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少偏爱离婚女》&(全文免费)秦青许晋辰【全部章节】

  • 时间:
  • 作者:长公主
  • 来源:QR
  • 晋少偏爱离婚女秦青许晋辰

《晋少偏爱离婚女》&(全文免费)秦青许晋辰【全部章节】

晋少偏爱离婚女小说在线阅读

晋少偏爱离婚女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晋少偏爱离婚女第4章 身边睡了一个好看的男人

秦青看着男人的侧颜,被他惊艳到了!他的鼻梁高挺而圆润,嘴唇的线条刚毅又不失柔美,一对剑眉微微蹙着,长长的睫毛,覆盖着紧闭的双眼,深邃眼眶,像极了西方的王子,透着高贵的气质。

她看着这个男人,竟然失了神。昨晚自己恍惚中看到的英俊的男人,不是幻觉,而是真的。

随即,秦青反应过来,这件事情是不是太丢人了?她必须趁这个男人还没醒的时候溜之大吉,否则,她就糗大发了。

秦青屏住呼吸,轻轻的下了床,但她双腿酸软,站立不稳,身子一软,栽倒在地上,膝盖碰到旁边的椅子腿上发出钻心的痛。

秦青此时根本没心思顾及膝盖的疼痛,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可是满房间的寻找,除了内衣和小裤,其他衣服却不见踪影。正在她着急之时,男人动了动,一双笔直的腿从被子里露了出来,看着他结实而充满力量的腿,秦青不禁脸红了。

秦青拍了拍自己发烫的脸,伸手抓过地上那件黑色衬衫,慌乱的穿在身上。

整理好后,她悄悄的探出脑袋,看了看床上睡得死沉的男人,偷偷的拿上包,蹑手蹑脚的溜了出去。

直到坐进出租车,秦青的心还在狂跳不止,出租车司机一直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秦青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身上穿着男人的衬衫,而且没穿裤子。

狼狈的她,逃命一样的逃回家,摁着砰砰直跳的心脏,久久不能平息。

她钻进浴室,打开冷水,淋在自己身上,以此来让自己冷静。

她站到镜子前,看着镜子里满身的都是昨晚留下的印记,秦青心情很复杂,有种难以言说的感觉。

她不知是庆幸?是遗憾?还是不甘心?

毕竟,这是她的第一次,就这样不明不白,莫名其妙的给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而且,自己还一点都不记得。

过了很久,秦青才安慰自己说:“秦青,没什么大不了,昨晚发生的事,是你放纵自己的一场游戏,而那个男人,只是来为你服务的!”

这样想,秦青觉得好受了很多。

悲伤也好,放纵也罢,往后的日子,还要继续,秦青拖着一身疲惫酸软,去了公司。

几个同事看到她来了,纷纷过来问她情况。

“青姐,你这身体出什么毛病了,怎么不让我们来看你呀!”

“对呀,青姐,你好些了吗?要不在休息几天吧,事情我们顶着呢!”

“师傅,你怎么啦,担心死我了,你不来,我们就没有了主心骨,不知道干什么了!”

看着大家都这么关心自己,秦青心里很感动,她含泪笑着跟大家说:“没事了,小问题,现在不是好好的站在你们面前吗?”

早已习惯没人心疼,没人关心的她,被大家这样记着,其实真的很感动。可现在,秦青没心情,更没精力去狂欢。

经理张征听说秦青来了,赶紧从办公室里出来,来到秦青身边,拍着她的肩膀说:“秦总监,你终于来了,高先生说了,只要你为他服务,其他人,他信不过,看来,高扬这个大单子是稳了,恭喜恭喜啊!”

“现在这样说是不是太早了,毕竟我们还没谈过!”秦青狐疑的看着张经理,不太相信那个出了名挑剔的高扬,就这么轻易的跟自己签约。

“放心吧,他是这样跟我,听他说的口气,签单妥妥的,今天你回来了,咱们今晚去嗨皮,就当是提前给你庆祝了!”

对于他这样的热情,秦青能强装笑颜的说声:“谢谢!”

同事们一听,都跟着起哄,吵着闹着要去聚餐,为秦青庆祝,秦青有些为难的说:“今晚我有事,改天吧!”

所谓的大单,基本都是费用在百万以上的,每一次公司有人签了大单,都要庆祝,公司有这笔经费,所以大家也都想趁着这个机会放松放松。

一听秦青说不去,大家都蔫了,一起对她软磨硬泡:“哎呀!青姐,你有什么事呀,去吧!咱们好像很久没去了嗨皮了!”

“对呀,青姐,我们每天为了那些小客户,焦头烂额的,你这一个大单,就是拯救我们的时候,你可千万别放过救我们于水火的机会呀!”

“是啊,你是不是担心老公没人陪啊,要不你带上老公一起呗!”

一说到邹锦杰,秦青心情更加糟糕,但看着大家迫切的心情,她还真是做不到无情的拒绝了,只得无奈的点点头说:“那好吧,我去!”

聚会的地方是经理选的,是一家日本料理,这家店不算大,但标准的日系风,以前来吃过一次,确实很正宗。

她们选了一件最大的包房,一群人十来个,闹闹吵吵的,气氛很好,在等待上菜的时候,秦青去了趟洗手间。

她千算万算,没算到会在着里遇到自己最不想遇到的人------熊敏。

熊敏正对着镜子精心的整理自己的妆容,看到秦青后,她也很吃惊,手里拿着口红,停留在半空,半天没动作。

秦青怔怔的看着镜子里那张好看得有些妖冶的脸,往事全都浮现出来。

在以前那家外贸公司上班的时候,秦青、邹锦杰和熊敏都是是同事,熊敏算是公司最漂亮的女孩了,追求的人很多,而熊敏当时眼光很高,几乎没人能入她的眼。

在一次公司的员工大会上,秦青无意间听到了邹锦杰跟几个男同事在谈论熊敏。

“锦杰,你怎么搞得,梦中情人走了,你整个人都没精神了!不至于吧?”

“是啊,锦杰,熊敏怎么突然就嫁人了?你怎么不下手快点?这下好了,你的梦中情人都睡别人的床上去了!”

几个人说完,还好一阵大笑。

秦青当时对邹锦杰还不熟悉,只是看了他们几个人一眼,然后还有些不屑的跟身边的女同事说:“这男人都一个样,喜欢风骚带劲儿的,熊敏快成公司的男人收割机了。”

可是让秦青没想到的是,没过几天,邹锦杰便拿着玫瑰花,跟她表白了。

 

晋少偏爱离婚女第5章 你吃剩的,狗都嫌弃

他当时拿着花,有些腼腆的站在秦青前面,拦住她的去路,然后把花递给她,红着脸说:“秦,秦青,做我女朋友吧!”

秦青楞了很久都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直到他说第二遍:“青青,你愿不愿意做我女朋友?”

秦青并没有答应他,只是对他说:“你别闹,我知道你喜欢的人是谁,也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但请你不要拿我来填补你感情的空缺。”

邹锦杰却对秦青解释说:“那些都是传言,并不是真的,我的梦中情人不是熊敏,而是你!”

秦青当时确实很吃惊,以至于对这句话琢磨了很久,也没找到合适的理由来相信他说的是真的。

因为她自认为,比起熊敏,无论是容貌,还是跟男人相处的技巧,她都差她几条街。

如果邹锦杰的梦中情人真的是熊敏,那秦青觉得自己根本无法成为他表白的对象。而事实却是,邹锦杰开始执着的追求秦青,一直到她答应做他女朋友。

连秦青也没想到,到头来,自己竟然嫁给了邹锦杰!

她看着熊敏那张自己曾经不屑、如今却满是恨意的脸,心情复杂。这张脸,比起以前,多添了几分妩媚和经历世俗后的沧桑感。

难怪邹锦杰一直都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秦青还在发楞,熊敏率先反应过来,媚笑着说:“青青,这么巧,你也来这里吃饭?”

“是啊,很巧的。”巧得会拥有同一个男人!秦青扯了扯嘴角,笑得极为不自然。

“你是和朋友来的吗?恰好今天我和锦杰有事谈,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吃?”

不知道她是装的,还是故意的,这话说的一点不心虚,而且还有些理所当然,就连表情都非常自然,完全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愧疚和不妥。

反而是秦青,更像小三,表情极为僵硬!

秦青看着熊敏,冷冷的说道:“不用了,我不喜欢别人吃剩下的,没这爱好!”

“秦青,我和锦杰的事,你,都知道了吧?”熊敏故意挑衅的说,她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秦青鄙夷的看着她,冷笑着说。

“知道也好,我原本打算悄悄的离开锦杰的,这样我们三个人谁也不会受伤害,既然你知道了,我估计你也不会在赖在他身边了吧?那这件事处理起来就更简单了。”

秦青真没想到,这个女人的脸皮这么厚,简直不要脸到最高境界了,居然这样大言不惭!

秦青忍无可忍了,抢了别人老公,还能这么理直气壮?

秦青当即就故意嗤笑着提高音量说道:“熊敏,你勾引男人的手段那么高,邹锦杰怎么会离得开你!记得原来在一个公司上班时,你就是出了名的男人收割机,现在又过了好几年了,想必你这本事肯定已经炉火纯青、更上层楼了。”

秦青说这话时,完全不在乎来来往往上洗手间的人,而熊敏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的,很难看,她大抵是没料到以前名不见经传的秦青,如今敢跟她这样说话。

她不知道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吗?

秦青看到她的样子,很解气,继续冷笑着说:“对了,你既然那么有本事让男人喜欢,怎么就离婚了呢?你老公应该把你捧在手心里,离不开你才对!难道是你哪位有钱老男人玩腻了?”

熊敏被秦青刺激到了,立刻丢掉她的伪装,抓狂的指着秦青骂道:“贱人,你得意什么?当初要不是我离开了公司,你觉得锦杰会跟你结婚?你知不知道?你就是我的替代品,你现在在我面前洋气什么?锦杰心里爱的人还是我!至始至终都是我!

呵呵,比起你,我还有男人要,总比你好,结婚两年,老公都不想碰你!你还觉得自己多了不起?哈哈!”

熊敏的话说到秦青的痛楚,这可能是她人生最大的耻辱,而这个耻辱,是熊敏和邹锦杰给的!

她看着熊敏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只觉得恶心!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估计也只有她熊敏了。

秦青没有跟熊敏纠结这个话题,不急不缓的笑看她,慢悠悠的说:“幸亏他不碰我,否则,我都担心自己惹上不干净的病,毕竟他沾上了不干净的女人!”

“你......”熊敏被秦青的话气得直瞪眼,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她在生气也不好发作。

秦青太解气了,她就是想看她一脸扭曲的样子,她扬了扬嘴角,继续说:“不过,现在让给你,遂了你们的心愿,我说过,别人吃剩的,我不要,何况是你熊敏吃过的,喂狗,狗都会嫌弃......”

熊敏再也忍不住,扬起巴掌对着秦青的脸就要招呼过去。

“这谁呀?这么大胆子!”一道充满磁性,干净醇厚的声音从秦青身后传来。

秦青被被这声音惊得浑身一震,她猛的回头,看着说话的男人,而他正一脸温柔的看着自己。

他走过来,很自然的搂着她的腰,动作娴熟而流畅,就像他们早就是情侣了一般。

秦青浑身一颤,慌乱的望着他深邃的眼眸,而他正似笑非笑对她眨眨眼,并低着头,在她脸颊亲吻了一下,然后说:“你怎么出来这么久,我很担心你,知道吗?”

男人这副温柔的样子,让秦青有瞬间的错觉,但此刻,她知道,他肯定是为了帮她解围。她得配合他演下去。

“我,我就是遇到故人了,寒暄几句,你怎么来了?”秦青浅笑着说,两人俨然恩爱的小情侣一般。

“我听他说店里进来了一条疯狗,我怕你被狗咬,所以就来找你了!”

秦青听了,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这张嘴还真是毒啊!骂人都不带脏字的。

熊敏被这两人气得跺脚,扯着声音直骂秦青:“好你个秦青,这么快都勾搭上男人了,也不知道锦杰的的头上带了多少绿帽了?”

秦青听了,恨不得过去扇她几耳光,男人紧紧握住她的手,稳住了她的,他轻蔑的看了熊敏一眼,慢吞吞的说:“他被绿,那是他活该!”

第5章结束

 

第6章开始

晋少偏爱离婚女第6章 他是我的男人

说完,男人搂着秦青转身就走,而这时,邹锦杰出现在她面前,俩人看见对方的一瞬间,都愣住了。

熊敏看到邹锦杰,立即变了姿态,娇柔着声音说:“锦杰,你看看秦青,原来是个这么不要脸的女人,早就勾搭上了野男人,也不知道给你带了多少绿帽了!”

邹锦杰皱了皱眉头,冷着脸问秦青:“他是谁?”

没等秦青回答,男人就站出来,他看着邹锦杰,鄙夷中透出冷傲,浑身散发的气场,让人生寒,他冷哼一声说道:“你又是谁?”

邹锦杰与这个男人比起来,外形和气势上,他早就输了,只是他不想输得太难堪

邹锦杰扬了扬眉,故作镇定的说:“我,我是她老公?”

秦青立即补充到:“记得有一个‘前’字。”

邹锦杰没想到秦青会这么说,脸色蓦的变得阴沉难看,他抽了抽嘴角说:“秦青,你就这么迫不及待?这不是还没离婚吗?”

秦青冷笑几声,鄙夷的看着邹锦杰说:“我迫不及待?邹锦杰,你还要不要脸了,小三都要鸠占鹊巢了,你还好意思说我迫不及待!”

一旁观战的熊敏一听,不乐意了,立即摆出一副正主的面孔说:“秦青,你说谁小三呢?按先后顺序来说,锦杰是先爱上我的,你才应该算是小三!”

这时,搂着秦青的男人大声笑了起来,那笑声让人毛骨悚然,背脊阵阵发冷。

“原来如此,你是青青的前老公?”

忽而他又转过头来,不屑的看着熊敏说:“你呢,就是那个小三!我算是听明白了,你们这是要赶尽杀绝是吧?”

熊敏被男人阴鸷的眼神给镇住了,张张嘴却没敢吐出一个字来,只是那双勾人的眼早已失去往昔的神采,防备的瞪着他。

男人将秦青搂得更紧了,秦青想反抗,男人暗地里用手指捏了一把她的腰,秦青不在矫情,随他去了。

男人顿了顿,对邹锦杰和熊敏说:“你们给我听好了,秦青现在是我的女人,谁要是敢在欺负她,我可不敢保证他还能不能在C城呆了!”

秦青一听,顿觉心中一暖,除了三哥,还没有人这维护过自己!她抬眸,看着自己面前这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英俊面孔,内心有些复杂。

熊敏不屑嗤笑着说:“切!你以为你是谁呀,C城又不是你的,居然这么大口气......”熊敏还想说下去,邹锦杰扯了扯她的手臂,熊敏才极不情愿的住了嘴。

邹锦杰虽然拿不准这个男人的身份地位,但从他的气场,邹锦杰大抵也看出了个一二来,生意人的敏感度很高,特别会看人,也很会审时度势!

他不便与男人对峙,但心中莫名的妒忌之火让他不得不问秦青:“他是谁?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秦青看着邹锦杰的那张脸,觉得很可笑,明明他出轨在先,现在还好意思来质问她!

秦青嗤笑道:“刚才不是说了吗?他是我男人,邹锦杰,你是不是觉得你不碰我就没人要我?我告诉你,只要我愿意,比你好的男人随便一抓都是一大把!”

男人看了秦青一眼,嘴角轻扬:这是在夸他吗?

邹锦杰咬着牙齿不甘心的说:“你是我老婆,咱们现在还没离婚,你这是出轨!”

“对啊,我知道这是出轨!这不是你教得好吗?你这套教科书般的出轨教程,我才学了一点皮毛呢!

哦!对了,离婚协议明天送给你签字!签完字,你心里就会好受些的!”

秦青一脸浅笑,全程都是无所谓的样子,这表现,让男人很满意。

秦青说完,伸手极其自然的挽着男人,然后带着小女人般的柔情望着男人说:“我饿了,我们去吃东西吧!”

男人挑挑眉,扯着嘴角温柔的应道:“好啊!这里狗吠声太吵,咱们换一家。”

在经过邹锦杰身边时,男人停下了,迅速低头附在邹锦杰耳边说了句什么。然后又迅速直起身子,轻蔑的看了邹锦杰,脸上挂着鄙夷的笑容。

邹锦杰听了,欲开口说话,却被男人的气场压制住,最终没说出口。只是脸色越来越难看,黑得像要滴水。

男人扬了扬头,揽过秦青,大步离去。

秦青狐疑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到底对邹锦杰说了什么!而他嘴角轻扬,抬手在他头上揉了揉,笑着说:“走吧!”

秦青就这样被男人揽着向前走,心里七上八下的,忐忑不安。

在确定熊敏和邹锦杰看不到时,秦青便挣脱他的手。她站在男人面前,表情严肃的说:“谢谢你替我解围,现在演戏结束了!”

男人一愣,皱了皱眉头,立刻冷着面孔看着秦青,阴阳怪气的说:“怎么,秦小姐这是要打算和我撇清关系?你不会这么快就忘记了,咱们昨晚可是很.......”后面的话没说出来,就被秦青打断了。

“别!说!了!你是不是认为这是件很值得炫耀的事?是,昨晚你救了我,我也兑现了承诺跟你睡了,但这都结束了,现在我们是陌生人,以后,见面不相识!”

秦青说完,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要离开,男人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拽着她直接进了消防通道。

没等秦青站稳,男人顺势一带,她整个身体就轻盈的撞进他怀里,男人双手紧紧的扣住她的腰,禁锢着她,让她无法动弹。

他附在她耳边,痞里痞气的说:“见面不相识?那也得我答应才行!你别想吃干抹净,事后不认,嗯?”

“你无耻,你到底想怎么样?”明明是他占了很大便宜好不好!!!秦青被他气得满脸通红,心里想要逃离得远远的,与他再无瓜葛,可偏偏处处都能碰到他。

秦青真不知道跟他有什么孽缘!她只能不停在他的禁锢中挣扎着,奋力反抗。

看着窘迫害怕的秦青,男人玩心大发,故意在她脖子根狠狠咬了一下,秦青只感觉又痒又痛的,她紧缩着脖子,不让他继续。

“混蛋,你干嘛?你放开我,你到底要干什么?”秦青有些无奈的质问道。

“如果你在陪我一次,我就放开你!”男人话里透着挑衅,带着无耻流氓的口吻对秦青说道。

秦青气得两眼快迸射出火星来,可她偏偏拿他没办法,只能大声回应道:“你休想!”

她用力挣扎,想挣脱男人的束缚。突然,男人附身下来,低头狠狠咬住了她的唇。

第6章结束

 

第7章开始

晋少偏爱离婚女第7章 不能便宜了野男人

秦青毫无防备,就这样被他吻住了,她捶打着他的背,他的腰,可他丝毫不为所动,依然我行我素,吻得非常忘我。

他的吻,让秦青仿佛回到了昨晚,一想到自己身上那些疯狂过后留下的印记,她不禁心跳加速,面红耳赤,身体也渐渐失去反抗力。

她甚至有种很享受被他吻的这种奇异的感觉!虽然觉得有些不耻,可毕竟自己也是一个正常的女人,这些反应是在正常不过的了!

这样想着,秦青心里也坦然了。

男人在秦青快要窒息时放开了她,并戏谑的的摸着她红彤彤的脸颊说:“你的身体,比你本人要诚实!”

“你.......我......”秦青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她红着脸侧开头不敢看他。

男人轻笑,伸出食指,勾起秦青的下巴,一双深邃的眼眸里,充满着男人压抑的情.欲,他低沉着嗓音在秦青耳边说:“这是对你逃跑的惩罚,下次在逃跑,惩罚加倍!”

说完,又在她温润的嘴唇上咬了一口,秦青使劲儿的推开他,一张脸红得像是要滴血一样,整个都恨恨的瞪着他,只是找不到合适的词来骂眼前这个男人。

下次?难道他还想有下次?我的天,这个男人怎么这么难缠,难道还对自己上瘾了??

秦青突然觉得,在酒吧时,自己就是刚出狼窝,又入了虎口!这个男人也不是个善茬!

明知道她对于这些事太缺乏经验,以至于碰到他都会面红心跳,慌乱不已,他还偏偏要戏弄她,让她难堪!这是一个狡诈危险的男人!

男人看到她的气呼呼、却又无计可施的样子,满意的笑了,他抬手,拇指指腹划过她的嘴唇,然后从身上掏出一张纸片,递给秦青,对她眨着眼说:“秦小姐如果想.......我了,我随时愿意为你效劳!”

说完,再次眨了眨那对摄人心魂的眼睛,并轻挑的做了一个飞吻,带着痞子一般的笑离开了。

“无耻!”秦青被他气得直瞪眼,将纸片对着他离开的背影扔了过去,可纸片在空中翻飞几圈,掉在地上。

秦青楞了好一会,还是弯腰捡起地上的纸条。

许晋辰!秦青怔怔得看着这个名字,似曾相识,又想不起来,只是她的心,陷入了混沌慌乱。

秦青将纸片放进包里,深呼吸后,才走了出去。

回到包间,她再也没有心情跟同事们继续下去了,简单的吃了点东西,跟大家闲聊了一会儿,便借故说身体不适要回家。

秦青亲手带出来的设计师助理莉莉看她脸色不好,急忙说:“师傅,你脸色不太好,要不我送你回家吧!”

秦青赶紧摆手道:“不用,不用,我自己回去就行,你们好好吃,好好玩!下次一定好好陪你们玩。’

众人不在挽留,一一告别,秦青一个人独自打车回家,出租车在她公寓门口缓缓停下,司机一连叫了三声“小姐,到了”,心不在蔫的她才回过神来。

她付了钱,神游太空般的下车,拿出房卡刷了一下,公寓的玻璃门开了,她抬起腿刚迈进一只脚,一只手突然撑住了门,拦在她面前。

秦青吓了一条,本能的向后退出两步,并发出叫声:“啊!”

没等她看清楚来人,就被人从后面拦腰给抱住了,秦青惊慌失措,她正要喊救命时,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青青,青青,你不能这样对我!”

邹锦杰!怎么是他?

秦青稳住了情绪,才没叫出声来。但她用力的挣扎着,大声吼道:“邹锦杰,你干什么,你放开我!”

邹锦杰一身酒气,应该是喝了不少,秦青不知道他这么快就来找自己,到底是要干嘛。

“邹锦杰,你放开我,你再不放开我就要叫保安了!”秦青镇定的对邹锦杰说。

邹锦杰不知道是真的醉了,还是借酒发疯,他死死的抱着秦青,将头埋进秦青的脖子里,嘴里喃喃自语:“青青,你不能这样,你为什么要找别的男人!你不能这样对我!”

邹锦杰说得模模糊糊,但秦青还是能听明白他说的什么,心中的火一下子就蹿上来了。

她用力的掰开邹锦杰的手,将他推开,对他吼道:“邹锦杰,你发什么疯,你要发疯找你的熊敏去,不要来骚扰我!”

邹锦杰被秦青推开,身体踉踉跄跄的,好一会儿才站稳,秦青想趁机逃开,怎奈邹锦杰拦在前面。

他抬手摸了摸额头,抬起发红的眼睛看着秦青,带着嘲讽说:“青青,你为什么要找别的男人,你如果想男人,你可以告诉我啊,我可以满足你的,我可以跟你做!你为什么找别的男人!”

秦青没想到他会这么无耻,顿时恼羞成怒,她指着邹锦杰的鼻子愤恨的说:“邹锦杰,你还真是个混蛋,你把我放家里两年不碰,现在说你可以跟我做,我还以为你早就是个废物呢?怎么,是不是看我有男人了,心有不甘?

“是,我心有,不甘,你是我老婆,你不能跟......别的男人上床,我心里,难受!”邹锦杰说的断断续续的,有些费力。

他不说还好,这一说,秦青彻底被激怒,想着两年他这么对自己,秦青就觉得耻辱。

秦青含着泪,大声骂道:“你他妈早干嘛去了?我告诉你,就算我现在去找一个流浪汉做,也不会跟你邹锦杰做!你给我滚!滚!”

邹锦杰被秦青的话刺激到了,他红着眼,咬着牙冲上去,一把掐住秦青的脖子,咬牙切齿的说:“你这个不要脸的荡妇,你就那么想被男人艹,那我今天就让你尝尝被我艹的滋味,我不能白白便宜了外面的野男人!”

秦青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邹锦杰,当即都被他狰狞的面目吓懵了,脖子被他掐住,呼吸困难,更无法呼救。

她想让自己冷静,可是,邹锦杰掐着她脖子的手越来越用力,秦青已经感觉到了死亡的来临。

慌乱中,她只能用手摁了门铃上的警报,。

邹锦杰急红了眼,掐着秦青的脖子,将她推向电梯后面的楼道,只要进了这道防火门,秦青就算喊破喉咙也很难被人听到!

秦青用手死死的抓住消防门的门框,不让邹锦杰得逞,两人僵持了一会儿。

邹锦杰见秦青如此反抗,报复的意念更浓,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低头强行去吻秦青,而秦青,厌恶的躲着他满是酒气的嘴!

他被彻底惹怒了,“啪”一巴掌打在秦青的脸上并大声骂道:“你以前不是还求我来艹吗?现在有野男人了,不需要我了是不是?你别忘了,一天不离婚,你都还是老子的女人,我想艹就艹!”

秦青顿时觉得脸颊上火辣辣的,而邹锦杰一只手还掐住她的脖子。这一刻,她脑海里竟然闪现出了许晋辰的样子,她希望此刻他会出现在这里!

哪怕他是一只虎,她宁愿入他的虎口!

邹锦杰已经测彻底失去理智,松开手开始胡乱的撕扯着秦青身上的衣服。秦青一边护着自己身体,一边大呼救命。

这时候,保安也听到了警铃声,从监控画面发现了这个单元的异常,及时赶来了,并报了警。

第7章结束

 

第8章开始

晋少偏爱离婚女第8章 你还有我

在派出所的椅子上,秦青一脸忧伤,头发有些凌乱,浑身还在不停的颤抖。

一边的邹锦杰还在笑着对办案民警大声说:“你们不能抓我,她是我老婆,我又没犯法!”

民警看着满脸通红,浑身酒气的邹锦杰,将他关进一个单独的房间里。

而秦青,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外面等待民警来做笔录。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让她措手不及,应接不暇,快要将她整个人压垮了。

一位女民警给她拿来一件制服披上,秦青感激的对女民警点头致谢,随即又陷入了哀婉与孤独之中。

一个办案警察来到她身边,叫着她的名字:“秦秦,进来做笔录,顺便叫家属过来签个字,做完笔录你就可以回家了!”

“家属?签字?”秦青抬起头,疲惫的望着警察,警察点点头说:“是的,也是为了你的安全,让家属来接你吧!”

秦青咬着唇,点点头,却不知道让谁来签这个字。在这里,她形单影只!孤独无依!

脑海里来来回回的把自己身边的人都排查一遍,她发现,原来这么些年了,她出了同事,就只有邹锦杰了。

现在连邹锦杰也变成了不可能,她真的找不到人了。想了很久,她才从犹豫着包里找出那张纸,看着“许晋辰”这三个字,纠结不已。

她打开纸条,有折上,然后在打开,在折上。最后,她还是照着纸条上的号码拨了出去,在忐忑中,焦急的等待电话被接听。

而电话接听的速度超出了秦青的想象,他声音透着不已察觉的欣喜和明显的暧昧:“这么快就想我了?”

秦青光是听他说话的语气,就能想象到此刻他脸上的那种不羁而慵懒的笑。

“那个......你,方便吗?”秦青有些难为情的问。

“我吗?只要是你,在不方便也方便了,你说是吧?”许晋辰暧昧的语气和态度,让秦青耳根一红,心跳加快!

她有时候觉得自己很没出息,面对这个男人就像十几岁的不韵世事的小姑娘,很容易就被他话的弄面红耳赤,心跳加速。

秦青做了深呼吸,定了定神说:“你能不能......来一趟派出所,我这里出了点状况。”

许晋辰一愣,声音里透着焦急:“派出所??”

秦青觉得,如果让他知道整件事的话,就太丢脸了,想了想说:“还是算了吧,我在想起他办法!打扰了......”说完,正准备挂电话,许晋辰急忙问:“秦青,你在哪里?”

“......”

“你在哪个派出所?”许晋辰再次追问。

“在滨江派出所!”秦青只能告诉了他,而电话很快的背许晋辰挂断,快的让亲情感到不舒服。

秦青裹着身上的保安服,紧紧的缩着身子,垂着头坐在那里,落寞而孤寂,就像一个走丢的宠物,可怜巴巴的等待主人来认领。

她低着头,神情黯淡,双眼直直的盯着地面,思绪飘忽。房间里,邹锦杰还在跟警察磨叽,估计还没完全清醒。

“我要见秦青,我要见她!”

“当事人不想见你,还最好还是老实的呆着吧!”警察大声的对邹锦杰说。

“我没有骚扰她,我没有侵犯她,她是我老婆!我们这是夫妻间正常的亲昵举动,这不犯法!”

邹锦杰极力替自己做最后的辩解。

秦青听到他说的“老婆”,浑身都禁不住打了一个颤,他当自己是他老婆吗?两年来,他从来没当她是他老婆.

秦青闭着眼,微微仰着头,不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

许晋辰就站在离她几米远的地方,默默的看着面前憔悴而无助的女人,心里莫名的难受。他走过去,坐在她身旁,静静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秦青抬起头,对上许晋辰一双深邃的眼眸,那一刻,她鼻子一酸,眼眶泛红。

为什么在她最需要人陪的时候,是这个看上去最不靠谱的男人在身边,而他每一次出现,都好像是在救自己于水火的感觉!

抬起头的秦青,脖子上那一道非常明显的青紫色,和手臂上一道道好在往外冒着血珠的指甲的划痕,无不在告诉许晋辰,她刚刚经历了什么!

许晋辰脸色瞬间冷下来,浑身也透着寒气,一双阴鸷的眼眸,带着嗜血的光!

他做着深呼吸,努力平息着内心的情绪,随即脱下自己的衣服,替换了制服,给她穿在身上,他声音轻柔的说:“在这等我!”

秦青点点头,悄悄抹去眼角的泪水,生怕被许晋辰看见。在某一个时刻,他总会给她错觉,他像是一个一直都在自己身边的那个人!

很快,许晋辰便签了字出来,他表情严肃,一言不发,秦青想,大抵是自己麻烦了他让他有些心烦,所以,很是过意不去的说:“谢谢你,我实在是.......”

“我知道!”许晋辰简短的一句我知道,早已让秦青泪流满面。

许晋辰抬起手,触碰着她脖子上那一道淤青,双眼阴鸷可怕。

突然,他用力的揽过她,将她拉进怀里,紧紧的拥着她,轻声说:“没事了,走吧!”

她的头靠在他的肩头,享受这一刻来自他的呵护。他垂眸看着她,眼里满是温柔。

许晋辰一直护着秦青上了捷豹,替她系好安全带,才坐上驾驶室,他并没有启动车子,而是认真的看着秦青。

“你想好了?”许晋辰用少有的认真眼神,一瞬不瞬的看着秦青问。

秦青不知他所指的是什么,便不解的问:“什么?”

“离婚,你想好了?”

秦青看着他,淡淡的笑道:“要不然呢?还要这样傻兮兮的继续?”

许晋辰怔怔的看着她足足有半分钟,期间的表情变了又变,然后自顾自的从秦青的包里,拿出那份离婚协议,在秦青面前晃了晃。

“呆在这里,其他的交给我!”说着,他打开车门下了车,重新进入了派出所里。

十分钟后,许晋辰拿着离婚协议上了车递给秦青说:“你解脱了!”

秦青接过协议书,心情很复杂,这一切,终于是划上了句号!

许晋辰在她眼里看到了哀伤,他以为这是秦青对邹锦杰的不舍和留恋。

他蹙眉,阴沉着脸说:“怎么,舍不得!”

秦青猛的抬起眼对他说:“不是,只是觉得我过得挺凄凉的!”

许晋辰突然靠过来,带着魅惑说:“你还有我,至少我是你真正的男人了。”

“你......谁承认你是我男人了!”秦青的脸又不争气的红了。

晋少偏爱离婚女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晋少偏爱离婚女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晋少偏爱离婚女小说全文

晋少偏爱离婚女相关小说大全

上错船嫁了总裁老衲_上错船嫁了总裁在线阅读

上错船嫁了总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上错船嫁了总裁的作者老衲,最新章节目录解读。上错船嫁了总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代替男友坐牢,出狱当天,回家看到男友跟一个女人厮混,那句出狱我们就结婚的话,仿佛只是一句闹了三年的笑话。身无分文下,她穷途末路,被迫和一个陌生男人发生了关系。感情失意,找工作也无望,最后机缘巧合,成为了本市娱乐巨头总裁的护工。"

小说名称:上错船嫁了总裁

期许情深已无爱【完本】小说在线阅读(我是大神)(宋梦浅陆泽云)

期许情深已无爱【完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期许情深已无爱【完本】的作者我是大神,最新章节目录解读。期许情深已无爱【完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刚产下儿子,她便被他扔进监狱,在她满身是血,奄奄一息时。他出现了,不是救她,而是告诉她:“你生的那个野种,我喂狗了。”"

小说名称:期许情深已无爱【完本】

《龙凤双宝:爹地强势宠》&江可心霍景琛&全本阅读

龙凤双宝:爹地强势宠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叶非欢原创小说龙凤双宝:爹地强势宠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龙凤双宝:爹地强势宠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你救了我妈咪,我们让她以身相许。看着面前这对酷似自己的龙凤宝贝,霍景琛狠狠咬牙,你们妈咪是谁?小宝贝双手插腰:怎么?你连自己有老婆有孩子的事都不知道?五年前的一场设计,她被迫爬上他的床。五年后,他冷冷逼近:偷了我的种,还敢对我始乱终弃?大家都说霍少权势滔天、高冷神秘,一转眼就把妻子宠成了公主。爹地,妈咪把影后给打了。男人心疼的摸着妻子的手,把手打

小说名称:龙凤双宝:爹地强势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