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都市高手小说免费阅读作者大米饭

  • 时间:
  • 作者:大米饭
  • 来源:zzy
  • 全能都市高手徐然薛清心

全能都市高手小说免费阅读作者大米饭

全能都市高手小说在线阅读

《全能都市高手》推荐章节免费阅读

第1章 活人被钱憋死

丰华医院重症监护室外,徐然跪在地上,抱着一名医生的大腿。

“医生,我求求你,你别放弃我妈妈,她还不到五十岁啊。”

医生的眼神有些厌恶,徐然这种人,他见多了,央求救人的时候,哭天抢地,要他缴费时,就开始推三阻四。

这里是医院,又不是善堂。

“起来,你别以为这样就不用交钱了,医院已经给你们开了绿色通道,现在你们欠费快两万多了,今天不交费,我们就停药。”

“我劝你,有求我的功夫,不如赶紧去借钱,没钱的话,就带你妈回家,别浪费钱了,反正现在已经是晚期,跟往水里扔钱,没什么两样。”

医生的话,像刀子一样,把徐然的心刺得千疮百孔。

徐然也知道,妈妈这次恐怕挺不过来。

可他不能放弃,因为养母苏琴对他有大恩。

他是在一个雨夜被扔在垃圾堆里,而那晚,苏琴因不能生育,被老公一家赶出家门,路过垃圾堆的时候,听见徐然的啼哭,才把他抱走。

这些年,他们母子二人相依为命,日子艰难,却也不缺快乐。

好容易把徐然养大成人,苏琴不用那么操劳。

谁能想到,天降灾祸,苏琴一下子病倒了,而且,是绝症。

那一年,徐然刚毕业,还没找到工作,他一边打零工,一边照顾苏琴,日子越发艰难。

被逼无奈,他只能把自己嫁入薛家,成了薛家的上门女婿。

而薛家买下他,只用了区区二十万,现在也已经花光了。

两万块,对有的人,只不过是一顿饭钱。

对徐然,却是天文数字,因为他身上连买一个馒头的钱都没有。

徐然心里绝望,却不肯就这么放弃。

“医生,给我点时间,我一定能借到钱。”

那医生冷哼一声,嘴上没说,心里却暗道,这种病,是个无底洞,亲戚朋友都被你借怕了,谁还肯帮你。

徐然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养母苏琴的大哥苏明山家门口。

刚一敲门,里面就传出大舅妈的咒骂声,“赶紧滚,你们一家就是寄生虫,张嘴就要钱,我们家是开银行的啊,要死就死远点。”

徐然满心绝望,但还是开口,“舅妈,去年,我大舅病了,你跟我妈拿了两万,我现在急用,你先还给我。”

“什么钱?我们家用得着跟你们这些穷鬼借钱?你有证据吗?没证据不要乱说,小心我告你诽谤。”

徐然心中一片冰冷,他虽然早有预料,但本以为人命关天,舅妈不会做的这么过分,看来,他还是太小看人心了。

万般无奈,他只好说道:“可能是我记错了,那舅妈,你能不能借我点钱?五千也行。”

“一毛钱都没有,借给你,你拿什么还?你有车还是有房啊,你不是薛家女婿吗?你找他们家借啊,他们家有钱啊,干嘛来敲我家门,我们早就划清界限了。”

徐然强忍悲痛,“舅妈,我真的走投无路,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死,你帮帮我,我做牛做马,也会报答你的。”

里面没有动静,就在徐然满心失望,准备离开时,从窗口扔下来两个馒头。

“拿上馒头赶紧滚吧,以后再来,我就放狗。”

干硬的馒头泡在黑乎乎的臭水里,很快,膨胀起来。

徐然盯着那两个馒头,咬牙捡起来。

徐然,你不能倒下,妈妈还要靠你救她,吃,记住今天的耻辱,以后活出个人样来。

饱含臭水的馒头,嚼起来,好像别人的呕吐物。

跑了一圈,这些亲戚见到他,就像见到豺狼虎豹,唯恐避之不及。

这一天,他听遍了世间最恶毒的咒骂,这些人可都是他和妈妈的亲人啊。

他揣着讨来的两百块,像游魂一样,朝最后的希望走去。

薛家。

他知道,薛家不会给他一毛钱,也会像其他人一样,百般羞辱他,可他不想放弃。

“小子,总算堵到你了。”

徐然猛地抬头,发现自己被人堵在小巷子里,对面,是放高利贷的老蛇。

“玛德,老子满世界找你,还以为你特么死了,赶紧拿钱!”

徐然下意识捏了捏口袋里的两百块,“蛇哥,我没钱……”

老蛇眼尖,“兜里是什么?玛德,你还敢跟老子耍心眼,找死!”

老蛇手一挥,手下扑上去,按倒徐然,徐然拼命挣扎,“别拿走,这是救命钱。”

“没错,是救你的命,蛇哥,才两百。”

老蛇眼光一寒,“老子堵了你几天了,就拿到两百,给我打。”

徐然赶紧抱着头,任凭四五个人拳打脚踢,愣是不吭一声。

“贱骨头就是贱骨头,贼硬,打的老子手都疼了,呸!”

一口带着烟草味的黄痰黏在徐然的头发上,他想伸手抹掉,可浑身刀割一样的疼。

不知过了多久,徐然睁开眼睛,晃了晃眩晕的脑袋,口袋里有震动,他费力从口袋里摸出屏幕破碎的手机,依稀看清上面显示的名字。

薛清心。

他名义上的老婆。

徐然张了张嘴,活动一下脸部肌肉,声音有些哆嗦。

“喂。”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薛清心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满。

“手机坏了,没声音。”

“我不是给你钱换手机了吗?你怎么还没换,你就不能做一件让我不生气的事吗?”

徐然唯唯诺诺,“我知道了,你在T国玩的还开心吗?”

“没你的地方,都很开心。”

徐然:“……”

“好了,我挂了。”

“等等,你能不能借我点钱,我妈……”

嘟嘟……

电话直接挂断,意料之中。

徐然挣扎站起来,靠在墙壁上,低头看着身上的衣服,满是脏污。

这是他唯一能穿出来的衣服了。

他朝左右望了望,见没人经过,赶紧把衣服脱下,翻过来,重新穿上,而后,拖着满身伤痕往前走。

身上钻心的疼,却比不上心里的痛苦。

怎么办,该这么办?

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含辛茹苦养大他的母亲,就这么走了。

走到尽头,他抬头一看,走到了海大路。

海大路,他猛然想起一个人。

他的初恋,唐菲。

唐菲在这条街上,开一家非常火爆的校花KTV,因为这里靠近东海大学,很多美女都会来这里消遣,吸引了众多有钱的阔少来这里猎艳,所以,生意好得不得了。

这家的投资人是把唐菲从自己身边抢走的许政,他还是徐然的同班同学。

徐然站在路口,鼓足勇气,朝KTV走去。

他相信,以唐菲的善良,应该可以借给他两万块。

毕竟,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他把自己的所有,都给了她。

单单这份情,还不值两万吗?

想到这里,徐然不禁加快了脚步。

白天,KTV里面人很少,大堂只有两桌人在喝酒聊天。

徐然走进去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

当然,也包括唐菲和搂着她腰的许政。

“这不是我们的海大的大才子吗?怎么落魄成这个样子。”

“薛家也太过分了吧,分明不拿才子当干粮。”

“哈哈,上门女婿而已,谁会把他当成人看待。”

冷嘲热讽如刀剑加身,虽然徐然已经习惯了,可还是被唐菲眼神里浓浓的厌恶刺伤了。

“你还有脸来这里……”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2章 卑微如狗

徐然目光有些躲闪,分手之后,唐菲好像变了一个人,衣着更加大胆,脸上也画着浓妆。

她本来就很白,穿着露脐装,胸口高高撑起,若是个子矮的男人稍微低头,就能看到露出来的耀眼。

她斜靠在许政身上,两条粉嫩的大长腿随意摆动,丝毫不顾及全场男人绿幽幽的眼神。

徐然没有看她的眼睛,也能感受到她的漠视。

“唐菲,你能出来一下吗?”

没等唐菲回答,许政跳下椅子,走了过来。

“我去,你刚刚翻过垃圾桶了吧,怎么这么臭。”

许政捂着鼻子,“我警告你,唐菲现在是我的女朋友,你别想打她主意,当然,她也不会看上你这种人,受不了,你出来就不能换一身干净点的衣服吗?我快被你熏晕了。”

那边坐着的男男女女也走过来,夸张的嗅了嗅,“我的妈呀,太臭了,他绝对翻过垃圾桶,你看他嘴角还粘着东西,该不会在垃圾桶找吃的吧。”

“他怎么好意思走进来,这地方是他能来的吗?”

“唐女神也是他这种人,想见就能见的?”

徐然是鼓足勇气走进来的,他预想到自己会被挖苦,可为了妈妈,他可以不在乎。

可他太小看这些人的恶毒了。

徐然紧握双拳,心中被愤怒填满。

“哎呦,他生气了,该不会揍我吧。”

“来啊,朝这里打,你敢吗?碰我一下试试,我不让你倾家荡产,我就跟你姓。”

“你还别较劲,他一穷二白,光脚不怕穿鞋的,说不定,还真揍你。”

“我呸,瞧他那熊样,我借给他一百个胆子。”

徐然缓缓抬起头,眼神里透着哀求,“唐菲,看在以前的情分上,你出来一下。”

唐菲手拄着吧台,另一只手晃动着红酒杯,脸上满是戏谑。

“你还好意思提以前?你知道吗?那是我唐菲这辈子最屈辱的时刻,我当初怎么瞎了眼,竟然会跟你在一起。”

许政笑盈盈走过去,搂住唐菲的蜂腰,“宝贝,别提那些不开心的事儿,就当作发善心,积德了,他不是连你的手都没摸过吗?徐然,我其实应该感谢你的,这样吧,我这里有一百块,赏你的。”

“哈哈哈,许少太大方了。”

“别这么说,我打赏要饭的,最少都一千。”

许政的意思,徐然还不如要饭的。

唐菲看着徐然,心里很反胃,一个男人,被人如此羞辱,竟然连屁都不敢放,还当什么男人。

“徐然,你滚吧,别再出现在我面前,更不要提以前,否则,我会翻脸的。”

徐然眼里一片惊愕,他没想到以前那个连踩死一只蚂蚁,都会伤心哭泣的女孩,竟然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他还不能走。

“唐菲,我想跟你借两万块,我保证,会连本带利还给你。”

唐菲的眼神更加轻蔑,“闹了半天,是来借钱的,真晦气,我跟你有关系吗?我凭什么借钱给你,你是我什么人。”

“你……就算你不认以前我们……我们至少还是同学。”

唐菲双手交叉在胸前,“要是每个同学都来跟我借钱,我就算开印钞厂,也不够用,省省吧。”

徐然不愿放弃,唐菲是他最后的希望。

“唐菲,我真的急用,你就当可怜我,借给我吧,我妈现在还躺在医院,要是没钱,他们就要停药。”

许政忽然正经起来,“真的吗?你妈病的很重?”

徐然燃起一丝希望,“恩,癌症晚期。”

许政睁大眼睛,捂着嘴,“这么严重?两万够吗?唐菲,我们要不要多给他点。”

徐然往前迈出一步,“不用,两万够了。”

“这么重的病,两万怎么够,张辉,把你的名片给我。”

一个年轻人递上来一张名片,许政交到徐然手里,“拿着,这才是你最需要的。”

徐然低头一看,是殡仪馆……

“你……”徐然咬紧牙关,怒视许政。

“哎呦,生气了?哈哈,都得了癌症,还救个屁啊,现实点吧,火葬场才是你应该考虑的,辉少,看我的面子,给他打个折。”

张辉满脸讥笑,“许少,你这不是难为我吗?再怎么打折,也要掏钱的,你看他的德行,兜里有一毛钱,算我输。”

许政摊手,“那怎么办?”

“路边找个乱葬岗,弄点柴火,自己烧呗,还想怎么样。”

徐然再也忍不住了,他们可以羞辱自己,但不能羞辱妈妈。

“你们这些混蛋,我跟你们拼了……”

徐然攥着拳头,朝许政冲过去,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正要砸向许政,忽然,脚下被什么东西一绊,整个人失去平衡,重重砸在地上。

而后,他听到许政的叹气,“废物就是废物,我站着不动让他打,他都打不到,哥几个,招呼他。”

又是一通暴打,徐然蜷缩在大理石地面上,像一条死狗。

他吐出一滩秽物,是还没有消化的馒头。

“许少,这个狗东西还有馒头吃,看来还挺幸福啊。”

“也知道是谁赏他的,或许是从垃圾桶翻出来的馊馒头。”

许政扭头看着唐菲,唐菲站在徐然面前。

徐然一边抽搐,一边颤抖说道:“我……需要……钱。”

“求……求你。”

唐菲眼神无比冷漠,比她眼神冷漠的是语气。

“徐然,你看看你现在的德行,真的不如一条狗,你还想跟我借钱?你拿什么还?”

“我劝你认清现实,回去之后,带你妈妈吃点喝点,让她安心走吧,跟着你,也注定一辈子吃苦。”

唐菲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这个平安扣,是你送我的,我一直想还给你,正好,今天遇上,从此以后,我们两不相欠!”

唐菲手一松,平安扣掉在徐然胸口,那是苏琴让他送给未来EX妇的礼物,徐然给了唐菲。

徐然正要伸手,许政一脚踏在平安扣上,平安扣应声而碎。

没人注意到,一道金光一闪而逝。

“哎呦,真是对不起,把你送给唐菲最贵重的礼物踩碎了,我该赔多少钱,十块够不够?”

唐菲冷冷道:“一看就是地摊货,十块钱能买三个。”

“菲菲,我又没有零钱,地上的一百,便宜你了。”

徐然怔怔看着胸口的碎片,那是妈妈给他的,或许,会是唯一的遗物。

“你们……”

徐然正要挣扎起来,忽然,脑海中响起一声雄浑的道音。

“无量天尊……”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3章 天帝传承

“徐然小儿,我乃紫极天帝,你我有缘,既然你得我法相,便是我的弟子门徒,我传你紫极天录和阴阳图,望你能继承我的衣钵,记住,我紫极一脉,都是顶天立地的好男儿,若天要压你,就劈开那天,若地要拘你,就踏碎那地,一入紫极门,谁敢高高在上。”

声音如洪钟大吕,宛若从虚妄中出现,徐然正要张嘴询问,一条条炫彩光带出现,瞬间将他冲晕。

原来,这些光带都是信息,一股脑全都钻进他的脑海中。

许政见徐然趴在地上,捂着脑袋,表情痛苦,不由得怔道:“他借钱不成,该不会改勒索了吧,咱们统一口径,就说他故意闹事,想勒索我们。”

“没错,这么说,警察也没办法。”

忽然,徐然大叫一声,爬起来直接跑出去。

马路上,车水马龙,徐然靠在树杆上,大口喘气。

他抬头看着天空,阳光刺眼,温热的阳光洒在脸上,才让他察觉到自己回归到现实。

刚才是出现幻觉了吗?

他思绪刚一转动,脑袋立刻刺痛起来,而且,一段段文字闪着金光,在他灵台中盘旋。

更为意外的是,他竟然全都能看懂。

真的是紫极天录……

难道,是真的?

更让他惊悚的是,那金文散发出来的金光,汇入到他体内的经脉中,竟然化作金黄色的暖流,沿着一条条脉络缓缓流动。

他立刻觉得五体通泰,四肢好像拥有无尽的力量,头脑也没有半点眩晕,清明无比。

太神奇了。

掌心一片温热,他摊开手一看,一个阴阳图出现在掌心,这应该就是阴阳图,阴图漆黑一片,宛若深幽古潭,满是死寂,阳图则白芒刺眼,生机盎然。

阴阳图缓缓转动,白芒黑芒交替闪耀,端是神奇。

“这……有什么用。”徐然自顾嘀咕。

忽然,他的灵海中闪过一个念头,他竟然看出自己此时的身体状况。

皮外伤,多处淤青,软组织挫伤……

“这,自己懂医术了?”徐然小声嘀咕,忽然,掌心如火烧一般,烧的他浑身一震,一股精纯的能量顺着他的手臂,瞬间传遍全身。

徐然整个人展开双臂,好像要拥抱明天一样,站在大街上,仰着头,大喝一声,“爽!”

周围人纷纷躲避,“有病吧。”

“现在人压力大,好端端的小伙子,竟然犯了癔症。”

徐然见众人议论,顿时羞赧,低头快步往前走。

他心中却是喜悦无比。

没人懂得他此时的感受,虽然没有脱衣查看,但他能清晰的感知到身上的淤青全都消失不见了,而且各处伤痛也都消弭于无形。

太好了,阴阳图有如此妙用,那会不会治好妈妈的病?

想到这里,徐然迈开大步,兴冲冲朝医院跑去。

刚爬上楼,徐然发现走廊里摆着一张病床,好像是妈妈苏琴的病床。

他赶紧跑过去,果然是苏琴。

苏琴面色苍白,神情萎靡,当她看见徐然后,才硬挤出一丝笑容,“徐然,怎么把自己跑的满头大汗,别着急,妈没事。”

徐然咬着牙,这些医生也太势利眼了吧,半天都不能等吗?

“妈,是我无能,让你受苦了,不过,你放心,我一定能治好你。”

苏琴全当他是在宽慰自己,“孩子,是妈拖累你了,这个病,没必要花钱了,你带我回家吧。”

苏琴挣扎着要起来,徐然上前正要按住她,当他的手掌接触到苏琴干瘦的手臂时,灵海中果然出现苏琴的情况,乳腺癌晚期,药石无灵。

看得真准,那是不是有治愈的希望?徐然不敢肯定。

他嘴巴哆嗦,轻声念叨:“天帝保佑,一定要让我妈好起来”

苏琴一愣,“孩子,你说什么呢。”

这一次,徐然清晰的感知到,手掌中,一道白芒飞入到苏琴体内。

“孩子,我……”苏琴忽然说不出话来,整个人开始哆嗦。

她仿佛置身于火炉中,身体无一处不在燃烧。

“我好……难受。”

徐然知道,想必是白芒在发挥作用。

“妈,你忍耐一下,说不定是医生给你用的新药,起作用了。”

苏琴已经没力气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你回来了,赶紧把你妈推进病房吧。”

徐然回头,发现是主治医生刘医生,徐然有些不解,“不是你们把我妈推出来吗?”

“这个……你应该明白,我们也是有苦衷的,太多人不缴费,我们医院也承受不起。”

徐然抬手打断他,“我也没交费。”

“别开玩笑了,你的账户刚刚存进去五万,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可我希望你明白,我们当医生的也不容易……”

五万?自己哪来的五万。

难道是薛清心?应该是她。

徐然心头一暖,她还是帮忙了。

交了费,刘医生的态度自然比之前好太多,他开始帮苏琴检查。

检查到一半,刘医生惊呼,“不可能!我不是在做梦吧。”

徐然心中有数,嘴上还是问道:“刘医生,怎么了?”

“你是不是给你妈吃什么?”

“没有啊。”

“不可能,难道是我的治疗起作用了?天哪,我攻克了世界难题。”

刘医生转身跑出去,边跑边喊:“我攻破了世界难题……我战胜了癌症……”

徐然淡淡一笑,心中终于松了口气。

苏琴也是惊喜不已,她没想到自己还能活着走出医院。

既然病好了,她说什么也不肯留在医院,徐然也只好听她的话。

可是母子二人回到出租屋才发现,他们无家可归了。

出租屋因为没有交租金,早已经被房东收回,被褥也被扔进了垃圾堆。

徐然这段时间都是睡在医院的长椅上,总不能让老妈也跟着睡在医院吧。

还好,口袋里还有结算完剩下的两万多,至少还能撑一段时间。

徐然掏出碎屏手机,努力点开一个租房软件,找了半天,才找到一个便宜的房子。

“妈,走吧,我带你住大房子。”

苏琴理了理有些干枯的短发,“跟儿子在一起,睡大街,妈也高兴。”

兜里有钱,腰杆子硬,徐然破天荒头一次打了辆出租车,出租车师傅反复确认徐然是否真的有钱,直到徐然先付了车费,才开车把他们送到地方。

刚一下车,徐然就看见了房东,他脑海中想起四个字,冤家路窄。

“玛德,我以为是谁,原来是你小子租房,你够损的,明知这个老女人活不了多久,还想死在我的房里。”

徐然目光陡然冷下来。

“你再说一遍。”第3章结束

第4章开始

第4章 谁是废物

许政很讨厌徐然此刻的眼神。

在他眼中,徐然就应该像一条狗一样,永远夹着尾巴吃屎。

而这条吃屎狗,现在竟然朝他龇牙。

许政把烟头扔在地上,狠狠地捻灭,嘴角露出一丝残忍。

“看来你小子记吃不记打,哥几个,招呼。”

苏琴一看情况不好,怕徐然吃亏,赶紧拦在徐然前面。

“许大少爷,徐然说话直,你别跟他一般见识,我们不租房子了,我们走。”

许政撇嘴,“走?往那儿走?要租房子是你们,我开车过来不费油啊,这笔帐怎么算?”

苏琴见他要钱,哆哆嗦嗦从口袋里面掏出一个皱巴巴的塑料袋,从里面掏出同样皱皱巴巴的毛票。

“我这里就这么多,许少爷,你就当可怜我这个病人吧。”

许政使了眼色,手下狗腿子上前,接过钱,还捂着鼻子,“你这是从粪坑里面扒拉出来的吧,这么臭。”

“许少,就七十多块钱。”

许政没接,直接掏出打火机,把钱点燃,“就当我烧给你了,反正你也活不了多久。”

“你……”徐然双手攥的咯吱咯吱作响,许政竟然如此恶毒,今天,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他。

“徐然,你别冲动,菲菲,你和徐然之前在一起,你帮着说两句。”

苏琴见许政不通情理,只能央求唐菲。

唐菲高傲的像俯视癞蛤蟆的天鹅,“我能说什么,是他自己不自量力,明知道你有病,活不了多久,还想害别人,死过人的房子,传出去,谁还会来租?上百万的房子空下来,你们才是作孽。”

“菲菲,你……”苏琴怎么也想不到,曾经乖巧的女孩,竟然会变成这样。

“还有,别再提以前,我想起你给我做的饭菜就恶心,像猪食一样。”

许政带来的那些人哈哈大笑,“猪食?那他们不就是母猪和小猪仔?哈哈哈,难怪这么臭。”

徐然忍无可忍,往前踏出一步,无形中,散发出一股气势。

“住口,你们再敢辱骂我妈一句,别怪我不客气。”

许政一愣,然后,像看一个怪物似的,看着徐然,“他在跟我叫板?他哪来的勇气?”

“肯定是梁静茹给他的。”

“许少,我手好痒,别跟他废话。”

许政笑完,瞳孔里面射出阴冷,“废物,打你会弄脏我的手,现在,给我跪下磕头,还有那个要死的老女人,娘俩都给我跪下。”

徐然自己都不知道,他此时的表情,宛若择人欲噬的恶鬼。

尤其是那眼神,没有一丝怜悯,誓要屠尽一切。

许政被他的眼神扫到,不禁打了个冷颤,“玛德,还敢瞪老子,给我上。”

他带来的三个人手里拎着棒球棍,呼啦一下,围住徐然。

苏琴吓坏了,赶紧上前求饶,“别打架,你们别打我儿子。”

一个小子随手一轮,苏琴仰面倒下,摔倒在地。

那小子非但没在乎,反而扬起手中的棍子,要打下去。

“玛德,老东西,你跟你儿子一样,都是贱骨头。”

苏琴眼见着棒球棍朝她脑门轮下来,下意识伸手去挡。

梆,一声闷响。

那小子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棍子被一条手臂挡住,而他的虎口,竟然裂开一条口子。

徐然双目赤红,表情狰狞,“你敢打我妈!”

“打了又怎么样,贱骨头就是贱骨头,骨头真硬。”

唐菲靠在车门上,从她的角度望过来,正好看见徐然弓着身,应该是被打到。

“徐然,我劝你一句,听许政的,跪下磕头,他看在我的面子上,会放过你们的,否则,你是自讨苦吃。”

“切……”一声轻蔑的笑声,唐菲面色一变,起身望着徐然。

“你敢笑我……”

“我笑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你……”唐菲没想到徐然这条舔狗,竟然会对她说出这番话。

高傲如她,怎么能容忍舔狗对她如此轻视。

“许政,这个人跟我没关系,你不用考虑我。”

许政哼了一声,“都听到了吧,动手吧,避开要害,让他躺上几个月就行了,毕竟,他还要给老妈送终呢。”

那三个小子脸上带着调笑,“许少,仁义啊。”

许政转身搂着唐菲,朝车走去。

砰砰砰,身后,传来木棒加身的声音,紧接着,惨叫声四起。

“这群臭小子,下手没轻没重,听声音,打断腿了,你的前男友看来要爬回去了。”

唐菲在他怀里扭动腰肢,脸上透着不满,“你怎么总是提前男友,你说过,你不介意的。”

“我怎么会介意,开个玩笑,那个蠢货跟你好了那么久,连你的手都没摸过,真是个蠢蛋。”

“那还不是便宜你了……”

这对狗男女一边调笑着,一边拉着开门,看那骚劲,似乎有意在这里来一发。

就在许政准备打开车门的时候,他从玻璃的倒影中,看到身后站着一个人,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怎么可能……”

下一秒,一股巨力按住他的脖子,然后,他腾空而起。

砰,许政重重落在车盖上,奔驰车顶凹陷一大块。

许政摔得七荤八素,昏头转向,还没等清醒,又被人拎起来,再一次高高抛起来。

砰,奔驰车受不了巨大的撞击力,彭的一声,轮胎爆了。

唐菲靠在旁边的墙壁上,捂着嘴,眼神里满是惊恐。

眼前这个巨力的男人,还是她认识那个唯唯诺诺的徐然吗?

“尼玛的……你敢碰我。”

许政嘴角往外溢血,他长这么大,还没被人像打沙包一样打过。

徐然面无表情,宛若机器人,他再次伸手去抓许政,许政翻过身,用脚踢中他的胸口。

而徐然竟然纹丝不动,就好像浇筑在地上一样。

许政真的怕了,他怎么也想到,刚刚被他狠狠修理一通的徐然,怎么会忽然变了一个人似的。

“你……你别乱来。”许政的脚踝被徐然抓住,脚踝处传来的剧痛,让他惊惧不已。

徐然毫不拖泥带水,用力一拧,嘎嘣,唐菲眼睁睁看着许政的脚踝向后弯折一百八十度。

“啊……许政你怎么样?”

许政瞪大眼睛,眼眶炸裂,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徐然轻轻一丢,许政的腿像拉过限的弹簧,毫无松紧,垂在车顶上。

徐然缓缓转身,唐菲看着他赤红色的眼仁,不禁双脚发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我……你别乱来。”

她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很想求饶,可又不愿向被自己轻视徐然服软。

“你放心,我不会动你。”

徐然的语气,好像对蝼蚁说的。

唐菲心脏一下抽动起来,你竟然敢这么对我说话,你算什么东西,很能打是吗?许政只是被你暗算,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你会死的很惨。

想到这里,唐菲心里多了一丝底气,“哼,你敢动我吗?许政不会放过你的,有本事,你杀了我们啊,敢吗?”

徐然看着自己曾经深爱过的女人,心中不悲不喜。

“一会,去医院检查检查。”

“要检查的是你,你有病!”

徐然没再说什么,这句忠告,算是对两个人昔日的情分,做一个了结。

刚才暴揍许政的时候,他已经知道,许政身上有多种风流病,艾滋病,重度梅毒,活不了三个月。

徐然当然不会救他,而且,还利用黑芒的邪恶能量,给许政加了个速。

而唐菲自然也跑不了,或许,等待她的,将是无尽的折磨。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徐然扶起苏琴,“妈,我们走。”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第5章 神鬼十三针

徐然找了好几处房子,苏琴都没看好,无非是因为房租太贵。

她虽然病好了,但身体很虚弱,根本没办法打工赚钱,只能精打细算过日子。

徐然也不想拂了她的意,只能暗暗发誓,一定要赚很多钱,让苏琴过上好日子。

安顿好苏琴,徐然马不停蹄赶往薛家,人前,他是薛家的小女婿,可在薛家,他就是一个长工,还不需要付薪水的长工。

这段时间,他经常不回家,自然也不干不了活,可想而知,这次回去,薛家人的脸色也不会好看到哪儿去。

幸好,最难缠的岳母李凤娇陪着薛清心去T国散心,徐然耳根子才算轻松不少。

得了紫极天帝的传承,徐然明显感觉到身体也得到了改造。

之前他因为长期吃不饱,身体总是发虚,干点活就出汗,为此,薛家人没少骂他中看不中用。

可现在,徐然一路小跑,已经跑了十公里,仍旧没有察觉到丝毫的疲惫。

前面拐弯处,围了不少人,徐然跑过去,发现原来是出了车祸。

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前面,躺着一位老者,额头凹陷,口鼻往外冒血,附近的地面已经被染红,眼见活不了。

旁边站着一位身穿粉色制服的职业女性,眉眼间满是焦急,正在拨打急救电话。

围观的人不少,一个个摇头叹息,“太惨了,这老爷子怕是活不了。”

“其实,也不能怪这个美女,老爷子耳朵聋,没听见,而且,这个美女是躲避一辆闯红灯的车,不得已才撞过来。”

“不管怎么说,这次摊上事儿了,少说也要赔个几百万。”

“咱们就别替她担心了,这辆车就不止几百万。”

徐然也混在人群中看热闹,旁边,有人往这边挤,“小伙子,让一让。”

“大爷,别看了,太吓人。”

徐然回头,发现一位瘦高的老者,嘴里叼着烟袋锅子,他的烟袋锅子很别致,是一个小鸟形状的。

“我知道,我就想看看我是怎么死的,刚才车太快了。”

咕咚,徐然咽了口唾沫,正要往旁边挪一挪,正好撞到一个中年男人。

“挤什么挤,年纪轻轻不去上班,跑这里凑什么热闹。”

徐然轻声道:“大哥,你有没有看见一个抽烟袋锅子的老头?就站在你旁边。”

“你有病吧,哪有什么老头。”

徐然伸长脖子,朝前面望去,倒在血泊中的老者,手里就攥着小鸟形状的烟袋锅子。

而他旁边的老头,看完之后,摇头叹气,“到死了,还摊上车祸,哎,不看了,走了。”

老人的身影越来越淡,好像马上就要消散似的。

徐然鬼使神差,伸手拉住老人的手臂,竟然犹如摸到了实物。

老人也是吃惊不小,“小伙子,你?”

徐然强行稳住心神,他对自己的奇异能力,有了一定的认识后,也没那么一惊一乍。

自己手里抓住的,应该就是老人的魂魄,人没了魂魄,自然就死定了,如果把魂魄放身体里呢?是不是就能活过来?

他决定试试。

赶来的医生已经用白布盖住老人的头,正准备往救护车上运。

徐然突然走过去,引起医生们注意。

“小伙子,你想干什么?”

徐然虚抬右手,样子说不出的诡异。

“我要救人。”

医生们面面相觑,“救人?人已经死了。”

徐然不理会他们异样的目光,把老人的魂魄推到尸体上。

老人乖乖的躺下,可是那魂魄只是漂浮在尸体上,就是不肯落下。

徐然用尽全身的力气,好容易把老人的右手跟魂魄融合,整个人已经汗流浃背,气喘吁吁。

“你在做什么!”

撞人的制服美女走过来,在她看来,徐然似乎在践踏老人的尸体。

“我警告你,侮辱尸骸是在犯罪。”

不管她怎么说,徐然就像没听见一样。

旁边,两名医生嘀嘀咕咕,“这就是肇事的美女吗?这下恐怕要赔不少钱。”

“你不认识她?她可是有名的女企业家陆卿,那点赔偿金,毛毛雨啦。”

陆卿不理会别人的议论,上前扯住徐然的手臂,想要把他拉开。

徐然忽然扭头对他大喊,“我需要银针。”

“什么?”陆卿一怔,下意识松开手。

“银针,针灸用的银针。”

徐然本想利用阴阳图的神奇力量,可老人身上多处骨折,内脏破碎,而且徐然赶来的时候,老人已经死去多时了,想要救活,需要白芒的力量太多,治疗自己和老妈已经用了不少,剩下的不够救人。

为今之计,只能用紫极天录中的神鬼十三针。

神鬼针出,鬼神惊。

可他又不是医生,哪里会随身携带银针。

陆卿被他的眼神镇住,那眼神充满了霸气,不容置喙。

“快给他银针!”

急救医生赶紧递上银针,徐然顾不上自己是第一次用针,强行稳住心神,按照紫极天录的指示,一针接着一针刺入老人的胸口。

每次一针,老人的魂魄就会被钉住一点,一连刺入十三针,老人的魂魄总算被钉住了。

徐然呼出一口气,神情异常疲惫。

没想到区区十三针,竟然这么累人。

陆卿见老人胸口插满了银针,但丝毫不起作用,还以为自己被徐然耍了。

“你……你这个混蛋。”

她顾不得自己穿的是高跟鞋,飞起一脚,鞋尖朝着徐然的小老弟踢过去。

徐然的感知力惊人,伸手一抄,捏住陆卿的脚踝。

她的小腿浑圆紧实,却没有肌肉感,脚踝精致没有皴皮,一摸便知平时很注重保养。

“你……你快放手。”

还从来没有男人碰过自己的脚踝,没想到被这个登徒浪子抓在手里,还用力捏了两下。

徐然倒不是有心占便宜,而是怕她再闹,这样会错过最佳治疗时机。

他左手抓着陆卿的脚踝不放手,右手高高抬起,用力望老人的胸口一砸。

砰,力道极大,周围人都能听出来老人胸口传出来的空空声。

“这个年轻人太过分了,怎么能这么干。”

“老爷子已经够惨了,他还下死手,必须报警。”

就在陆卿用力挣脱,准备狠狠地教训这个登徒浪子的时候,躺在担架床上的老人忽然哇的吐出一口血,而后,睁开了眼睛。

“我……还活着。”

一时间,全场傻眼,陆卿更是瞪大眼睛,任凭自己的玉足狠狠踢向徐然的命根子。

“真的……救活了。”

“啊……”

全能都市高手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全能都市高手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全能都市高手全部章节

全能都市高手相关小说大全

上错船嫁了总裁老衲_上错船嫁了总裁在线阅读

上错船嫁了总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上错船嫁了总裁的作者老衲,最新章节目录解读。上错船嫁了总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代替男友坐牢,出狱当天,回家看到男友跟一个女人厮混,那句出狱我们就结婚的话,仿佛只是一句闹了三年的笑话。身无分文下,她穷途末路,被迫和一个陌生男人发生了关系。感情失意,找工作也无望,最后机缘巧合,成为了本市娱乐巨头总裁的护工。"

小说名称:上错船嫁了总裁

期许情深已无爱【完本】小说在线阅读(我是大神)(宋梦浅陆泽云)

期许情深已无爱【完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期许情深已无爱【完本】的作者我是大神,最新章节目录解读。期许情深已无爱【完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刚产下儿子,她便被他扔进监狱,在她满身是血,奄奄一息时。他出现了,不是救她,而是告诉她:“你生的那个野种,我喂狗了。”"

小说名称:期许情深已无爱【完本】

《龙凤双宝:爹地强势宠》&江可心霍景琛&全本阅读

龙凤双宝:爹地强势宠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叶非欢原创小说龙凤双宝:爹地强势宠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龙凤双宝:爹地强势宠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你救了我妈咪,我们让她以身相许。看着面前这对酷似自己的龙凤宝贝,霍景琛狠狠咬牙,你们妈咪是谁?小宝贝双手插腰:怎么?你连自己有老婆有孩子的事都不知道?五年前的一场设计,她被迫爬上他的床。五年后,他冷冷逼近:偷了我的种,还敢对我始乱终弃?大家都说霍少权势滔天、高冷神秘,一转眼就把妻子宠成了公主。爹地,妈咪把影后给打了。男人心疼的摸着妻子的手,把手打

小说名称:龙凤双宝:爹地强势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