这次你给他多少钱?”

薛清心低声道:“妈,别说了。”

“真是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我还没让你出去,你现在已经胳膊肘往外拐,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

李凤娇转头继续喷徐然,“你没话说了?我让你当长工吗?有本事你出去赚钱啊。”

“你是不是觉得全家人都向着周铭,没错,就是向着他,因为人家有本事,你知道人家公司一年赚多少钱吗?几百万,全家人都能跟着受益,我还不瞒你,我准备让清心去周铭公司上班,工资都谈好了,一个月两万起步,你行吗?”

薛清心一惊,“妈,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用知道,过两天去上班就行了,女儿啊,是妈害了你,让这么个玩意耽误你,现在,妈不能再让他祸害你了。”

徐然不淡定了,周铭对清心觊觎已久,瞎子都看出来。

如果,她真的去上班,那岂不是羊入虎口?

他看着薛清心,多希望她能当场拒绝。

“妈,别吵了。”

“好,你答应我,先跟这个废物离婚,然后去周铭那边上班,我就不吵了。”

薛清心有些为难,她下意识看了徐然一眼,而徐然竟然毫无反应。

薛清心心一下凉了,你真是没用,难道不知道周铭对我的心思吗?

此时,你不应该暴跳如雷吗?

“好,我答应,徐然,给我妈道歉,然后把这里收拾好。”

她自顾说着,却没发现,徐然的眼神里,一片绝望。

“不用了,这些东西,我不要了,还有,从今天起,我不是薛家长工了。”

薛清心和李凤娇同时一愣,薛清心微微蹙眉,“徐然,我好容易哄好我妈,你别胡闹。”

徐然淡淡道:“你也认为是我胡闹,是吗?好,那就让我再胡闹一次。”

徐然缓缓抬头,眼神里,没有昔日的爱慕。

薛清心的心忽然针扎一样疼,他要干什么?

“清心,我们离婚吧。”

“什么?”

“你说什么?”

李凤娇表现出来的震怒,就好像徐然说了多大逆不道的话似的。

而且,分明是她一直要徐然和薛清心离婚。

“你敢提离婚!”

第11章 反悔

“是,我要离婚!”徐然表情无比冷静。

薛涛恰好从老太太处回来,见妻子不在房间,就找了过来。

他听到徐然提离婚,也是惊得站在当场。

李凤娇全身发抖,嘴唇哆嗦。

这个废物,窝囊废,没用的东西。

他竟然敢提离婚?

他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亦或者,他外面有人了?

一定是的,难怪这个混蛋今天竟然敢跟自己顶嘴。

薛清心的心也是一阵颤动,她虽然不喜欢徐然,也曾经想尽一切办法,想跟他离婚。

但两年过去了,她也在徐然身上,找到了不少优点。

细心、包容、吃苦耐劳……

她觉得自己已经快说服自己,慢慢去接受这段婚姻,她甚至告诫自己,以后要对他好一点。

可现在,她觉得自己就是个蠢货,人家根本不想跟你生活下去。

他不要你了。

内心的骄傲,让薛清心强忍委屈,美目中带着委屈,颤抖问道:“你再说一遍!”

徐然心中也不好受,他也不想走到这一步。

他双手握拳,好像给自己鼓劲。

“我们离婚吧。”

薛清心忽然低吼道:“为什么!”

“因为缘尽!”

“因为灾过!”

“因为……我有点累了。”

其实,徐然还想说,因为你答应了去周铭公司上班。

徐然并不是很介意这件事,他只是在乎薛清心的态度。

他也相信,薛清心之所以答应去,也有息事宁人的想法。

可如果有一天,李凤娇逼着她嫁给周铭呢?她还是选择顺从母亲?

有些底线,是不能碰的,碰了,就不叫底线了。

徐然有些寒心,或许,他不应该拿自己跟李凤娇比。

因为,他不配。

既然这样,不如放手,给各自一条生路。

薛清心看着徐然,脑海中满是他刚才的话,缘尽……灾过……累了。

什么灾?他为什么会这么说?

噌噌噌,李凤娇快速走下台阶,抬起手,就是一巴掌。

这一次,徐然抓住了她的手。

“以前,我是你女婿,任你打骂。”

“从今往后,你妄想!”

李凤娇挣脱开手,徐然的态度发生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让她接受不了。

他应该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任打任骂的窝囊废啊。

“你想离婚?做梦吧,你有什么资格提离婚,你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吗?上门女婿。”

“你入赘到我们薛家,就是我们薛家人,我们仁慈,没有把你的姓改成薛,你还有脸提离婚,只有我们赶走你,否则,这辈子,你死也要死在薛家。”

徐然有些意外,不是你先提离婚的吗?

“你不是一直让我跟清心离婚吗?现在,我遂了你的愿。”

李凤娇的确变卦了,不是因为徐然,而是面子。

薛家算不上名门望族,也算是有点名气。

可两人一旦离婚,外面的风言风语肯定会朝薛家泼过来。

说不定会有人认为薛清心有什么问题,连徐然这个窝囊废都不要她。

那时候,名声可就不好听了,薛家也会成为笑话。

李凤娇双手叉腰,冷着脸,“你是不是翅膀硬了?还是病痨鬼的妈病全好了,用不着我们薛家了,是吧,没良心的狗东西,喂不熟的狼崽子,清心,现在你看清这个混蛋的真面目了吧,我真后悔,当初早就应该逼你离婚。”

事已至此,徐然也不想翻旧账,他只想让这一页,尽快的翻过去,以后,各自安好。

“随便你,我妈治病的钱,我会还的。”

一提起钱,李凤娇的底气就更足了。

“还?你拿什么还?你有钱吗?”

“你真以为你拿出一千万的苦提子,我就相信是你的?指不定是从哪里偷来的,捡来的。要离婚可以,你抱怨当长工没有工资,怎么不提这几年你吃我的穿我的,还有你妈看病钱,哪次不是十万八万的,我跟你算过没有?”

李凤娇没说错,这也是徐然一直以来没有底气的原因之一。

养母苏琴的身体一直不好,每年都要住几次医院,花费不菲。

他又没钱,这些钱都是薛清心付的。

七七八八算起来,几十万总有的。

李凤娇见徐然不说话,越发得意,“我不多要,只要你现在拿出五十万,我马上同意离婚。”

五十万对徐然来说,是天文数字。

“我可以用其他方式还债,比如,去薛家医馆打工。”

“我呸,那是五十万,不是五十块,你懂医术吗?去医馆能干什么?打杂?清洁工每个月两千,你不吃不喝,要攒二十多年,等你还完钱,清心都人老珠黄了,那时候你提离婚?不仅是窝囊废,还是个渣男。”

徐然无语,李凤娇给人安罪名的本事,真不是盖的。

“那你说怎么办?”徐然索性把皮球踢给李凤娇,不管她怎么说,自己照做就行了。

“哼,”李凤娇冷哼,“想早点离婚,可以,清心,明天带他去喻仁医院,谈那个项目。”

薛清心一怔,“妈,你别再闹了,他什么都不知道,帮不上忙的。”

“你别管,怎么,你不想离婚吗?”

“妈……”薛清心不知道该说什么,转身气呼呼回房间了。

徐然默默收拾东西,卷在一起,而李凤娇已经把他的房间门锁上,扬长而去。

徐然抬起头,看着三层小楼,所有的房间灯,一下子全灭了。

薛家佣人犯不上因为可怜徐然,而丢了工作。

徐然抱着铺盖,走到车库,就地打地铺。

车库温度很低,徐然身上穿着短袖,竟然不觉得冷。

他发觉体内有一股金色暖流缓缓流淌,浑身暖洋洋的。

咯噔咯噔……

突然,有高跟鞋的声音,徐然脑海中自然而然浮现出薛清心的声音。

紧接着,一床厚厚的被子砸过来,薛清心转身就走。

徐然也没有说话,强忍不舍,该结束了。

没想到,薛清心又折返回来,黑暗中,她站在那里,唯有一道倩影。

“徐然,你是认真的?”

“恩。”

“就因为我妈打你骂你?”

薛清心的语气刺激到徐然,他随口说了一句,“这还不够吗?”

“你……好,你想离婚,我偏不让你如愿,我要让你看看,离了薛家,你什么都不是。”

说完,薛清心狠狠踢了一脚车门,奔驰车发出滴滴的警报声,在夜晚,份外刺耳。

第12章 被砸晕

一夜无眠。

天边刚刚出现一丝白,徐然蓦然睁开眼,心意一动,身体随时弹起来。

他很惊讶,虽然没有睡觉,但精神好的出奇,而且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在唱歌,喧闹。

他来到后视镜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仿佛年轻了好几岁。

“难道真的能延年益寿,永葆青春?”

“要是能给她留一点,就好了。”

“恐怕,她也不会相信吧。”

昨晚那么一闹,早饭肯定没有自己的份。

徐然也丝毫不觉得饿,他站在车库前,身体里有一股蓄势待发的力量,让他忍不住挥拳,蓦然,一道灵光闪过。

“归元拳!”

紫极天录?

徐然立刻凝神静气,静静阅读紫极天录。

归元拳,取自九九归一,归于元始。

一共九拳,却变化万千。

徐然依葫芦画瓢,挥出一拳,砰,在他的拳头前,竟然出现一团白色的气爆。

徐然赶紧收起拳头,朝四周望去,他没想到会有这么大动静。

看来以后练拳,要找个安静没人的地方。

他张开手掌,发现掌心的阴阳图暗淡无关,图形也若隐若现,非常模糊。

当时获得传承的时候,他清晰记得阴阳图散发着黑白双芒,非常醒目,怎么会……

难道是自己过度使用其中的神秘力量,才让阴阳图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很有可能。

徐然试着与阴阳图进行心灵沟通,可惜,始终没有听到回应。

看来,只能自己摸索了。

徐然看了看时间,还不到六点,薛清心这个时间,还在酣睡中。

他一个人无聊,便开始绕着花园慢跑。

跑得正爽,他忽然听到一声惨叫声。

是从老祖宗王喜莲的房间传来的。

不会吧,古曼童的骨头,这么厉害?

徐然没有多想,便跑了过去,万一真的出事了,那也是一条人命啊。

徐然冲进王喜莲的房间,发现她躺在床上,双手死死扼住自己的脖子,表情痛苦。

徐然上前,轻声喊了两声,却发现王喜莲的表情极其的诡异,她时而痛苦,时而露出兴奋,在暗淡的光线下,非常渗人。

“这……怎么回事?”

徐然虽然知道现在必须要做点什么,可他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下手。

“蠢货,”紫极天录声音慵懒,就好像刚刚睡醒一样。

“你有办法?”徐然赶紧问道。

“废话,不过是小鬼作祟,有什么好怕的,你不是用过神鬼十三针吗?”

徐然连连点头,“用过,可是,那不是救人的吗?还能捉鬼?”

紫极天录被徐然的反问激怒了,“要不是老子元气大伤,非得赏你几巴掌,神鬼十三针岂止是能捉鬼,你要是有本事,遇神杀神,遇鬼灭跪,又算得了什么。”

徐然着急救人,也没时间理会紫极天录自吹自擂。

“我该怎么做?”

“真是笨,天帝怎么会选中你,记住,这是你欠我的。”

忽然,一道光芒闪过,徐然还纳闷,它干了什么。

可当他把目光落在王喜莲身上时,顿时惊愕。

她的身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干瘦的鬼娃娃,鬼娃娃紧紧抓住王喜莲的身体,从嘴巴里伸出长长的舌头,缠绕住王喜莲的脖颈,越缠越紧。

“原来真是你这个小东西在作祟。”

徐然福至心灵,随手抓起桌上的牙签。

银针不够,牙签来凑。

唰唰唰……

十三根牙签刺入王喜莲的穴道中。

厮啊……那干瘦小鬼发出凄厉的惨叫声,王喜莲的嘴巴里,也发出呜嗷的叫嚷。

徐然见小鬼被定住,便伸手去扯它的舌头。

“徐然!”一声愤怒的呼喊,从背后响起。

徐然回头一看,薛涛薛清心李凤娇还有一干佣人,站在门口,眼神里满是不可思议。

薛清心气的浑身发抖,她在睡梦中听到奶奶的叫声,还以为是做梦。

直到楼下响起杂乱的脚步声,她才跟着下楼。

一进门,便看到徐然双手掐着奶奶的脖子,想要掐死她。

薛清心怎么也没想到,徐然会是这种人。

昨晚,她还担心徐然冻着,给他送了被子。

这个人面兽心的混蛋,就因为奶奶偏爱周铭,就怀恨在心。

薛清心再也忍不住,冲上去,拿起桌上的茶壶,重重的砸下去。

咔嚓,茶壶破碎。

一道热流顺着徐然的额头流下来。

“就因为她说你两句,就就要杀了她?”

李凤娇也冲过来,狠狠踢了他两脚,“畜生,没人性,赶紧报警,把他抓起来。”

连一向对徐然还不错的岳父薛涛,也是一脸怒容,“徐然,你马上给我滚,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血,模糊了徐然的视线。

薛清心的这一砸,丝毫没有留手,徐然现在眼前直冒金星,扑通一下,跌坐在床前。

他的眼皮很重,很想睡觉。

他好像听不见了,只能看见薛家人一个个义愤填膺,指着他的鼻子,张嘴大骂,可就是不出声。

徐然晃了晃脑袋,发现那小鬼趴在王喜莲的胸口,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不行,不能功亏一篑。

徐然挣扎地站起来,他现在的样子非常恐怖。

薛涛不禁把妻子女儿护在身后,怒声道:“你这个畜生,还想行凶不成?”

徐然踉踉跄跄,眼神四处飘荡,忽然,他看到地上带血的瓷片,顺手捡了起来。

薛清心见状,拉着父亲往后退,“徐然,你别发疯了,你要是伤害我的家人,我不会放过你的。”

徐然面色苍白,脸上露出凄苦的表情,“你的家人……对,他们才是你的家人。”

说完,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朝小鬼的舌头斩去,他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有没有用。

但,这是他唯一能做的。

薛家人见他的瓷片刺向老太太的脖颈,吓得魂飞魄散。

“你敢!”

“畜生啊……”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不像是人类发出来的。

在场的人全都呆若木鸡,刚才的声音,犹如来自九幽地狱的恶鬼,不可能是老太太的声音。

紧接着,扑通一声,徐然重重的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他,怎么了?”

薛清心咬着牙,“活该,是他自找的,快看奶奶。”

众人扑过去,没人理会徐然。

“老祖宗,你怎么样?”

“奶奶,你醒醒!”

王喜莲缓缓睁开眼睛,众人见状,才松口气。

“老祖宗吉人天相,畜生是伤不到你的。”

“徐然这个狗东西,简直丧心病狂,险些害了老祖宗的性命。”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老祖宗包扎一下。”

薛家的家庭医生打开药箱,拿出纱布,轻轻擦干王喜莲脖子上的血迹,却惊讶的发现,并没有伤口。

“怎么会这样!没伤口哪来这么多血!”

“是那个畜生的血,看来他没得逞,活该!”李凤娇吐了口唾沫,又狠狠踢了徐然两脚。

薛清心有些不解,她明明看到徐然手中的瓷片,狠狠砍在奶奶的脖颈上。

她正纳闷,忽然,薛涛喊道:“你们看,妈身上的牙签也倒了。”

薛清心上前一看,牙签根本没有刺到奶奶的身上,连个红印都没有。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全能都市高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全能都市高手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全能都市高手小说全文

全能都市高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全能都市高手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全能都市高手小说全文

全能都市高手相关小说大全

上错船嫁了总裁老衲_上错船嫁了总裁在线阅读

上错船嫁了总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上错船嫁了总裁的作者老衲,最新章节目录解读。上错船嫁了总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代替男友坐牢,出狱当天,回家看到男友跟一个女人厮混,那句出狱我们就结婚的话,仿佛只是一句闹了三年的笑话。身无分文下,她穷途末路,被迫和一个陌生男人发生了关系。感情失意,找工作也无望,最后机缘巧合,成为了本市娱乐巨头总裁的护工。"

小说名称:上错船嫁了总裁

期许情深已无爱【完本】小说在线阅读(我是大神)(宋梦浅陆泽云)

期许情深已无爱【完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期许情深已无爱【完本】的作者我是大神,最新章节目录解读。期许情深已无爱【完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刚产下儿子,她便被他扔进监狱,在她满身是血,奄奄一息时。他出现了,不是救她,而是告诉她:“你生的那个野种,我喂狗了。”"

小说名称:期许情深已无爱【完本】

《龙凤双宝:爹地强势宠》&江可心霍景琛&全本阅读

龙凤双宝:爹地强势宠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叶非欢原创小说龙凤双宝:爹地强势宠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龙凤双宝:爹地强势宠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你救了我妈咪,我们让她以身相许。看着面前这对酷似自己的龙凤宝贝,霍景琛狠狠咬牙,你们妈咪是谁?小宝贝双手插腰:怎么?你连自己有老婆有孩子的事都不知道?五年前的一场设计,她被迫爬上他的床。五年后,他冷冷逼近:偷了我的种,还敢对我始乱终弃?大家都说霍少权势滔天、高冷神秘,一转眼就把妻子宠成了公主。爹地,妈咪把影后给打了。男人心疼的摸着妻子的手,把手打

小说名称:龙凤双宝:爹地强势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