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错船嫁了总裁老衲_上错船嫁了总裁在线阅读

  • 时间:
  • 作者:老衲
  • 来源:gz
  • 上错船嫁了总裁夏暖暖厉南景

上错船嫁了总裁老衲_上错船嫁了总裁在线阅读

上错船嫁了总裁小说在线阅读

夏暖暖厉南景小说上错船嫁了总裁推荐章节

上错船嫁了总裁第4章 怕把你压坏了

夏暖暖站在厉南景的卧室门口,犹豫再三,还是敲了门。

“进来。”

厉南景坐在轮椅上,正翻看一本财经杂志。

夏暖暖进来后,把门关上,她走到厉南景跟前,指着浴室比划了一通,她不知道厉南景看懂没,就这么比划来比划去,她自己都稀里糊涂。

厉南景放下杂志,他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的男孩,没了平日里的冷傲,剑眉星眸下,带着着难以捉摸的复杂,“你叫什么名字。”

她抿着唇,用手指在他的掌心里一笔一划的写下一个夏。

“你姓夏?”厉南景的嗓音有些清冷。

她点点头,嘴角勾着浅浅的笑。

手指在掌心划了许久,她还想继续写,不是夏暖暖的暖暖,是夏沐深,那个死在夏凤梅肚子里的弟弟或者妹妹的名字。

“好了,以后叫你小夏。”厉南景确实没看懂夏暖暖比划的什么,他脸上的笑容稍纵即逝,手指在夏暖暖的头顶不轻不重拍了两下。

夏暖暖蹲的脚有些麻了,但是厉南景又不急着洗澡,她又不敢站起来。

于是夏暖暖干脆坐在了厉南景的轮椅边,她能闻到厉南景居家服散发的洗衣液的味道,清淡的仿佛在鼻尖被猫揉了一把。

厉南景的目光落在了窗外。

她听见厉南景用富有磁性的声音说:“要是我今天没有出去,明叔肯定不会要你,你就只能找别的工作。”

她笑着点点头,看见电脑桌上的笔,她站起身来去拿笔,桌上只有书跟文件,她不敢乱碰,只能在手上谢了谢谢两个字,放在厉南景的眼前。

厉南景仔细地端详了一番她的脸,“我总觉得在哪里看过你这张脸,但我知道你不是她。小夏,我要去洗澡了”

夏暖暖把轮椅推到浴室门口,然后让厉南景的手搭在自己肩膀,试图让男人全身的重量压在她的身上。

这时候厉南景却笑了,“怕把你压坏了,你这么瘦。”

她摇摇头,一手搂着厉南景的腰,一手紧紧拉着他的手,走的虽然十分艰难,步伐却坚定。

走到浴缸时,许暖暖才后知后觉忘记放水了。

她抬眸,眼里满是愧疚,准备先把厉南景扶出去,进来放好热水。

“没事,我不泡澡,这个水温刚好50摄氏度,你把我放浴缸里就可以,慢慢来。”

厉南景虽因车祸导致脊椎瘫痪,但是也没有严重到神经坏死,两只脚落地后,有支撑点还是可以借力走动。

夏暖暖把人扶到浴缸里,不放心的自己伸手试了试水温。

等水漫过了厉南景的小腿,厉南景弹了弹夏暖暖的脑门,“傻瓜,你见过谁穿着衣服裤子洗澡的。”

她十分不好意思地看着厉南景,然后解开了男人的睡衣扣子。

厉南景下巴的胡渣凑近时才发现挺长了,夏暖暖脱衣服的时候不小心碰到都觉得扎脸。

她小心翼翼地脱去男人的裤子,盯着最后一件开始发愁。

男人精壮的腰腹纹理,横竖斜杆地排列,令人看一眼都觉得臊得慌。

腿间的私密物被一层布料包裹着,夏暖暖犯难了,她怎么也下不去手。

“你就帮我搓背,洗个头就好。”厉南景握着她的手腕说道。

上错船嫁了总裁第5章 你好像没有胡须

牢里几年,也没让夏暖暖忘了学医的手艺,她在厉南景头上抹上洗发露,一股子香味充斥着鼻尖。

她专心致志地在他头上按压揉捏,按到舒服的穴位后,厉南景会夸她一句:“小夏,你的手法不错。”

她便对厉南景露出极为舒服的笑。

洗完了头后就是身体了,她拿着澡巾搓着厉南景的背,厉南景被她弄得极为舒服,头靠着浴缸,脸上是少有的放松,“你以前伺候过别人吗?”

厉南景睁开眼,看着头顶上方的人。

夏暖暖摇摇头,继续搓揉,她的手在毛巾上,毛巾覆着顾南景,这样就不用直接碰到厉南景了。

“我让别人给我按过,但没你来得舒服。”厉南景眼睛阖上。

她低头,脸不自觉的红到了耳朵,水汽把厉南景包围,渐渐扩散开。

洗下半身时厉南景让夏暖暖出去,浴室里,厉南景把手伸到了下边,可能是太舒服了,也有可能是禁欲太久,被个护工搓背,竟然起了反应。

等厉南景叫了她一声,她才敢进去。

厉南景坐在轮椅上,夏暖暖拿着吹风机,一下一下拨弄着厉南城的头发。

以前,记不清了,总之是许多年前,她也帮叶安逸这样吹头发的。

人心难测,说变就变。

她忽然之间的惆怅,没能逃过一直在镜子前注视她的男人。

“困了?”厉南景问她。

她摇着脑袋,然后竟然打了个哈欠。

厉南景摇着轮椅从她身边走过,“你去休息吧,晚上别睡得太死,桌上有部手机,要是有其他事情会给你打电话。”

夏暖暖把吹风机摆好,然后走到床边,替厉南景把被子掖好,又在床头柜前摆好水杯跟水壶。

她做了个晚安睡觉的手势,然后才离开房间。

这一觉,睡得算得上是几年下来最踏实一次。

次日,明叔在花园里跟修建花坛的园丁交代事情,见她这么晚才出来,似乎有些不高兴地说:“念你第一天我就不罚了,以后六点就要起床。”

读书时候成绩过于优秀,比别人早上学,又连着跳了两级,高二就破例参加了高考,成为了那年的高考状元,她19岁从学校毕业,20岁的那年夏天入狱。

三年前,她前程似锦爱情事业双丰收,三年牢狱生活,却把她磨得再不是当年那个心高气傲女孩。

她点点头,笑起来乖巧的像个孩子。

夏暖暖端着早餐,手放在门上,还没敲,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厉南景已经洗漱好了,但身上穿的还是昨天晚上的居家服。

“我今天要去公司,你帮我在衣柜里拿一套衣服。”厉南景喝了一口牛奶后,对她说。

厉南景的卧室是典型的西方装饰风格,雍容典雅,但是又贯穿了东方的审美,大气简单,她打开其中一排的衣柜,清一色的都是高级定制的西装。

夏暖暖拿了一套黑色的西装,配着白衬衫,收腰的马甲。

等到转身时,厉南景已经把身上的衣服脱了。

她低头扣着衬衫,帮他套上马甲,套上了外套,蹲在厉南景的跟前,替他打了一个温莎结,小心翼翼的抬起厉南景的小腿穿过裤筒。

穿好后,她又凑近了些看着他下巴冒出的胡渣。

夏暖暖用手指碰了碰厉南景的下巴,比划着说帮他剃了。

厉南景摸了摸被她碰过的地方,望着夏暖暖,轻抿的薄唇淡淡的露出笑意,他,“小夏,你多大了,我昨天仔细看了看,你好像没有胡须。”

说着,他又凑近了些,声音里是满满戏谑,却偏偏温润如玉般:“也没有喉结。”

上错船嫁了总裁第6章 你接近我有目的吗

听言,夏暖暖的脸心虚的越埋越下,慌乱的眸子紧张的不知往哪里看。

厉南景的视线下意识的在她身下打量了片刻,她的裤子很宽松,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随即,他轻笑了一声:“小夏,你的脸在往哪里蹭?”

她还蹲在厉南景前面,再往下,脸都能碰到男人的胯了。

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她忙抬头,用眼神询问着,指了指洗手间,示意现在帮他替胡须。

见厉南景不置不否,夏暖暖便起身推着轮椅到洗手间。

在手心里倒了几滴剃须油,缓慢地擦到厉南景胡须上,手掌转了两圈,然后她动作轻柔地在厉南景下巴抹了一层剃须膏。

她手指熟练地在厉南景下巴上揉捏,看她驾轻熟就的手法,厉南景问她:“你以前经常干这个么?”

也没有经常,只是她学什么都快,恋爱无脑的那年,帮叶安逸剃过几次罢了。

夏暖暖摇了摇头,脸颊两边酒窝,随着她扯嘴角的弧度深陷。

厉南景也没问下去,她的手掌其实不像男人的有力度,却绝非一般年纪女孩的细皮嫩肉,他能清楚的感受到这双手摸在脸上其实是有些粗糙的。

她十分小心,深怕剃须刀划破厉南景的皮肉,大气不敢出,直到最后抹完了须后水,她的手在厉南景下巴轻轻拍了拍,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管家站在门外,看到两人出来了,他说:“少爷,我让小霖跟你一块去公司,他力气大。”

“不用了,小夏跟我一起去公司。”厉南景说。

管家看着小胳膊小细腿的夏暖暖,不死心道:“还是让小霖一道去吧,也有个照应。”

厉南景不做声了,管家只得吩咐夏暖暖:“一定要好好伺候少爷!”

她使劲点头,就差没拍胸脯说一定行。

车子路过光明集团总部,三年前还是一家医疗器械的小公司,借着移动互联网的噱头,如今已经是一家上市公司了,正式改名光明集团。

夏暖暖望着集团大楼,心里千般不是滋味。

怎么当初就信了叶安逸的花言巧语,只凭一句出狱结婚,前途不要了,夏凤梅也不管了,心甘情愿受了三年牢狱之灾。

厉南景见她偏着脑袋闭着眼睛,以为她晕车,“是不是头晕?”

她收起情绪,对上厉南景投来的目光,摆摆手。

到了公司后,厉南景就跟秘书一块去了会议室。

她听话地坐在茶水间,安静等待。

今天会议主要就是关于十天后一档新的选秀节目。

半小时后,厉南景结束了会议,谭秘书推着轮椅。快到茶水厅门口,厉南景问起了上次酒吧那个女人。

“已经让人调监控了。”谭秘书说,“还有一件事,厉总,给您下药的,已经查出来是厉老爷子夫人,车祸也是厉夫人做的手脚。”

厉海东的现任妻子周清芳,厉南景的后妈。

“多派几个人盯着。”

周围像是被一股冷冽的气息笼罩,厉南景目光无波澜,他抬手示意秘书先走。

进到茶水厅,夏暖暖看到他进来了,忙站起身。

她蹲在厉南景的跟前,眉开眼笑,厉南景扫了扫她揉乱的刘海,“小夏,你接近我有目的么?”

目的?

夏暖暖不知道男人为什么突然会这么说,但是人又怎么会没有理由对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好,她只想要钱而已。

厉南景突然又想起了一个月前的晚上,自己被下药后疯狂占有的那个女人,女人紧致的身体,让自己在药效的控制下,也自甘堕落。

他这辈子最讨厌女人,女人除了欲.望发.泄,对他来说毫无意义,那晚他却对一个陌生的女人,不知节制的做了一次又一次。

然后早上醒来,床上留下一滩红色印记,他不太确定是女人的第一次,还是自己做得狠了,但不管怎样,头一天晚上还趴在自己身下的女人跑了。

下一刻,厉南景低头看见夏暖暖一张无辜的脸,抿嘴笑:“我跟你开玩笑的。”

上错船嫁了总裁第7章 指甲该剪了

夏暖暖一副不知道他要说什么的表情,低头又抬头,最后把自己弄得不知所措。

其实,她知道的,深处在厉南景这样位置的人,他什么都不缺,独独少了一个倾吐对象,一个所有的安全感都来自物质的人,其实没有看起来的幸福。

夏暖暖每天按时帮厉南景洗澡,每次给他头部按摩搓背的时间里,是厉南景最放松的时候。

厉南景被夏暖暖按的舒服的时候,人也会变得温和。

有时会睁开眼睛,盯着夏暖暖专心致志的表情,然后声线是惯有的低沉清冷,“小夏,你有喜欢的人么?”

夏暖暖觉得胃里一阵反胃恶心,猛地听见厉南景在问她话,她强压住翻涌的呕吐感,摇摇脑袋。

最近,她频频呕吐,开始总觉得是自己吃坏肚子,但是饮食都正常,听说厉南景的家庭医生明天要来,要是家庭医生能顺带帮她检查检查,就再好不过了,她没钱,医院是个烧钱的地方。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在没足够的钱时,她不能垮了。

厉南景又闭上了眼睛,“那你知道我们公司是做什么的么?”他说完,又看着夏暖暖认真地在自己腹肌上搓捏。

夏暖暖看着他,眯起眼睛,摇摇头。

他舒服的呼了一口气,双手放在浴缸边缘,撩起一抹笑,“厉江娱乐集团是整个B市最大的娱乐公司,这个圈子里的女人,有一半都想跟我上床。”

夏暖暖的手一顿,抬起眼眸。

厉南景却因为她震惊的表情,幽黑的眼睛里都是泛着光的明亮笑意,“娱乐圈没几个干净的,大家都急功近利,心浮气躁,谁能经得起诱惑。”

夏暖暖低着头,失神的无意间,手指刮了一下厉南景小腹上的人鱼线。

厉南景淡淡地扫了一眼身下,“指甲该剪了。”

她立即露出极为不好意思的笑,点点头后,继续搓捏。

把厉南景扶上床后,她贴心地掖好被角。

晚上睡觉前,厉南景的话一遍又一遍在夏暖暖的脑海里放映。

三年的时间不算长,但也绝非不短,尤其是一个女孩的三年,她暗自唏嘘,要是当初自己也急功近利一些,狠一狠心拒绝了叶安逸,她又何至于此?

早上,她刚从床上起来,在浴室洗漱的时候就听见一阵花瓶落地砸碎的声音,她吓得赶紧跑到厉南景卧室门口。

厉南景看她急急忙忙的样子,问她:“怎么了。”

她昨天刚买了一个小本子,特意拿来跟人交流用的。夏暖暖从胸口的衬衫袋里掏出小本子,刷刷刷地写了一行字:“我刚听到声音,以为你摔了。”

厉南景看了一眼本子,“应该是楼下佣人不小心摔倒了花瓶。”

她这才放下心。

早上还没吃东西,昨天一天了,一直反胃,刚又跑的急,恶心感直接顶到咽喉,她忙跑进洗手间,手撑着马桶,一阵干呕。

厉南景摇着轮椅跟了进来,见夏暖暖趴在马桶前,又是咳嗽又是干呕,怪可怜的,嘴上却调侃道:“小夏,你这个样子可有些像孕吐。”

她冲厉南景摆摆手,让他不要讲这种话。

厉南景手掌贴着她的背脊,一下一下顺着背脊拍打,“等下家庭医生会过来,让他帮你检查检查。”

她就等着厉南景这句话,一瞬间,眼睛炯炯发亮。

厉南景抬手罩着她的眼睛,“你有没有姐姐或者妹妹?”

她摇了摇头,又点头,最后又摇头,厉南景的手从她眼睛上移开,“我没出车祸前,跟一个女孩发生了关系,你们长得很像。”

可能,厉南景愿意答应自己给她做护工,全拜那个跟她长得有几分相似的女孩吧。她这样想着,尴尬的笑了笑。

厉南景吃过早餐后,便一直呆在书房里,他似乎很忙,开了视频会议后,就一直在查看文件,期间秘书过来跟他一块办公。

家庭医生是下午才过来。

医生跟厉南景在书房里聊了将近半小时,出来后,夏暖暖小跑到医生面前。

“自我介绍一下,我姓付,厉少跟我简单的说了下你的情况。”医生对她笑说:“你这个情况,我觉得有必要去医院做个检查。”

她心一颤,要去医院做检查?

上错船嫁了总裁第8章 已经怀孕一个半月了吗

付医生开车带夏暖暖去的医院。

帮她安排了一系列的检查,坐立难安在长椅上等报告时,付医生拿着报告单朝着她走过来。

夏暖暖没有错过医生脸上细微的表情,她比划着,问自己怎么了。

她本来就是学医的,几次三番的呕吐,她不是没有怀疑过孕吐,但是医学上解释,她被强暴那天是第一次,一枪就中的概率非常小。

“我学的是人体解剖学,对人体骨架构造可以说是十分通透了。”付医生看着她,嘴角是笑意:“一眼就看出你不对劲,才跟厉少说带你来医院检查,你骗得了厉少,骗不了我。”

夏暖暖张了张嘴,又乖乖地闭上了。

其实她刚才在花园里溜达时,厉南景的书房是落地窗,她正好看见了付医生在给厉南景做理疗。

那套理疗按理来说,对于脊椎受伤导致的瘫痪并不能起到治愈作用,弄得不好,甚至会适得其反。

不过话说回来,她现在只是一名护工,这些事情说实在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也有可能是自己多想了,自己荒废了三年,哪有什么资格去评头论足专家。

付医生把报告单给她,走之前说道:“作为医生有权保护病人隐私,只要你不要做出伤害厉少的事情,这件事情我不会说出去。”

她听了,只觉得从对方口里,听到这样的话很讽刺。

回去的路上,夏暖暖心不在焉。

她盯着体检的报告单,眼睛空洞无神。

已经怀孕一个半月了吗?想来也是荒唐,她守了几年的自以为是的爱情,没开花结果,却被个不认识的人强奸,现在告诉自己怀孕了。

她连孩子的亲爸是谁都不知道。

这就是个野种吧。

夜里躺在床上,手机铃声响了,是厉南景打过来的。

她迅速掀开被子,跑到厉南景卧室。

“小夏,我想上个洗手间。”厉南景靠在床头,他对夏暖暖说。

夏暖暖把他扶起来,厉南景两脚站地后,他只是一只手搭在夏暖暖肩上。

他语气有些睡觉之前的困意,“是不是被我吵醒了?”她刚要摇头,厉南景又自顾自道:“吵醒了也是你的工作,明天放你一天假,你好好休息。”

她把厉南景扶到马桶前,刻意避开的把脑袋转向一边。

厉南景低沉的笑,“别不好意思,以前你上学没跟人比大小?”

夏暖暖又听见厉南景窸窸窣窣的声响,四周安静了片刻,然后是一阵水声。

把厉南景扶到床上后,她又看了眼茶壶里的水,还满着的,夏暖暖把灯关了,打开床头的台灯。

厉南景看着夏暖暖的动作,在晕黄色光线下,总觉得她整个人都模糊了。

她半蹲下,按照自己的一套理疗给厉南景按摩。

“你要是有个妹妹或者姐姐就好了。”厉南景拉着夏暖暖的手腕。

她笑得眉眼弯起,跟厉南景摇头晃脑。

“你去休息吧,明天放你一天假。”厉南景松开她的手。

回到自己房间,夏暖暖脱了衣服,摸着小腹,心事重重的样子。

第二天,厉南景在客厅打电话。

她在纸上写道:“我先回家了,五点之前一定回来。”然后把递到厉南景的眼前。

厉南景收了手机,扫了眼本子,“公司联合了猫音视频新出了一档选秀节目,我手里有几张内部的邀请函,你家里人有对这方面感兴趣的么?”

夏暖暖摇摇头,并对他双手合十,做了个谢谢的手势。

厉南景轻笑,在她脑门弹了一下:“你知道多少人为了这张票,争得面红耳赤么,在圈子里这就是通往荣华富贵的后门,我这么大的金主在你跟前,你都不抱抱我?”

夏暖暖一听荣华富贵,眼睛都在泛着光,她忙拿笔写了一句:我可以挣很多钱吗?

厉南景在她头顶拍了拍,所有拜金的女人他都厌恶,偏偏这个人直白的问自己是不是可以挣很多钱的时候,他没半分的讨厌。

眼里分明有欲望,却看不见一丝贪婪肮脏,他看着夏暖暖道:“邀请函可以不用参加海选,直接进入30强,到时候钱自然会找你。”

夏暖暖在本子上写道:“我可以要一张吗?”

得到厉南景的回答,她开心地用手势比划着谢谢。

上错船嫁了总裁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上错船嫁了总裁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上错船嫁了总裁全部精彩内容

上错船嫁了总裁小说大全